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学大上市 > 正文

中国教师报:个性化教育应该成为教育主流

2010年10月31日14:39学大教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全面发展还是个性发展?这是教育领域曾经争论不休的一个热点话题。而我们曾经一度把“全面发展”理解为“平均发展”,把“个性发展”视为异类,由此带来的后果是压抑了教育的特色和学生的个性。

时至今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旗帜鲜明地提出树立全面发展观念,尊重个人选择,鼓励个性发展,提出为每个学生提供适合的教育,让我们看到了两者融合的可能性。教育要促进学生的个性发展,在学校里就必须实施个性化教育。作为一种全新的素质教育理念和未来教育改革方向,“个性化教育”现在已经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为此,我们特别访问了“个性化教育”的提倡者和实践者——学大教育CEO金鑫。

全面发展和个性发展统一

个性化教育应该成为教育主流

记者:最近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了个性化教育,而学大的理念也是个性化教育,您对此怎么看?

金鑫:教育规划纲要里特别提出,要为每个学生的发展提供适合的教育,把学生的个性发展提到非常高的地位。这说明国家从高度上,从制度上认可了个性化教育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特别高兴,看到个性化教育成为教育规划纲要的一部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在个性化教育方面做出的努力与成绩,国家看到了。

记者:为什么这样说?在个性化教育写进纲要的背后,学大曾经做过什么样的努力?

金鑫:可以说,刚开始提出个性化教育的概念时,并没有多少同业者认同这个概念,这个过程是很寂寞、孤独的。但我们还是坚持做了下来,2004年,“学大”在全国率先推出个性化教育服务模式,到了2007年,我们成立了个性化教育研究院,至2010年我们发布了个性化教育白皮书,到今年上半年,学大已经在全国40多个城市拥有157家个性化学习中心,可以说,我们靠自己的努力,让家长和学生接受了这种教育方式,我们的个性化教育模式正在趋向完善。

尤其是随着学大在全国各地的实践,也带动了其他品牌的跟进。现在,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个性化教育涉及的学生以几百万计,这是一个不能忽视也无法忽视的群体,个性化教育已经成为主流的教育方式。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群体,再加上媒体的倡导和呼吁,以及其他各种因素,我想,个性化教育写进教育规划纲要是顺理成章。

记者:那可不可以这样理解,学大是国内“个性化教育”的首创者?

金鑫:其实,“个性化教育”的理念和思想是很早就有的。比如孔子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那是最早的个性化教育,但真正把它变成一种服务模式,通过有效应用的手段覆盖全国,学大绝对是第一家。个性化教育从理论到实践到落地生根,学大可谓是先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幸运的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我们没有成为先烈,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记者: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学大把“个性化教育”作为自己的理念?

金鑫:学大创办9年来,我们一直在不停的探索,目标是要找到一条用现代理念和信息技术为更多的人提供个性化教育服务的途径。

最开始,我们建立了一个互联网站。运用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为家长、学生与老师之间搭建交流平台,从而完成家教服务。应该说,家教是最基础,最原始的个性化教育,它的形式是一对一的,家教老师必须关注学生的发展。在公立学校,可能教师无法照顾到每一个学生,因为班额的原因、教师经验的因素。正是因此,促生了家教市场的繁荣。那几年,有30多万教师成为我们的签约老师。

但家教也有它的局限性,随机性太大。家教老师的个体行为直接影响到学生,如果找到一个好的家教老师,这个学生很幸运,相反,教学质量保证不了,教师的责任心也保证不了。最重要的是,家教更多是一种个人行为,教师都是孤军作战,不可能形成团队配合,也不可能真正实现“因材施教”的目标。

于是,我们想,是不是可以创造一种新的教学模式来解决这种弊端呢?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由我们按照全新的教育理念来组织、培训和管理老师,来组织教学。而且,这种教学理念既不同于传统的校内教育,也不同于重复校内教育模式的各种校外培训班。它应该是一种针对不同个性的学生,设置不同教学方案的全新的教育模式。这就是“学大”个性化教育诞生的渊源。

个性化教育的学习方法很多种,比如教育规划纲要提到的启发式、探究式、讨论式、参与式教学,就特别适合一对一的个性化教育。我们不可否认,学生是为了提高成绩来学大的,但我们要看到,真正影响成绩其实有很多因素,并不是智力问题。比如学生可能因为学校里老师说的一句话,碰到的一件事,就放弃学习了。所以我们不仅关注学生的成绩,更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和学习能力、思考能力、判断能力。当然,我们只是做了冰山一角,但这个过程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愿意一直按照这个思路做下去,让更多的孩子去受益。

记者:但一些家长把孩子送到校外培训机构,其实目的非常明确,就是提高分数的,这种矛盾怎么解决?

