无障碍说明

数据测算各省份教育公平程度:基本实现公平 东北和华北地区较高

一、开篇

“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十九大报告中的这句话为我国教育事业发展提出了新要求;2014年至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都有类似表述。

教育公平,是我国未来教育事业发展的关键议题。

2000年,我国基本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自此以后,我国教育公平的发展情况如何?作为一项关键的教育资源,教育财政又是怎样分配的?数据告诉我们,虽然教育公平发展整体向好,但仍有短板;同样一笔钱,花在不同省份也会有不同效果。

为了更科学地解读我国的教育资源分配数据,我们选取了教育基尼系数作为评价指标。基尼系数(Ginicoefficient)是学界用来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之一,但除了收入分配之外,其计算方法还适用于许多其他分配问题的研究,教育基尼系数就是一例。至今也已有不少研究使用教育基尼系数评估教育公平,比如Ter Weele(1975)曾使用几个东非国家的教育经费数据估算教育基尼系数Rosthal(1978)曾使用教育基尼系数计算过美国50个州在5年内的教育经费分布变化。

我们从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统计年鉴》中调取了数据并加以测算,获得了教育基尼系数和其他相关指标,并以可视化的形式,管窥我国2002~2015年的教育公平发展情况。

二、地区教育发展

首先来介绍我们的教育公平测量指标:教育基尼系数。

教育基尼系数由五个教育层次(未上过学、小学、初中、高中/中专、大专及以上)的受教育年限及其对应的人口数计算而来,数值落在0~1之间,越靠近0越公平,越靠近1越不公平(注1),具体数值区间如下图所示:

各省教育公平程度

我国各省份的教育公平程度如何?

下图展示的是各省份在2002~2015年间的教育基尼系数平均值(以下简称“平均值”),显示了东北、东南、华北、华中华南、西北、西南各省份与全国教育基尼系数平均值的情况,一个圆圈代表一个省份。

可以看出,2002~2015年,全国的平均值为0.2280;华北地区的山西省平均值最低,为0.1878;而在西南地区的西藏,平均值则明显处于“高位”,达到0.4679。

也就是说,以教育基尼系数作为衡量工具,十四年来,总的来说,我国各省教育基本实现了公平,但不同地区之间差距较大:东北和华北地区教育公平程度较高,西北和西南地区有较多省份处于“相对平均”水平,其他地区处于“比较平均”水平。

从圆圈纵向间距的大小也可以看出,同一地区不同省份的教育公平发展水平也不均衡:东北地区各省的教育公平发展程度趋同,而西北地区呈现较大的内部差异。

十四年间教育公平发展

我们将代表每个省份的圈圈“展开”,看看2002~2015年间各省份教育基尼系数究竟呈现怎样的走势。

可以看出,就全国而言,教育基尼系数小幅降低,从0.2457降至0.2260。除西部地区几个省份外,其他省份也小幅降低或基本保持不变;到2015年,基本在0.15-0.3之间。

到2015年,东北三省,华北的山西、北京、天津,以及南部的上海、广东,教育基尼系数已低于0.2,达到“绝对平均”水平。

贵州、四川、云南、宁夏和甘肃五个西部省份的教育基尼系数呈现大幅下降或剧烈波动。其中,甘肃省2015年的数值比2002年下降幅度超过0.03,下降幅度最大。

到2015年,教育基尼系数仍超过0.3的省份只有西藏和青海。两省2015年的数值和2002年相比,都不降反升;其中西藏地区升高约0.03,青海地区升高约0.01。值得注意的是,西藏的教育基尼系数持续远高于其它省份和全国整体水平,波动也比其它地区更为剧烈,并于2014年达到最大值0.5303。

各省份教育发展水平

我们已通过教育基尼系数了解了各省份的教育公平情况,但教育基尼系数变大也不一定就是坏事。正如经济发展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教育也存在“让一部分人先享受更多教育”的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各个教育层次的人口数量差距拉大导致教育基尼系数上升,但并非代表该地教育发展退步。

教育基尼系数衡量一群人之间的差异,人均受教育年限代表这群人的平均水平,因此我们又引入“人均受教育年限”这一新指标,从两个维度来看2015年各省份的教育发展现状。

若某地的人均受教育年限较高、教育基尼系数较低,在图中就更靠近左上角,其教育发展水平较好;反之,右下角的省份人均受教育年限较低、教育基尼系数较高,其教育发展水平较差。

可以看出,全国范围内,北京、上海、天津三个直辖市的教育发展最好,人均受教育年限超过10年,教育基尼系数低于0.2;西南地区教育发展有较大提升空间,云南、贵州、青海、西藏这几个省份的人均受教育年限基本低于8年,教育基尼系数均超过0.25。

其他省份在全国中处于平均水平,人均受教育年限在8-10年内,一些省份的教育基尼系数已低于0.2,另一些省份的教育基尼系数在0.2-0.24之间。

根据以上三张图,可以得出:全国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已达到8年左右,教育处于比较公平的状态;华北地区教育发展水平高,西南地区教育发展水平偏低;北京的教育发展水平在全国排名第一,西藏和青海的教育发展水平落后于其他省份。

