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位截瘫女子狱中参加自考 刑期变学期

因为情感纠葛扎死男友,她纵身跳下13层楼,想以死抵命;因为高位截瘫和被判死缓的漫长刑期,她想一死寻求解脱;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肢体残缺、百般求死的女子,却在监狱里学会了好好地活。几个月前,她被抬进了设在监狱内的高自考考场,成了监狱系统最特殊的考生。现在她正在积极复习,准备下一次考试。铁窗生活,如何让她涅槃重生?

特写

特殊考场的“卧床”考生

北京市女子监狱二层的教室整齐摆放着四十几张课桌,这里被临时改造成高自考的考场。一批女犯正在等待发卷。

在大墙内设立考场,本就是高自考考试制度的“特许”,为的是能让监狱里想读书的罪犯也能有自学和考试的机会。而这次,特殊考场迎来了第一个“卧床”考生。

教室里摆了一张白色病床,一个瘦弱的女犯被人用担架抬进来,抱上病床。床头摇起,女犯将可移动的炕桌拉到身前,就这么倚靠着在答卷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安宁,开始答题。

教室里只听见翻卷子和笔尖触碰的声音。

过了五十多分钟,安宁低声叫身边的干警,“我有点累了,能歇会儿吗?”干警叫人把床放平,她躺在床上,手里仍拿着卷子看。休息了十几分钟,她又坐起来,继续答题。考试结束铃响时,她和其他考生一起交卷,没有丝毫拖延。

今年6月19日,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刘迎春接到了安宁的一封信,“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自考初战告捷,70分……”无论对于安宁,还是刘科长,这个分数都是最好的交代。

几天前,记者在狱中见到安宁的时候,她正在监舍里看书。小桌上摆着高自考的考试大纲。今年10月,她将再战考场。

“这次考什么科目?”记者问。

“法律”,安宁顿了一下,“这一课,我要在监狱补上。”

回放

平安夜杀死男友后跳楼偿命

33岁的安宁是典型的北京女孩,说话干脆利索,带出一点倔强自负的劲儿。从小到大,安宁一直是家人的骄傲,聪明,漂亮。还在上大学的时候,她就显露出不一般的经商头脑,自己开店,每月都有几万块的收入,还自学日语,生活相当小资。

在一次聚会上,安宁认识了比自己小3岁的赵楠。在对方的追求下,安宁开始了自己的初恋。

起初,安宁对男友还算满意,“我是‘外貌协会’的,他一米八七,长得也精神,带出去特有面子。”更重要的是,面对安宁说一不二的强势,赵楠总能迁就忍让,体贴入微。“我喜欢做主,我说什么别人就得听。”

交往了三四年后,“突然有一天,赵楠的朋友告诉我,他有了别的女人。这种被人骗了还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滋味,特别不好。”安宁说,此后两人见面就吵。面对她的质问,赵楠开始并没正面回答,最后被逼问烦了,干脆提出分手。

分手,安宁不是没想过。因为自己是北京的,长得漂亮又能挣钱,安宁始终带着强大的心理优势,她觉得何时分手、如何分手都应该由她掌控。不成想,赵楠却把自己甩了。心理上的巨大落差,让一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安宁无法接受。于是,两个人的争执就从赵楠移情别恋,转变成凭什么是他先提出分手。

2005年12月24日,平安夜。两人在同居的房子里,又吵得不可开交。气冲头顶的安宁抄起一把水果刀,死命向赵楠扎去,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捅了多少刀……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是几个小时以后了。”看着血泊中的赵楠,安宁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给朋友打电话,问如果杀了人会怎么样。朋友以为是开玩笑,便说杀人之后要如何过堂受罪,最后也难免一死。“反正都是死,不如我自己了断吧,也给他偿命了。”

安宁从13层楼一跃而下。

判决

留条生路就是对她最重的惩罚

安宁跳楼坠下砸在一辆汽车上,捡回一条命,但胸部以下高位截瘫,多个脏器摘除;她当时已经有了身孕,如今孩子也没了……醒过来的安宁只是埋怨:“怎么没死?为什么没死!”

直到她有一次想喝水,看着桌上的水杯,伸手拼命去够,手刚碰到,杯子倒了,水也洒了。那一刻,她才意识到一切都是真实的:她还活着,残了,这辈子都会这样,连杯水也拿不到。

生,真不如死了。安宁开始绝食,一心求死,医院只好给她打营养液维持生命。

法律审判是安宁求死的另一条路。她在法庭上没做什么辩解,不仅承认全部罪行,甚至还主动要求被判死刑。“你们判我死刑吧,这样才能减轻我的痛苦和负罪感。”然而,法院最终认定安宁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执行。

“我现在还记得检察官说的一句话:给你留条生路,是让你活着去面对应该承担的一切。”在安宁看来,活着,就是对她最重的惩罚。

高墙

狱警仁心为她解决各种难题

瘫痪在床,刑期漫长……受罪,是安宁刚到女子监狱时唯一的认识。抱着破罐破摔的想法,别说改造了,连跟周围人好好相处都做不到。

“您可不知道她刚来的时候,简直不可理喻。”分监区长张景洁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安宁,她就连珠炮似的提了一串要求:“你们答应给我一个澡盆洗澡,什么时候落实?我排便的甘油用完了,你得赶紧催;我这轮椅也没气了……”

