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金矢留学季铁军:我走自己的路

从“理”到“理” 兴趣使然

季铁军:我走自己的路

地球物理,工商管理,虽然两个专业都是“理”,但领域和内容却大相径庭。一个是整天与地打交道,另一个则是不断与人接触。可对于季铁军来说,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点——当初接触全是出于自己的兴趣。

幼时的季铁军对宏观世界颇感兴趣,嘴里常念叨着太空、极地、原始雨林、热带沙漠等名词,满心向往着将来能从事野外探险工作。这一兴趣,使他后来考取了西北工业大学地球物理专业。

走出校门,季铁军被分配到南京地球物理研究所,整天呆在实验室从事地球物理仪器的研制和开发。大概是与生俱来的固有的喜好冒险的性格,他觉得这份工作与自己的理想相差甚远,既不能去沙漠探险,又没机会去极地考察。

于是,阵阵躁动开始萌生。不久,季铁军被提升为研究小组组长,开始设计一些产品,包括组织销售网络、负责售后服务及技术支持。季铁军说,他对商业的兴趣就是由那时开始的。

“与现在不同,当时资源类的专业,尤其是与地相关的专业并不是很吃香。本科毕业后,我也在南京测量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工作过四年,但是由于当时国家在地矿及地质研究方面是供大于求的状况。所以,当时放弃地球物理这个专业,有两个原因,一就是当时的就业形势,另一个就是90年代是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一个时期,商业机会也比较多,主要的人才需求也集中在商业方面。”季铁军说道。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季铁军决定放弃地球物理专业,投入商业领域。

1991年,季铁军准备攻读商科研究生,但那时对考研有很多限制,一般不允许跨专业报考。无奈之下,他最后还是报考了老本行——地球物理专业。不过,他辅修时选了管理课程。这样,三年后,季铁军拿了两个专业的硕士学位。

“人各有所长。有些人适合做学问,能在科研机构或院校里出成果;有些人适合经商当老板;还有些人适合搞管理,当职业经理人是其最好的选择。”季铁军自认为属于第三种人。

从中到西 人生转折

季铁军:我走自己的路

当被问及去英国留学,是否是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转折,季铁军给出了十分肯定的答案。

“英国留学绝对是我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最明显的就是工资待遇的提升。出国前在界龙实业工作的时候,工资待遇只有每月2000元,这在当时已经算不错了。而英国留学后,我任职于英国克瓦纳(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工资已经涨到了1500美金(当时折合人民币约12000元),这几乎是出国前的六倍。”

但对于季铁军来说,出国留学对他来说,是一个由内而外的彻底改变。除了工资的增长,能力方面的提升也是不可忽视的。“英国的教育是能力教育,这使得我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提升。首先是交流能力,第二个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第三个是团队合作的能力,第四个就是管理方面的能力。而这些,都为我今后的发展打好了基础,搭好了框架。”季铁军说道。

工资和能力上的提高是可见的,但出国留学对季铁军的影响,还有很多是潜移默化的。“到了国外,我们清醒的意识到国内外的差距,尤其在公民意识、社会秩序等方面。当然,现在我们的国民意识越来越高了。拿上海来说,过马路看红绿灯,上电梯左行右立,有秩序地排队等等,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可这些在90年代初几乎是看不到的。当时到了国外,会感觉外国人非常干净,环境也非常干净,遵守秩序,非常有社会公德。”

提到在法律、规章制度观念的强化,季铁军给笔者举了个生动的例子。在国外,实验室都有自己的规章制度。来到实验室,国外学生的第一反应是先读规章制度,然后再做实验。而中国的学生则是要等着老师讲才去做,并不习惯自己主动去读。如果老师不要求,他们则会直接去做实验。“这其实是由于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中国的学生没有先读后做的这个意识,其次是国内的规章制度并不像国外那样详细可行。”

不管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不管是可见的,还是潜移默化的,海外留学的经历给季铁军的人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为他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从繁到简 厚积薄发

季铁军:我走自己的路

1994年,当季铁军获得了管理硕士学位,再次走出校门时,他将目光瞄准了上海。当许多同学将外企作为首选目标时,季铁军却选择了界龙实业——当时还默默无闻的一家乡镇企业。作为公司的企业发展部经理,季铁军的职责是利用募集所得的资金寻找业务增长点,对项目进行可行性研究、立项,最终投入生产。

“当时因为它刚刚上市,拥有大笔的资金,而且当时的市场竞争还比较弱,所以界龙当时扩张比较快,从印刷业到船运,再到海运、食品。所以,它就希望我们这个项目部,去证明哪些机会适合它,哪些机会不适合它。在工作的过程中,你可以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同时,你也可以看到潜在的威胁,这些能力对我以后的发展都很有帮助。”季铁军这样描述他在界龙实业的工作经历。

当说到克瓦纳石油公司,季铁军是这样描述的:“克瓦纳的业务涵盖了造船、建筑、航天等领域,而石油天然气只是它的一个小的分支。我在这家公司,主要负责了石油天然气设备的销售,与我们接触的都是大型的跨国公司。当时设备的提供商全球不超过3家,克瓦纳就是其中一家,而购买商全球也只有二三十家,例如中石油、渤海石油等。这份工作除了要与这些大公司里面技术、销售等部门接触,还要在全国各地奔波。”

这一行有句行话:“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对于季铁军他们来说,即使最小的一笔交易,也至少是1000万美元。如果一笔大交易,比如一个石油钻进平台项目,交易金额可以达到10亿美金。“所以,一般来说,我们的一个项目,可能一跟就要好多年。”

然而,由于石油行业的不景气,国际市场上原油跌到10美元/桶以下,导致客户对相关产品的需求剧减。另外,克瓦纳公司的内部管理也存在问题,除投资决策的失误,管理方面也存在诸多问题。

从信心百倍到极度失望,季铁军经历了失意时的阵痛与傍徨。他曾想跳槽到竞争对手那儿去,但又觉得石油行业不景气,未必能得到转机。犹豫间,他突然想到在英国留学时,曾有一位大学校长建议他搞教育咨询,于是便回英国“探路”,没想到,从此就在这条路上一发不可收地“越走越远”。

除了耐心、细心、谨慎的做事方法,季铁军在克瓦纳所学到的还有大公司的整个构架、规章制度及大企业的公司文化、选人用人的方法。当这些运用到相对比较简单的留学咨询上去,季铁军一时觉得得心应手。

如今,英国许多名校都成了“金矢教育”的客户。言及于此,季铁军不无得意地说:“目前的市场上,几乎没有我们的竞争对手。”

从无到有 开拓创新

当季铁军离开克瓦纳,自己建立公司的时候,手上只有别人给的两份5000元,别人托他办出国手续的佣金。也就是用这一万元,季铁军在联谊大厦租了一间房做办公室。在购置完基本的办公用品后,他在报纸上登了一则广告,而这广告立刻产生了效果,由于价格比同类的咨询机构低一半以上,他的电话立刻响个不停。其中的20多位客户选择了季铁军,这也使他获得了自主创业后的第一桶金。

从当初的一万,到2009年的一万万,季铁军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坐在全行业仅有的自己的总部大楼里的季铁军,并没有满足。他不仅在留学业首推“零收费”服务,还开创了将传统的留学咨询与电子商务结合起来的新模式。

如今的金矢集团和几乎所有的英国名校,澳大利亚全部的大学及众多热门的中学、TAFE学院,近百所美国、加拿大的大学和中学,经过十几年的合作,建立了快速、高效、先进、庞大的申请通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onlyqs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