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高考 > 高考资讯 > 正文

赴台求学不是梦 台湾大学生活全方位解读

2011年03月23日17:37课堂内外-高考金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赴台求学不是梦 台湾大学生活全方位解读

台湾大学的椰林大道

赴台求学不是梦 台湾大学生活全方位解读

台湾大学总图书馆一侧

独家策划/《课堂内外》高中版 执行/陈 超

“宁静的小巷一杯永和豆浆,我在细细品尝恬淡的家乡;霓虹灯点亮关于夜市的想象,孩子们捉迷藏在找爱吃的糖;昏黄的夕阳龙山寺的老墙,我虔诚点着香手拿一柱希望……”这是蔡依林在歌里对于台湾的描述:传统而现代,繁华又宁静,既有厚重的文化底蕴,也不乏时尚的文艺气质。

台湾,这是一个牵扯了我们太多感情和期冀的地方,政治、文化、生活、教育、经济……相距如此之近的我们,却无法去切身感受。2011年,希望变成了现实,台湾的高校开始在大陆规模化招生,赴台求学已不再是梦想。

2011年,台湾的高等专科学校将向内地投放2 000个招生名额,其中477个名额来自台湾公立高校,涵盖高职、本科、硕士、博士等所有不同层次的高等教育。其中面向大陆高中生招生的高职、本科阶段教育招生简章及细则在2011年4月出台,同时启动报名程序。

到台湾上大学,跨越海峡去感受那片土地上同宗同源的文化气息,相信这是很多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而台湾与大陆的高等教育究竟有何不同,又会带来哪些不一样的理念冲击?

2011年4月号《课堂内外》高中版推出“带台湾上大学”独家大型报道,特别邀请到一批台湾本地学生和曾经到台湾求学的内地交换生,为你全方位解读他们眼里的台湾大学生生活。

教会我反思精神的台大学术导师

文/王钲凝(本文作者为武汉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大四学生,2010年9月-2011年1月在台湾大学做交换生)

在台湾的那段经历,是我整个大学里最黄金的时段——大四上学期,我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考研(论坛) 、找工作,而我却选择了去台湾。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到台湾大学做交换生,因为这短短几个月里的人文熏陶,将是伴随我一生的财富。

赴台求学不是梦 台湾大学生活全方位解读

台湾政治大学

我选修的第一门课就是《社会心理学专题研究》,这门课的任课老师是鼎鼎大名的黄光国教授。第一次见面,我就脱口而出:“我是为了听您的课才来台湾的。” 我从大三开始接触人力资源管理和本土心理学的研究,指导老师向我推荐了很多书籍,其中有不少就是出自黄光国教授之手,对于他的学识,我崇拜已久。

黄教授的专长是研究华人心理学,每次上课都以轻松而深入的Meeting形式进行。黄教授虽然学富五车,但总是提醒我们在学习前人研究结果或其他学术问题上,一定要“反思”。在讨论华人社会的义务观时,黄教授向我们提问:“中国人的‘对不起’和西方人的‘I am sorry’差别在哪里呢?”这两个我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句子实际上蕴含了华人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但我们却从来不曾仔细反思,课堂上,没有一个同学能够回答黄教授的提问。

黄教授告诉我们:“‘I am sorry’立足于西方典型的个人主义倾向,表示遗憾;我们的‘对不起’却立足于儒家文化的关系主义,表示这个人因为没有尽到自己对他人应尽的义务,而表示抱歉。”看似同义的句子,在黄教授的反思精神里,足以引起一场学术领域内的革命。

在心理学上,美国发展起来的西方心理学理论一直占据着主导地位,而这些理论绝大多数来源于西方的(Western)、工业化的(Industruialized)、受教育的(Educated)、富有的(Riched)、民主化的(Democratic)社会,如果生搬硬套到华人社会里,恐怕有很多都不适合。所以黄教授一直要求我们,无论是生活小事还是研究问题,具有反思和问题意识才能取得进步,才是一个真正拥有灵魂的人。