金鑫:这种矛盾不难解决,刚才我说的是支撑个性化教育的一些理念,但我们的切入点还是课程,是教学,是学科成绩。学大专门成立了一个教研中心,在学科知识和研究也花了不亚于个性化教育研究的功夫。

但我还是坚持认为,最影响成绩的还是非智力因素,如果能调动学生的兴趣,不用逼着,他自然就会学习。

记者: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您的印象中,学生因为“个性化教育”而转变的多不多?

金鑫:来到学大后,学生发生变化的其实蛮多的。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学大改变了一些在传统学校被忽视的孩子。这些孩子可能很聪明要强,但在学校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变成了被老师忽视的一个群体。

这些孩子来到学大后,我们会给予他尊重和认可,让他慢慢建立学习的自信。比如一个初中学生,因为家庭条件较好,没有压力,在学校是刺头。没有办法,父母把他送来了。按照惯例,我们会对学生开一个分析会,然后对症下药。这里的老师非常尊重他,并不把他当成坏孩子,有一次下雨,这个孩子还是来上课了,没有迟到,老师就夸奖他特别准时;这样的关注和尊重多了,孩子的自信自然就有了。

还有一个高中的女孩,本来学习成绩很好,但就是不愿意去上学,家长没办法,送到我们这里来。我们的心理咨询师并不着急给她上课,而是找一些感兴趣的话题跟她聊天,渐渐熟悉之后才发现,她是因为暗恋一个男孩,被班主任找去谈话,觉得去学校太丢人了。找到了厌学的原因,我们的心理老师就给予适时的开解。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现在,很多人理解“1对1”就是一个教师对一个学生,其实,这是一种误读。在学大,实施的是一个教育团队对一个学生的策略,发挥的是团队和系统的整体作用。学大的教师不可能都是传统意义上的“名师”,但学大会根据学生的需求,为他们找到最适合的老师。

在学大,教课老师只是整个教学环节中的一环。因为学大的个性化的服务体系、服务团队为学生提供的是个性化的服务方案。教师的角色只占其中的一部分,学大对教师的要求就是能够充分理解个性化的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能够按照学大的个性化教育辅导体系来执行,即通过个性化教育辅导系统平台来帮助学生解决问题、科学管理学习,而后期的跟踪服务则由管理团队中的其他人来完成。教师更多是处在执行层面。这个平台系统里有咨询师,有学习管理师,有学科教师,有心理教师,有教育专家,他们共同为孩子做学习规划,学科教师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这样丰富多样的学习模块,会让学生觉得上课是不同的体验。

记者:您刚才提到,学大会根据学生的需求,为他们找到最适合的老师,那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达到这个效果?

金鑫:学大有自己的名师观,即适合自己的老师就是最好的老师。每一个人,影响他的学习因素不同,需要适合他的老师去引导。强大的分析能力,这才能建立一个系统,当然我们也有调换机制。学大已经建立了一种机制,这是一个持续评测的过程,是动态的,不是一成不变的。跟老师的经验、性别都有很大关系。

我们建立了个性化教育平台和系统(简称PPTS系统),通过这个平台和系统,首先对学生进行测评,从测评中了解学生目前所处的知识结构状态、优势与不足,了解学生的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在学科学习中所占的比重,然后根据测评情况量身设计学习内容、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学习路径等,在此基础上,针对学生的情况,对我们的教学团队进行分工,通过合力使学生的成绩提高,从而完成学生的学习目标。比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为学生配备什么样的教师、什么样的课程,什么样的教材,以及什么样的测试,这些服务模式都是用PPTS这个系统来逐步完成的。

