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新闻站 > 新闻大滚动 > 正文

齐东:中国企业家需要输出企业价值理念

2010年09月18日14:03腾讯教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腾讯商学院讯 2010年9月18日,中欧商学院EMBA08级学生毕业典礼在北京中欧校园举行,腾讯商学院频道,对典礼进行全方位的报道。以下是对华商传媒集团总裁齐东的专访。

齐东:中国企业家需要输出企业价值理念

华商传媒集团总裁齐东接受腾讯专访

一个领导者应当把不愿意改变的东西降低到最低

腾讯主持人:今天参加这个毕业典礼有什么样的感受?

齐东:中欧对我们的收获还是非常大。在我们毕业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做一个自己的生命图,就是总结人生以来的重要转折和变化以及在中欧的学习体会。我总结了三点在东欧的学习体会。第一是不要带着结论去学习。因为我们都是高管,其实在心目中有一定的思维定势。中欧的课程设置得很巧妙,第一堂课让所有的学员扮演CFO、CEO、研发、销售,然后模拟一个商战,几百人们组成一个模拟团队,你也会有收益、你要考虑很多,比如营业利润率,结果很多组都破产。我们突然发现一个道理,其实我们不像我们在位置上知道得那么多,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中欧说不要紧,我慢慢告诉你。所以,我觉得这堂课很成功,更成功的地方是启发了每个人其实我们没有那么强大,这样就打消了我们过去的强势,不要带着结论学习。

两年多的学习下来,第二个体会非常明显,一个领导者应当把不愿意改变的东西降低到最低的层面上。两年的中欧学习,日常交流是很频繁的,你发现有一些同学这两年的人生经历或者互动的时候分享的东西特别好,你会得出一个结论,实际上他在不断改变自己,凡是做得很成功的人都在不断改变自己。所以,同学之间的交流也启发了我们,把自己不断地做改变。

第三个感受是不能以相同的自己面对不同的未来。我们说是改变,其实这个改变不可能在两年内完成。这个学业结束之后,在中欧的学习经历也一再启发我们,或者给我们造成一个学习氛围,让我们更系统地坚持学习,能够不断地改变自己,面临将来更激烈的产业形势的变化。我们传媒产业整个行业都在发生激烈的动荡变革,所以能够让我们更好地面对未来。

腾讯主持人:您认为中欧在EMBA的课程设置上是否符合实际的需求?

齐东:我之前上过类似的学习,我认为中欧的课程设置得非常经典,基本上在四天的时间内非常的系统学习,又有考试又有作业。我们经常一个月不是拿四天学习,我们付出的甚至是十天甚至更多的业余时间学习。所以收获是非常大的。有一些课对我们来讲,难度比较大,但是作为一个基础知识还是有比较了解的。

腾讯主持人:您最大的收获究竟在专业知识上,还是在思维方式上的改变,或者是在人脉上的积累?

齐东:中欧的第二堂课叫做价值观的价值,这个课对我影响非常大。老外来讲一个道理,会把你放在极端的案例里判断,要么你让自己的企业破产,要么是做一些商业贿赂行为。他说了一个案例,价值观的价值,然后你是一个企业的老板,你的老板因为环保问题,导致企业现在要被关了,这个官员决定你的生死,他向你要钱、要女人,你给不给?中欧的大多数学员说给钱不给女人,以示我们还是有底线的。老外就非常感慨,你们中国做企业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底线。我们说我们不是没有底线,而是很低,相当于刘邦的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者抵罪。只要不干这三件事儿,我们还是可以的。所以,我们可以感觉到几千年了,我们做企业,社会不断地进步,但是我们的底线还是在几千年前的水准上。所以在这个平台上的时候,中欧还是有很多的优秀的企业工作者。

中国企业家需要输出企业价值理念

腾讯主持人:您觉得是比几千年前高还是低?

