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精英高中负担不比中国轻

[摘要]不同的是,日本学生的课外俱乐部经验是企业招人的重要标准。

日本精英高中负担不比中国轻

文/俞天任 澎湃新闻

前些日子,英国BBC请了几个中国的高中老师到一所英国的高中教学,并将之后中国教师和英国学生之间的文化冲突拍成了一部名为《我们的孩子够坚强吗?中国学校》的纪录片。这部纪录片在英国当然引起了轰动,而在没有正式上映的国内,也通过互联网引发了网民的热议。

其实,这部片子能在两国引起轰动,是因为它直接触碰了某种两国共通的、有点不可触碰的“政治正确”,逼得人们正视社会现实,引起他们对教育的目的及方式的反思,所以,其表现虽然不同,但实质上是一样的。

上世纪中期,中国开始质疑基于传统儒家伦理的“学而优则仕”的教育观,这在“文革”中发展到了巅峰,最极端的时候,全中国的大专院校一度被关闭,后来虽然重新开学,但是取消了入学考试,改之以“推荐入学”,就是所谓“工农兵学员”制度,这种反智主义的闹剧一直到“文革”之后才停止。

但是1977年重新恢复的大学招生考试又把中国教育带到了另一个极端:千军万马过高考(精品课)独木桥,虽然这些年来高校招生规模不断扩大,大专院校的高升学率使得“上大学”本身不成问题,但是挤掉泡沫之后的实际情况,和三十年前并没有多大区别。高考竞争并没有得到缓和,学生和家长的负担都在不断增加,这几乎成了一种公害。正是这样的社会现实,使得对所谓“应试教育”的批判成了中国的“政治正确”。

而也是从上世纪中期开始,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社会成员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在这种前提下,这些国家也出现了反智倾向,七十年代日本和法国都出现了根本否定大学教育的学生运动。虽然这些国家没有直接关停大学,但是“减轻学生负担”也成了一种社会共识,比如“宽松式教育”就成了日本文部省的正式国策。这就使得不少不明真相的国人产生了一种“外国学生真轻松”的错误认识。

其实,与国内不同,西方国家把教育分成了“精英教育”和“工具教育”,为学生在顶级大学里完成学业做准备的中学教育属于精英教育,培养的是未来的社会精英,除此之外就是工具教育,培养的只是社会的一般劳动力。

有两句中国俗话可以说明其中的道理。一句是“欲求生富贵,须下死工夫”;还有一句是“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罪”。抛开“富贵”这种功利心态不谈,这两句话都说明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样一个极为浅显的道理,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

“负担轻”云云,只是对那些接受工具教育的学生而言,接受精英教育的学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学业繁重、压力巨大。

在日本,其精英教育由国立大学,特别是原来属于“帝国大学”的东京、京都、大阪、东北那几所大学以及庆应‘早稻田等顶级私立大学完成,因此,高中教育是决定能否进入精英行列的关键阶段。

日本精英高中负担不比中国轻

日本的高中分为两类,一类是“进学校”,一般都是私立,还有一类就是一般的公立高中。“进学校”里又有一些顶级学校,像东京的筑波附属驹场、开成和神户的滩等学校,这些学校以男校为多,筑波大学附属驹场高中是男女共学的公立学校,这几乎是特例,衡量“进学校”的好坏标准就是东京大学的升学率。正常情况下,只有特别优秀的公立高中的毕业生才能考上公立大学,一般毕业生连国立大学都考不上,这是因为国立大学的考试内容和文部省规定的宽松的教学大纲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而公立高中是严格按照文部省的教学大纲行事的。

笔者认识一位嫁到日本来的女士,一般来说,在二十年前就接受中国新娘的日本家庭都属于底层社会,根本不知道日本社会的构造以及进入精英阶层的通道,因此,在她看来,日本的教育制度很宽松,学生负担几乎为零,而她女儿还算是努力的,考入了在兵库县排名第二的公立高中,在学校里面也属于成绩优秀的学生,她也就没有去过问女儿的教育。

一直到女儿读高二时,她才弄明白日本教育的构造,才知道公立高中和“进学校”的差距实在太大,公立高中的毕业生连国立大学入学考试的试卷都看不懂,更不要说完成了,结果她女儿进了补习班,还当了一年浪人,好不容易才考上九州一所几乎不为人知的国立大学。