在师资队伍结构上,我们按照个性化教学环节,将教师队伍分为教育咨询师、学管师和教师三类。教育咨询师的任务就是对一个刚来学大的学生,进行为期一个月左右的观察、测评,从知识掌握程序、能力发展层级等不同维度进行全方位“诊断”;学管师的角色就是沟通教师与家长之间关系的桥梁,他们接管一个学生,并根据教育咨询师的“诊断”结果,学生个人喜好,帮学生匹配教师,跟踪学生在校、家庭的学习生活情况;教师则根据学生特点,专门制订独一无二的培养方案,并根据方案实施针对性教育教学。

当然,仅有模式是不够的,因为模式再好,也难免被模仿。所以,我们还对模式进行不断提升和优化。并且能够高质量地执行下去。为此,学大在全国同行中第一个创立了个性化教育研究院,这个院聚集了几百名教育专家和一线优秀教师。他们的科研成果为学大保持良好的持续的竞争力提供了坚强后盾。

记者:一些孩子可能在学校里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但在校外培训机构却能得到关注,您对此怎么看?

金鑫:首先,这是服务模式决定的。公立学校是以教师为本,以教师为中心开展教学,我怎么教,你就怎么学;而我们是以学生为本,以学生为中心开展教学。公立学校的教师有自己的进度和方法,学生只能适应教师。但在学大,教师得适应学生,得会激发学生的兴趣,学生的学习进度就是教师的教学进度,这就是差异。

其次,这是不同的选拔体系决定的。在公立学校,教师以考试来评价学生,同时他的绩效与学生的成绩挂钩,这就使得他们必须照顾那些成绩好的、百分之二十的学生。而在我们这里,我们面对的学生是一个,一个就是百分之百。

第三,这是不同的教学模式决定的,即集体化教学模式与个性化模式的差别。

第四就是机制的差别。学大是民办机构,以市场为导向,学生和家长是衡量我们服务质量的标尺。所以,我们所有的手段和方法都是围绕客户满意来做,包括公司的行政前台都会有这种服务意识。

记者:在这种运营背景下,学大的老师是不是承担比较大的压力?

金鑫:现在,我们的专职师资队伍已经发展到6000多人。我们的策略是要打造符合个性化教育理念的属于学大自己的“名师”队伍。我们主要从社会招聘,有教师资格证、3年以上的教学经验是入门门槛。绝大多数为全职老师。为了保持稳定的高质量教师群体,学大采取聘用合同制签订全职老师,提供基本底薪,课时费以具体授课为准,再加上教学奖金和社保,这在业界是颇具有竞争力的薪水待遇。

除了自己定向培养的教师,也有一些退休教师在这里工作。刚开始来的时候,他们还不是太能接受这种教学模式,但一旦接受,就会非常开心。这些老教师以前可能罚站过学生,忽视过一些孩子的成长,但现在他们有的人说,个性化教育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以前对学生的亏欠。

记者:在一般人看来,公立学校和民办校外教育机构在某些方面是水火不容的,您觉得,校外教育机构的崛起对中国目前的公立教育有什么样的启示?

金鑫:我觉得,至少它展示了这样一种教育模式的存在,这样一种教育需求的存在。

学校教育作为集体化教育,它的体制,它的分工,它的使命,都决定了它无法百分之百地满足每个学生个体的不同需求。但是,这种需求又不容忽视,它是现实存在的,而且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对个性化教育服务的需求会越来越高涨。这种需求目前只能依靠体制相对灵活的校外教育机构来解决。所以,我们认为,校外教育机构与公立学校的关系是一种分工合作、取长补短的互补关系。学大在这个方面应该说是很典型的代表。

校外教育的发展离不开学校的支持,反过来,校外教育机构在教育体制、教育方法、教育模式上作出的探索,对学校教育的改革和改进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因为从长远看,教育向个性化方向发展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大趋势。

目前,我特别希望这两者之间能有更多的沟通和配合,让集体化教学和个性化教学通过某种通道结合起来,而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如果这种沟通机制化,我想,学生整个学习的过程就通畅了,这样对孩子的成长是非常有利的。

[责任编辑:judyc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