齐东:还是那个约法三章的水准。除了那三件事儿,别的事儿都是可以考虑的。所以,在这样一个比较精英的课堂上,都是体现了这样一个知识倾向,或者行为倾向,可见价值观的环节在中国远远还没有做到。我记得一个人问法国一个总理说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吗?不是。为什么?因为中国人不输出价值观。现在来看,我们的确没有输出价值观,我们的确在很多人心目中就是营业利润率,就是资本回报率。这个对我们学员启发比较大。所以我们中欧的学员都要捐款,都要资助一个贫困的山区,大家都要捐钱,就是培养慈善,也培养很多企业的公民意识等等。这点印象很深。

腾讯主持人:您提到企业的价值观,都要捐钱,就想延伸地问一些问题。现在您对企业家的责任感实现究竟怎么看?最近巴非特来中国也有一些劝捐,陈光标说自己要裸捐。这种捐钱的形式一定可以体现自己的责任感吗?

齐东:慈善,在中国古代就有这个概念。但是你可以看到中国现在没有完整的慈善文化。企业的任何慈善行为都是和沽名钓誉结合在一起的。因为没有慈善文化的基础底蕴,很多慈善行为都理解为企业的沽名钓誉行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障碍。不论是巴非特,不论是陈光标这种人物的先驱示范作用非常强烈。一个社会需要这样的示范行为,比如我们在中欧捐几千块钱、几万块钱,这些数字并不代表我们有真正的慈善行为,慈善是心灵的行为,不在于捐多少钱。关键是他给我们一个很好的习惯,很好的开始。这是对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启迪。我们做企业都会思考一个终极问题,我们为了什么?到一定程度都是这样。中欧课堂上有一句话非常流行,“持续增长更多源于精神层面,看透生死依然斗志昂扬”。经济的增长更多是来源于精神层面的增长。因为物质到一定程度就知道了,你挣那么多钱也花不了。所以,一定的时候,持续的增长来自于精神层面,什么样的层面?看透生死,依然充满斗志,斗志昂扬地做自己的事业。这一点也是给我们作了一个注解。

腾讯主持人:腾讯在达沃斯做了今日坛谈裸捐的问题,有的企业家说我把企业做大,解决就业给国家贡献税收也是一种慈善?

齐东:这个话说得不完整。为什么卡耐基说不要在巨富中死去,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屈辱。就是这个道理,你的确做了税收,做了就业,都是没有问题,但是你个人的财富也在无形中累计。慈善是关注了你个人财富的去向问题。如果你把个人的财富最终转化为社会的财富,那可以说你这个人就是一个完整的行为。我们做企业本来纳税就业是天经地义,这是你获得利润的一个前提条件。

腾讯主持人:回到企业责任感的角度,您也是做媒体的,经常预见这样的情况,比如说我们合作关系一直很好的一个厂家,突然出现了一个质量安全问题,您是不是有一种媒体价值跟商业价值相互矛盾的一些地方,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怎么处理?

齐东:做媒体有两个理想,一个叫新闻理想,一个叫商业理想。两者之间必然有一个冲突。我们一直讲一个力量,叫做非盈利的力量。这个力量一直是我们把握住话语权基本的一个发轫。比如说做一张报纸,每天二三十万字的报道出笼,你是以什么样的标准推出来的?首先这个标准是不是干净的?你的记者、采编是否有回扣行为?是否有商业行为?干净的报纸的前提是你是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还是一个有价格的人。我们曾经开除了一个社会新闻部的副主任,当时很多干部讨论,该不该开除。很多干部说人都是可以被收买的,只是价格不同而已。所以,既然这是人性,我们没有必要跟人性作对,我们应该宽容地跟社会对接,没有必要开除。这样说完大家觉得非常有道理。我们就提一个课题,我们做传媒的人是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还是做一个有价格的人。如果提高一个高度,你就发现是有解了。对这个人的确不想开除他。对事是有解的。大家都明白我们要做有价值的人,那么我们就要做一个干净的报纸。所以,每年都有若干人交红包上来,每年交红包非常大。有一个记者一次交15万的红包。

本文是腾讯网专访稿件,转载请标明稿件出处。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lainey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