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加分策略:作文没有真情实感难得高分

[导读]写作一直被看做语文能力的综合体现,但是近些年学生们的作文状况却不乐观,曾有人戏谑中国学生的作文:“只要写眼睛,没有不水灵的;只要写助人为乐,没有不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为什么会这样?

高考加分策略:作文没有真情实感难得高分

高考加分策略:作文没有真情实感难得高分

分数逻辑推导出功利作文

“老师为什么要提供素材?因为学生没的可写。”北京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学一线语文教师对记者说。

这位老师口中的“没的可写”,一则源于孩子观察能力的缺失,二则源于学生阅读的贫乏。而这种状况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孩子们不得不把有限的时间投入无边题海中去。

“高中3年,读过的课外书不超过10本,小学半年的阅读量都比这个大。观察就更不用说了,吃饭都是来去匆匆,生怕自习会迟到。”吴青如今已是国内一所重点大学的大二学生,读文科的她感觉高中3年自己作文几乎没什么进步,高考作文也写得很不如意。

在制度化生存背景和应试教育机制下,吴青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他们整天在学校、家庭与补习班三点一线之间机械往返,本该立体而丰富的生活被活生生地压平了。

“孩子的大部分时间都被作业占领了,还有补习班,周末也被占领了。孩子根本没有心情,也没有时间去观察生活、体验生活。”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学语文老师无奈地说。

而应试逻辑即分数逻辑。在分数逻辑下,作文教学被“功利化”了。

陈长泉用“四个超”来形容现在的作文教学:

首先是“超规律”。写作的基础是有感而发,而现在的作文课更多是命题写作。“老师按照教学大纲出题,学生来写,学生很容易丧失写作的冲动。”陈长泉说。

其次是“超目标”。陈长泉介绍,尽管国家一再降低课程标准,但在实际教学中仍然存在“整体超标严重”的问题,一些一线教师习惯性地要求学生作文必须“有开头有结尾”、“有起因有结果”、“有经过有高潮”,他们认为非如此不足以应付考试。

第三个是“超阶段”现象。小学一般从二年级开始就有习作课,这个年龄段只要能够完整写出句子就可以,但是有些教师要求学生写作成段落,甚至成篇,“孩子过早地受束缚,反而放不开自己的手脚。”陈长泉说。

还有一种现象是“超生活”。陈长泉指出,习作本来是要求孩子写自己看到的、想到的、听到的,但是很多学生的作文很难写成这样,“缺少鲜活、生动的内容”。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学生不爱写作文,老师也没有多少成就感,“指导是煞费苦心,批阅是沥血呕心,讲评是苦口婆心,最后是涛声依旧”。陈长泉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dope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