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丙奇:分班乱象 无力吐槽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前段时间,很多家长都在为给孩子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学校而苦恼,择校大战的硝烟还没有散去,分班大战又拉开了序幕。云南昆明一所小学把新生家长的学历和职业进行整理,最终根据这些信息来进行分班。比如说父母学历高的学生,都是本科的大多集中在一个班里;父母学历如果是中等的学生,去另外的一个班里;父母学历更低一些的学生,就要去3班或者4班了。

对于这种分班原则,很多网友表示已经“无力吐槽”,从以前招生时要看家长的职务挑选学生,到现在按家长的学历和职业分班,办学者、教育者把有教无类的公平教育理念抛到九霄云外,赤裸裸地进行出身歧视,而且,这还出现在倡导教育公平的整体背景中。——要说学校的领导、老师不知道这有违教育公平,根本说不过去,而当他们明知这背离教育公平却大胆而为时,会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悲凉。

最近几乎每天都会接到五六个媒体记者的采访电话,而采访的话题,可以说,都是过去10年中几乎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出现的老话题,比如学生暑假补课、上培训班,家庭无法照顾孩子成“假期孤儿”,学生社会实践造假等等,面对这些老生常谈、只是换了时间、换了当事人的教育话题,我都不知道怎样回答记者才好,所能做的是就是一次次重复几年前就说过的观点。

为什么教育问题总是重复出现,且变本加厉,根源在于这背后的制度问题,一直未得到解决,拿孩子上培训班补课来说,原因无外乎义务教育不均衡以及中高考(微博)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根本治理这一问题,就必须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缓解择校热,同时改革中高考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而这都是政府部门必须对此负责的。可是,媒体在报道时,往往有一个基本点是,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和改革中高考制度,都是眼下不可能马上实现的,“提那么远的解决方案,于现实无济于事”,于是希望能不能在现实情况下为家长、为学校支招。甚至还有媒体记者告诉我,在中国,他不相信能改革教育制度,所以,报道教育问题,也就把问题说出来而已。

我们当然可以为家长、学校如何在当前的教育制度和评价体系中有更好的表现提出一些建议,可是,这无关大局。如果基本的教育制度、评价体系不变,整个社会的教育观、人才观不可能有改观。而且,在我看来,那些被很多人认为不现实的解决方案,大家越认为不现实,它就真会不现实,而如果共同推进其变为现实,就会一步步成为现实。以义务教育均衡为例,2006年制订的《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地方政府发展义务教育的首要责任是均衡,如果严格执行这一法律,转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方式,对不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地方政府问责,到今天义务教育均衡情况早已改变,而由于大家认为对政府部门问责不现实,所以,《义务教育法》也就成为空文。

总认为改革制度太长远,而不愿意去推进改革,结果是,问题越来越复杂,而政府部门出台的“应急”治理方案,迎合了现实的舆论需求,却进一步掩盖真实的问题。比如,针对孩子上培训班,政府部门将奥数作为罪魁祸首,出台措施,打击奥数培训班,但由于客观的需求存在,治理成为形式,而通过治理,政府部门进一步增加了行政权力(以检查规定的名义进行权力寻租)。

关于分班的问题,治理其乱象的根本方法也早已找到——事实上,几乎当下的所有教育问题,都早已呈现,并都已找到可行的办法,包括官方也公布了这些办法,国家《教育规划纲要》确定的改革措施,就是为解决这些问题而制订的——这就是建立参与学校管理、监督的家长委员会,如果有家长委员会参与学校管理、维护学生的合法权益,这种明显歧视学生的分班规定能出台吗?教育部(微博)也早已为此专门发文,要求中小学、幼儿园成立家长委员会,可是,没有人将其当回事,学校不落实,教育部门不督促,家长也无可奈何,最后,大家都认为,要建立发挥作用的家长委员会不现实。可以说,所有解决我国教育问题的办法,经过这样的流程之后,都会被认为不现实。在这种整体环境中,大家所见的,就是重复的教育新闻,重复的专家分析,但从不见局面有改观。

假如我国教育问题的解决,就是这样的“宿命”,那么,教育问题只会越来越荒谬、离谱,以至于形成审丑疲劳,包括媒体,也会对“普通”的教育问题不感兴趣。那么,一个需要所有人回答的问题是,教育问题究竟要严重到何种地步,才能下定决定让教育改革现实起来呢?接受高质量、公平的教育,是每个受教育者权利,这样的权利要落到每个受教育者身上,不能等其自然变为现实,而要努力争取让其变为现实。如果每个人对自身的教育权利都漠视,对教育乱象也只剩一声叹息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oasisl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