平日里,她更是看谁都不顺眼,对什么都不满意。“干警找她聊天,她懒得理;照顾她的健康犯给她打热水喝,她说人家想烫死她;凉凉再喝吧,她说要渴死她;人家开窗通风,她说要吹死她;人家给她擦洗,她说要冻死她……第一个照顾她的健康犯一个月就瘦了13斤。”张景洁说。

其实,安宁和张景洁曾有过一面之缘。安宁还在监狱医院住院时,同病房的一个老年女犯就在张景洁的监区服刑。张景洁下了班,专程去医院看她,老太太感动得抱着张景洁就哭。安宁记住了这个好心的女警,没想到,自己如今也分到张景洁的监区。可即便如此,两人头回交锋,“刺头儿”安宁还是给张景洁出了不少难题。

这是张景洁第一次看管高位截瘫的罪犯,什么都得摸索着来。“她人是瘫痪的,意志也是瘫痪的。”对于安宁的油盐不进,张景洁也理解,她决定先从生活上细致照顾,慢慢改变安宁的看法。

安宁要的大澡盆买来了,能把她抱进去洗澡;尿垫、甘油、一次性手套这些日用必需品很快就置办齐了。

张景洁还请来医生,专门给照顾安宁的人培训,如何挤甘油,揉肚子排便,让安宁看到,监狱对她的照顾是科学负责的。

因为安宁的脾气,张景洁专门安排年长些的、性格好的、经历丰富的女犯和她一起住,照顾她的日常起居。

别人接见都是隔着玻璃打电话,考虑到安宁行动不便,监狱还特批她的家属可以到她床边,面对面会见……

这一切,安宁都看在眼里。“谁对我是真的好,我明白。”

希望

漫长刑期变成了学期

生活上的困难解决了还不够,人如果有了希望,觉得自己有价值,才会好好活着。张景洁留心观察,找各种机会鼓励安宁。

安宁喜欢画漫画,能写小诗,张景洁夸她有才华,鼓励她在狱内投稿。

班里有两个女犯因为开窗户的小事吵架,安宁说了一句:“就为了开窗户,至于吵架吗?”张景洁知道后马上鼓励她:“你还当上调解员了,进步了啊。”

健康犯能劳动,挣分,从而赢得减刑的机会。而安宁瘫在床上,什么都干不了,这点让她很绝望。张景洁发现这是老病残犯共同的问题,她向监狱领导请示,专门为老病残犯设立了以学代劳,以考计分的制度。分监区组织她们学习,定期进行考试,以成绩和名次作为计分奖励标准。安宁有基础,人又聪明,每次都考第一名。

一个动都动不了的人也有了减刑的可能,这让安宁看到了希望。张景洁告诉她,过怎样的生活,关键在自己的内心。

有一次谈话时,张景洁无意中说到在监狱里也可以参加高自考,每考过一科就有相应的加分,更重要的是,漫长的刑期就不再无所事事,鼓励安宁试试。

安宁思来想去,给监狱教育科科长刘迎春写了一封信,希望能获批参加高自考。可是瘫痪的安宁根本坐不住,怎么考试?干警们开始想办法:首先,给安宁申请了一个床头可以摇起来的病床,让她能倚靠着答题;再跟自考办联系,询问能否适当为安宁延长考试时间。两天后,自考办答复,安宁可以参加考试,还能延长半小时。

刘科长亲自到监区把好消息告诉安宁。她哭了。

此后,每个人都能看出安宁的变化。为了能正常考试,她努力练习坐着,从一坐起来就出溜到能坚持坐40多分钟;理工科出身的她挑战难度考大学语文,每天捧着复习资料看,自己做卷子,以考带学,还让同监舍的人帮她背书,押题……

安宁的第一门高自考科目顺利通过了,她有了信心,要让漫长的刑期变成学期。

未来

活着就要付出努力

“安宁已经高位截瘫了,不可能再犯罪,甚至连惹事的能力也没有,还为她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张景洁似乎从没考虑过记者的问题。她想了想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虽说犯了罪,但她也是个可怜人,需要人照顾。她从一个一心寻死的人有了一点点转变就是我们的收获。她如果能顺利回归社会,和家人好好相处,就是我们的成绩,这是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

可是,更现实的问题是,在监狱里有人照顾安宁,她可以获得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可当她回到社会,生活恐怕会更艰难。监狱如何能让她一直活下去?

张景洁挺有信心:“安宁现在很惦念家人,也努力学习营销和网络知识,她想着今后如果出去就帮弟弟打理生意,甚至躺在床上也可以开网店。这说明,她已经在为今后的生活努力作着准备,这就是活下去的希望。”

安宁看着张景洁,笑着说:“张队长说过,如果你不能马上死去,那就只有好好活着这一条路。现在想想,跳楼没有死,判刑留条命,就是让我活着。好好活着,除了是对我自己负责,更是对我的家人负责。”

(北京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dope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