三、教育财政投入

21世纪,我国教育基尼系数在时间上的变化已经趋于平缓,但是地域之间的发展还是很不平衡。

教育财政是一项重要的教育资源,对教育公平发挥着影响。这部分我们来分析教育财政资源的投入情况和具体效果。

中央与地方教育财政投入

由上图可知,自2002年至2015年,中央和地方的教育财政投入都大幅增长,十四年间分别增加了546%和923%;但中央财政投入占比逐渐下降,自2002年的8%下降至2015年的5%。

这里涉及到一个政策背景:在我国现行的分税制制度下,中央政府掌握了近60%的财权(注2),但包括教育在内的大量事权下放给地方,地方政府钱不够,负担重。

但在各级各类教育中,中央教育财政投入占地方教育财政投入的比例微乎其微。即使将中央财政的转移支付考虑在内, 中央承担的教育财政支出仍不及地方的1/5。由此可以看出,地方级财政仍然是教育事业的主要责任承担者(注3)。

教育财政投入VS教育基尼系数

具体到各个省份,加大教育财政投入能否促进该省的教育公平呢?

我们将各省教育财政投入与教育基尼系数进行回归分析后发现:全国范围内有三分之二的省份,教育财政投入越多,教育基尼系数越低,也就是说,在我国大部分地区,加大教育财政投入能够促进教育公平。

下图中,我们将用方块大小表示教育财政投入对教育公平的影响程度;方块越大,教育财政投入对教育公平的作用越显著。也就是说,同样一笔钱,用在这些地方,教育公平程度将有更明显的改善。

从上图可以看出:宁夏、青海、海南三省的教育财政投入对教育公平的促进效果最明显。

然而,地方财政能力很大程度上受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制约(注4);而各地区经济发达程度不同,教育公平水平偏低的西部地区更需要加大教育财政投入,但其本身欠发达的经济又造成了束缚。

另外,仍有三分之一的省份显示教育财政投入与教育基尼系数相关性不显著。可见,“教育财政投入”与“教育公平状况改善”之间并不一定存在必然联系,这不仅仅是一个量的问题,还有很多其他影响因素。例如部分省份教育财政拨款立法不完善,难以实现有效的法律约束;投入经费的利用效率低;财政资金的使用缺乏监督与绩效评价机制,对于资金的使用上缺乏计划与执行力等,这些因素都会使教育财政投入的效果打折扣(注5)。

四、结语

新时期我国教育发展事业应当进一步深入,未来还要从实现“公平”到追求“有质量”迈进。

纵观近年来我国的教育公平发展,整体上显示出了良好的成效,但部分弱势地区的教育发展困境依然需要得到足够的关注和资源倾斜;虽然我国教育财政投入自2012年起持续占GDP4%以上,但中央和地方的责任划分、各地财政资源的合理配置以及具体使用方式还需要进一步优化,以促进其发挥更好的效力。

在深化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发展教育已经不局限于“延长受教育年限”、“增加教育财政投入”的工作,它更是一项推动深层次体制改革,化解内在矛盾的事业。以教育基尼系数衡量的教育公平仅仅体现了各地整体受教育程度的差异,但是,教育公平还体现在城乡、阶层、性别等不同群体受教育机会的差异上,体现在整个教育过程中,体现在教育财政分配管理的能力上。

“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在实现教育公平的基础上,进一步向“有质量”迈进,如此才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注释:

1、教育基尼系数计算方法:

公式中,Ge表示教育基尼系数;n表示划分的教育层次数,i表示教育层次中的某一层次;Xi表示累计至教育层次i级的受教育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Yi表示累计至教育层次i级的人群受教育年限占该地区总教育年限的百分比。

2、增值税、所得税是目前两个最主要的中央和地方分享的税种,前者分享的比例是中央50%,地方50%,后者分享的比例是中央60%,地方40%。

3、李振宇,王骏.中央与地方教育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分研究[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7,38(05):35-43。

4、各省份教育财政投入与GDP的相关性检验数据可从“数据公开”栏目里的第四个链接下载。

5、张潮. 西藏自治区高等教育发展的财政支持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3。

参考文献

[1] 张菀洺. 我国教育资源配置分析及政策选择——基于教育基尼系数的测算[J]. 中国人民大学学报, 2013, 27(4):89-97.

[2] 陶小龙. 教育基尼系数的计算及其分解[J]. 印度洋经济体研究, 2009(2):95-96.

[3]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所得税收入分享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发〔2001〕37号)[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采集日期:2018年6月.

[4] 国务院.国务院关于印发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 调整中央与地方增值税收入划分过渡方案的通知(国发〔2016〕26号)[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采集日期:2018年6月.

[5] 李振宇,王骏.中央与地方教育财政事权与支出责任的划分研究[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7,38(05):35-43.

[6] 张潮. 西藏自治区高等教育发展的财政支持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3.

作者:欧杨洲 宋玉婷 章恩瑄 赵宁馨 毛可馨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数据分析与信息可视化》(本科生)、《数据新闻与可视化》(硕士生)课程专栏

指导老师:周葆华、徐笛、崔迪

发自澎湃新闻湃客频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oasis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