黄教授的指导,不仅仅是在学术上,他的字字句句,在我以后的人生里,都会起着指导作用。我也总是怀念,那些在黄教授课堂上的,看似随意琐碎,实则意o深远的交流与对话。

·我的台湾印象·

从一片落叶看台湾

听从厦门大学来的交换生们说,台大图书馆前的椰林大道像极了厦大西门前的风景,同样的国王椰子树立在道路的两旁。但是台湾大学的国王椰子树,更让人过目难忘。不是因为那里的风景有多美,而是那些椰子树上都挂着“小心落叶”的警示牌,下面还有简单的介绍,“会有整片椰子树叶子掉下来,会砸到人”。

这是属于台大的人文关怀,也同样是属于台湾这个地方的,细致入微。在台大也好,在台湾也好,我们总是会被这样的人文气息所感动。搭乘电梯时,所有人都习惯了要站在右边,给左边让出一条道,让有急事的人通行;上公车时,会跟公交车司机说“您好”,下车再道一声“谢谢”。

不是台湾大学的学生脆弱到承受不起一片落叶的重压,而正是有了这种看似无意的细心和关怀,才彰显出了台湾大学与众不同的气场。

(厦门大学肖哲亦对此文有所贡献)

政大课堂学生永远是主角

文/栾凯(本文作者为武汉大学社会学大四学生,2010年9月-2011年1月在台湾政治大学做交换生)

2010年9月,我跟同学们一起来到了台湾政治大学,我为期4个半月的交换生生活,就此拉开序幕。之前,我已经在武汉大学读了3年的本科,大陆的高等教育教学方式,我早已了然于胸。台湾的大学课堂又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因为不了解,因为疑惑,我几乎是以一种“战战兢兢”的心情选了课。9月13日,新学期开始了,陌生的课堂也向我掀开了神秘的面纱。

学生是课堂里的绝对主角,课堂上老师基本是在引领,其他的都是由学生自己做主。

第一堂课上,老师就让学生充分地发挥了自主性。要想修政治大学的热门课程,除了网上选课这一道程序外,还可以在课堂上由老师签名认可,那些在网上选课没有成功的同学,只要在课堂上找老师签字,就可以被加入到选课系统里,成为这堂课的一员。

老师的一个签字,在第一堂课上对于很多没有选上课的同学来说,简直就是“生杀大权”。但究竟给哪些同学发放签名,老师却把这个权利给了学生们。第一堂课上,选上课的同学们经过讨论,同意给3位没选上课的同学加签。因为他们在课堂上讨论时,发表的见解都非常有针对性,对课程本身的了解也很充分。

之后的课程里,老师也始终把学生放在课堂的首位,努力用新颖的教学手段来增加课堂的趣味。我觉得最特别的,也最喜欢的就是“World Cafe”这种形式了。这是我来到台湾之后第一次见识到的“新花样”。“World Cafe”就是将全班同学分成若干个小组,分别讨论不同或相同的主题,每组5~6人,其中设一名组长。讨论共分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结束后,小组内除了组长之外的其他成员再自由选择其他小组。而每组的组长,继续留守,和不同的同学再次探讨。三个阶段之后,每个小组的组长整理所有小组成员的讨论结果,并上台发表。老师们也不求统一化的答案,只要言之有理,就可自成一说。

除了“World Cafe”,老师们还有很多其他手段:比如让同学给知识点建构关系图,以图>>的方式表达自己对知识点和其关系的理解;在组织行为课堂上,老师会给同学们现场做职业能力测试,让同学们了解人的特质分类;老师会把优秀作业复印在每一位同学的作业集里面,让同学们有“榜样的力量”可以参照。

这就是我所见到的台湾大学课堂,活泼、生动,永远由学生们自己唱主角。

·我的台湾印象·

“少子化”可能是未来的严重问题

“World Cafe”这种创新形式,让同学们在激烈的讨论中特别容易产生“思想上的火花”。大家思维都很发散,观点也千奇百怪。

记得有一次讨论的题目是“未来30年,台湾人可能面临的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是什么”。讨论结束后,组长呈报的结果显示,很多同学提到,“少子化”可能是台湾未来面对的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台湾可能会产生“婴儿超市”这种东西,通过高科技手段,人们可以自主地选择婴儿出生的各种指标,以这种有趣的形式来鼓励人们生育。

这种“非主流”的答案,在台湾学生中很是普遍。而台湾同学的想象力和创新能力,也真的让我大开眼界。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moninf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