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高考 > 2010年高考 > 正文

09年湖北高考最牛作文考生再写今年高考作文

2010年06月08日10:57荆楚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阅读提示:他们曾经是高考(论坛)的风云人物。

胡坚,以一种特立独行的姿态,被珞珈山接受;周海洋,凭一篇最牛作文走进象牙塔;安坤编写的《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吸引众多学子阅读。那么,他们的高考作文又是怎样的呢?

古风

2009年湖北高考最牛作文考生周海洋

夜梦百万雄兵,感于两宋风云旧事,有此作,当属幻想也。

汴梁将军老他乡,万里漂泊在苏杭。苏杭清泠冷寒霜,淡烟疏雨间残阳。岁月如流可无恙?一夜青灯白发长。但见平生泪两行,苍生美人不能忘。忆昔夜宴高台上,谁可与我诉衷肠?夜来秋风响回廊,枕上江南梦徜徉。游丝飞絮满眼望,孤帆高悬去潇湘。翠柳风清红杏香,黄莺碧树春草芳。风尘天外卷飞沙,日暮塞外啼寒鸦。不见群雄纷逐鹿,千年烽烟观走马。回首却恨西洲曲,已误故侯东陵瓜。谁把哀筝入素弦?小怜纤指拨琵琶。桥边绿水映桃花,落雁佳人倾天下。年年长安新柳发,征人断魂绕胡沙。为何纷争辨戎夏?飘摇故园惟残瓦!干戈寥落忆繁华,千里万里帝王家:纷纷往事随流水,江山亘古美如画。看取新人眉似柳,魂梦相依为君守。已作雁门太守客,不慕燕京万户侯。团扇新置掩双眸,美人久病形神朽。西风袅袅是金秋,江上飞来双沙鸥。本是年少展风流,岂知怨慕满汀洲。红酥手捧黄藤酒,饮罢清泪不能收。君当挥戈下河洛,切莫呢喃酣高楼。抽刀一断断红袖,阑干拍遍取吴钩。却乞阆苑梦温柔,壮志消散在扬州。可怜翩翩佳公子,化为浊尘弃人寰。不取故土守边关,西湖歌舞梦犹酣。不向关中星霸业,闲来湖滨寻钓船。清茄声起清宵半,杨花落尽杨柳岸。宴饮饮罢人尽散,长夜未央倚栏杆。长恨此生已蹉跎,回首泪下望霄汉。霄汉苍茫空浩叹,临事方知死生难。揽镜自照鬓斑斑。出师一表可曾谙?关山远隔漫胡尘,塞上落雪满雁门。壮士雄心泯江南,已负社稷负此生。我族发祥自昆仑,洪荒从来皆无痕。中原万里虎狼奔,河洛至今少行人。苍穹一叹笑沉沦,乘舟日边学垂纶。血色漫漫月黄昏,旧鬼掩泣泣新魂。英杰陨落如星辰,飞沙走石天地浑。何年一雪靖康耻,今朝重见越王孙。王孙远游随铁蹄,黄龙府边烟雨迷。帝都故宫黍离离,神舟梦里雨凄凄。战残白骨与草齐,丹枫叶落乌夜啼。西湖湖边岳王墓,千古遥指采石矶!悲风呼啸绕战旗,将军拔剑南天起,长城泣血江山一。不叫九鼎与狼子,铁索千寻沉江底。人生短促驹过隙,乌衣巷口梦依稀。新亭堕泪何时已?青磷白骨夜夜哀,几人重登越王台?盘马弯弓踏故土,时穷节现忠魂在。敌军已自殁边塞,长城南北生新麦。野芳自发无人采,夷狄溃散不复来。烟消云散见苍翠,月明星淡净尘埃。桑田已复化沧海,惟有壮心永不改。事事无成身老也,青山到老头亦白。白马长啸西风里,书生投笔何慷慨!尘埃落定一孤鸿,余得江上几清风。身老江南烟雨重,归田卸甲坐乌篷。由来四海征战地,兴亡不过笑谈中。汤武如今若相逢,也笑干戈似春梦。一生征战为兵戎,万骨枯朽满江红。倚剑独叹烽烟散,更变千年类转蓬。朝看柳絮郡城东,暮听杳杳晚疏钟。钱塘几番潮水空,孤月夜夜冷苍穹。

千古烽烟往事,纵使幻想,亦属壮怀,往昔如此,今何不然?

