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新闻站 > 新闻大滚动 > 正文

学大教育:每个孩子都是VIP

2010年10月31日14:54《中国企业家》 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个性化课外辅导机构已遍地开花,但规模都还很小,学大的模式并不难复制。学大希望借上市进一步提高门槛。

今年11月,李如彬计划带着学大教育去纳斯达克或纽交所去试试水。2006年,新东方在纽交所敲响的钟声,震撼的是国内多家民营教育培训机构的神经,融资、上市一时间成为业内的热词。学大教育并不例外地被裹挟其中。IPO成功与否,作为学大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学大)公司的董事长,李如彬还不敢打包票。在他看来,这得看2010年的业绩增长情况,更重要的是能否顺利通过审计。

尽管公司创始人一再地强调,教育并不像网游产业那样暴利,但学大这几年的业绩增长却一点不输阵。2009年,学大的销售收入在8亿元左右,2010年,预计会过10个亿,2009年则较前一年保持了一倍的增长率,而2008年约是2007年的三四倍。

经过九年发展,学大已经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教育服务机构之一。在公司创业团队看来,学大的优势在于,聚集教育领域的精英资源,开创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全新教育模式—个性化教育(PPTS)。“做公立学校做不了的东西。”这是学大的安身立命之本。

一个小学生的背后也可以有一个专属团队,从各主业课程,到能力和心理测试,六七个老师围着一个学生,为其进行全方位的科学测试,针对每个学生制定不同的教学方案和辅导计划,配置专属的私人教师实施一对一面授教学辅导,同时学大自行研制了一套网上测评和学习系统,而这一套让家长们很喜欢的方案,对于今天的学校课堂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

在学大的学习中心里,每个孩子都是VIP。当然,这个VIP的价格也不便宜,平均一个小时的价格是200元,这不禁让人疑惑,会有这么多家长愿意花钱让孩子享受这种“高价”的家教服务吗?学大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企业家》,在北京,单独请学校教师做家教也差不多是这个价位,家长们在孩子身上花起钱来毫不手软。

目前,学大已在40多个城市,设立了约150多家学习中心。以北京为例,划分19个校区,在比较繁华、交通方便、覆盖社区较多的地段,靠近学校设立学习中心。按总的市场份额统计,排在学大前面的就只有新东方了。由于是一对一辅导,在学生人数上,学大并不占优势,保持着10-20万在读学生量。

学大高增长速度的背后是高额的运营成本。目前,公司的教师有五六千人,除了少数兼职教师,其余都是学大自有的老师,同时学大在各地的学习中心也全部是直营管理,与同类培训机构比起来,10%-20%的净利润,接近于制造业水平,公司也是在2009年才刚刚实现了盈利。

学大的前身是一家家教信息网站。2001年,在某网络公司做网络架构师的李如彬辞职创业,从大学时代就开始做家教的李如彬,希望通过一个网站来整合分散的资源,方便家长和大学生寻找家教信息,同时,也把自己的同事兼好友金鑫、姚劲波(58同城的创始人)一起拉进来。趁着当下互联网的创业热潮,三个出身互联网的年轻人合资成立了大学生家教信息网。到2004年,在网上注册的家庭教师已达30万人次,销售额也达到了几百万元。

这种中介模式很快遇到瓶颈。传统家教小作坊式的属性,不可避免地致使教学双方出现矛盾。

2004年,公司转变思路,从线上走到线下,成立学习中心,并更名为学大教育。个性化课外辅导的新模式的确让家长和学生们眼前一亮,依靠着做家教网积累的客户资源,学大一点点站稳脚跟。“这个过渡还算顺利,虽然中间有些困难,总体而言没有太大的问题。”CEO金鑫笑着说,可能是“命好”。

但是,“命好”的学大也不可避免地犯过盲目扩张的错误。在2005-2006年这段时间里,刚在北京站稳脚跟的学大,开始了向全国范围的扩张,一次将触手伸向了五六个城市。“当时觉得自己能控制好,可以管理到位,但实际上问题超出我们想象。”金鑫说。很快,资金等各种压力让学大不得不放弃扩张,退守北京调整。

2007年,学大获得了鼎晖创投1000万美元的投资,成为同类教育培训中比较早拿到融资的公司,这也是学大唯一的一笔融资。

2008年,学大迎来了自己真正的市场扩张年,仅这一年就新开了80家学习中心,扩展至将近20个城市。在金鑫看来,学大最早向全国扩张,建立先发优势。即使是2005、2006年有些冒进,但还是踩对了点。2008年后,借着全行业扩张的趋势,有了资本助阵的学大顺利在全国范围内铺点。“2009年我们放慢了一点,重新打基础,正好赶上教育改革这个点。”

在学大的学习中心,全部为直营管理,拒绝加盟。每到一个城市开设分公司,学大会首先设立教研中心,分析当地教育的体系和特点、考试的方向,并组织当地的教师和专家学者进行研究,以在服务内容上更迎合当地特色。

“直营管理难度大,会慢一些。但直营100%利润都是自己的,价值大于加盟体制,前期困难、压力都很大,也确实冒了些风险,在保证直营前提下也没有牺牲掉速度。”金鑫说,学大从事的是人的服务,不是标准化产品,没有统一管理,统一机制保证,很容易就把牌子做砸,越大越危险。

近两年,个性化课外辅导机构在全国遍地开花,但规模都还很小,学大的模式并不难复制,行业进入门槛很低,但规模化很难。学大希望进一步发挥规模和研发优势,将这个门槛提高,上市是学大的一个手段。“没有学大也会有其它机构来做,但若在十年前,市场不接受、消费水平达不到,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金鑫说。

作为民办教育机构,学大如何与公办学校实现“对接”?

金鑫:学大会在中小学校的旁边设立学习中心,但这只是个宣传方式,“对接”不是说离他们有多近。重要的是,民办教育能做出特色来,做出他们(公立学校)做不了的东西,课程、产品、各种教育形式都是公立学校可望不可及的。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家比较有影响力的教育机构,能够帮助到千万的孩子,推动教育改革进步,但我们目前离得还很远,刚刚起步。

您如何看国内教育行业的周期性变化?

金鑫:这个和资本市场有关系。新东方上市后,大家发现这是一块没被发掘的沃土,随后,很多教育公司拿到融资,资本方也要求扩大规模,实现高增长,进行全国布局。2010年的教育中长期规划纲要对民办教育是个利好,只不过现在看起来,教育领域里的动静放缓了,是因为过去这一两年里,做得好的教育公司准备上市,进入静默期就不能说话了,据我所知,今年会有三到四家上市。

[责任编辑:judyc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