如果只考虑学生负担的话,顶级高中的学生表面上负担也很轻,老师不管学生的学习,由学生自己来操持,这些学校没有什么“文部省教学大纲”的概念,初中三年就已经学完了初高中六年的所有课程,多出来的时间就是让学生自己去反复练习和体会,但是普通的“进学校”就不是这样了,和中国学校一样,“只要学不死就要死着学”,像笔者知道的一所进学校甚至开家长会时家长入座的顺序也是根据学生在校成绩来安排的。这种学校经常发生学生被逼疯甚至自杀的事情,但社会除了泛泛批评两句之外,并不去认真过问,因为选择这种学校纯粹出于家长和孩子的自愿,不能怪别人。

顶级学校的学生虽然不从校方受到压力,但是学校的名誉使得他们不能松懈,虽然学校里不管他们的学习,但他们自己去参加各种补习班,和一般学校不一样的是,有专门面向这些学生的补习班,还有不少补习班知道他们所就读的学校之后也会减少甚至免除他们的学费,因为他们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一种对补习班的承认,有广告价值。

如果单纯说学生的功课负担的话,日本“进学校”学生和中国学生没什么区别,日本学校和中国学校的区别主是在于体育活动和学生的自治管理上,这实际上反映了教育观是否明确。

无论是作为将来的社会精英还是一般的社会劳动力,都需要健康的身体才能完成其作用,因此,日本的学校十分重视体育活动,坚持课外体育俱乐部制度,即便是那些顶级的学校也不例外。除去高三学年之外,日本高中生每天下午都必须坚持课外俱乐部活动。日本中学没有“校队”的概念,对外参加比赛时以体育俱乐部为单位,只不过存在“主力队员”和“板凳队员”的区别。这种课外俱乐部制度还是很重要的社会规范形成场所,一般来说,在学校里对课外体育俱乐部不热心的人,到了社会上也不善于处理职场上的人际关系,和同僚上司的关系容易趋于紧张。因此体育俱乐部的活动经验是企业特别是一流企业招收员工时的重要标准。

日本中学,特别是高中,学生是高度自治的。当然,这种自治制度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经费上的限制。日本公立学校的费用来源是地方政府的教育预算和学费,私立学校则是学生缴纳的学费、校友捐款以及经营母体的补助金,这些资金都是有限的,所以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在经营上都是精打细算,恨不能把一分钱掰成两瓣花。除了维持教学所必需的最少人数的教职员之外,学校不养闲人,也没有财力养闲人。学校举办任何活动的劳动力都需要动员妈妈们来参加,平常的管理完全由学生自己进行。日本高中的生徒会相当于中国学校的学生会,完全由民主选举产生,负责除教学之外的学生管理,有趣的是,不少学校的教师也可以参加生徒会选举,但也和学生一样,只有一票。

这种学生自治制度使得以学校为单位的活动实际上不需要学校出面,比如参加数理化奥运会都是学生个人自己的事情,经常能在报纸上看到一行小字:“某某学校学生某某在某某奥运会获某奖”,学校里也会挂一个横幅:“祝某某生徒得某某奖”,但这个学生参赛和学校无关,都是自己准备的功课,路费住宿费都是自己掏,没得到奖就一声不吭,得了奖也就是如此而已,要知道对国立大学而言根本就没有“高考加分”这一说,想进来就得靠真金白银的考分,只有私立大学有种种减免措施,但是能拿奖的学生没人愿意去私立大学。

这种学生自治制度不仅节省了学校的经费,对学生自律和自主的人格形成实际上也极有好处,日本的学生,尤其是学习好的学生中书呆子很少,走上社会之后基本上都能自主自律地服从上司、配合同事、领导部下,从而做出成绩。

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BBC的纪录片,这部片子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逻辑错误,作了一个不当类比,即混淆了精英教育和工具教育之间的区别。其实并不存在一个抽象的“中国高中”或者“英国高中”,存在的只是“这个中国高中”或者“这个英国高中”,就算在中国挑一所学校,也能拍出一部矛盾冲突效果差不多的纪录片来,这是因为和南京外国语学校这类优等学校有较大差别的中国高中也有的是。

纪录片中的中国教师有一句话说得其实十分正确,当然在表达方式上可能有一点不妥:发达国家的学生面临的生存竞争压力较小。正是这种社会现实,使得更多的人选择接受工具教育,毕竟精英教育太辛苦了,特别是在日本这个社会平均度极高的国家,就更是如此了。但是,持续了二十几年的不景气正在加大社会贫富差距,仅仅接受工具教育的前景正在变得暗淡,所以日本的教育也在改变,文部省已经正式取消了宽松式教育,公立高中也在不断加大教育力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责任编辑:oasis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