幻想的边界

作家胡坚

在被称为“数学界的诺贝尔”的菲尔茨奖牌上,刻着一行拉丁文:“Transiresuumpectusmundoquepotiri.”意即“超越人类极限,做宇宙的主人”。浩瀚的宇宙在人类眼前展开,无止尽的探索吸引着千万人。

可是自阿姆斯特朗登月后,四十多年的时光转瞬即逝。不要说更远的目标,在短短几年热潮之后,人类连月球也没再去过。冷战结束,人类把目光收回到眼前,开始变得现实起来,赔本的买卖是不会有人做的。

经济法则统治了我们的世界,美联储主席比美国总统更抢镜,总经理说话比副总经理更好使。大家奔着各自的目标开足马力,或者成为军事超级大国,或者成为经济超级大国,或者干脆成为生活方式的超级大国,可唯独有一样,幻想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件奢侈的事情,几乎在同时被所有人抛弃——站在个人角度,大家只有把自己的生活料理得足够好了,才有本钱开始奢侈的幻想。在绝大多数时刻,这个目标遥不可及。

晚清时代的一本小说,在今天或许不会比一部火爆的网络连载影响力更大,今日偶尔被提及,更主要的因素还是在黄浦江畔那举世瞩目的世博会。可以想象,在百年之后,后人或许还会发掘出今人在网上信笔写下的词句,以为将来的盛世“预言”。

特定语境下,“幻想”一词有着不切实际的贬义,也正是基于这样的缘故,浪漫的幻想永远成为不了主流。人们总喜欢说幻想是无边界的,但事实上,在今天的世界里,幻想是有边界的。

幻想是一场神奇的冒险

《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编者安坤

吴承恩从小喜欢幻想,他的幻想世界要比现实世界更有趣,更有喜感。

邻居总会看到吴承恩在大街上跑,他们觉得这个人太欢乐了。有时候,他大清早就只穿个裤衩在街上飞奔,边跑边喊“人是会飞的,人是会飞的”;有时候,他边跑边跳边翻跟头;有时候,他脚下还踩着两个西瓜,对人们说“这是风火轮,这是风火轮”。时间一长,人们都认为他是个疯子,不愿搭理他。

这个时候,吴承恩就很郁闷。他感叹:“人们真是没有一点儿想象力,悲哀!”

于是,他便发誓以后再也不干那些丢人的事,而是要写一部小说。在小说里,不仅人会飞,就连猪啊、猴子啊、老黄牛啊什么的都会飞。就这样,吴承恩写完了《西游记》。

又过了许多年,清末出了一个小说家,叫陆士谔。

陆士谔经常对人们说:“我告诉你们,100年后,上海浦东将会举办‘万国博览会’,我不是骗你们哦!”

现实生活中的人都不愿听他的话,于是,他就写了一部小说,名为《新中国》。但是,书出来以后,和吴承恩一样,人们更加觉得他不靠谱。

许多年后,人类实现了飞天的梦想,世博会也果然在上海举办。这所有的一切,在当时,不过是一场痴人说梦;吴承恩和陆士谔在当时人们的眼里,简直就是疯子。而现在,一个又一个的吴承恩和陆士谔,可能仍然在大街上跑着,说些胡话;也许依然要很多年后,人们才相信,他们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幻想,其实就是一场神奇的冒险。

(荆楚网)

[责任编辑:dylanzh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