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腾讯教育 > 高考 > 2010年高考 > 正文

看大学副教授、作家及外国留学生的高考作文

2010年06月08日09:11南方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中国孩子第一次撒谎是在作文里”,前一阵,有网友发起对学生作文的讨论,引得《南方周末》等多家媒体报道,这句话成为广受网友认同的观点。而高考(论坛)作文,是所有作文里最事关重大的一次,因此似乎也成为假话最多、形式最古板的一次。关于高考作文的批评从未绝迹,似乎是为了应对这些批评,近年来的高考作文题也越来越鼓励发散思维,鼓励说真话,甚至写现代诗、文言文的作文也获得了高分。这次我们邀请来一位大学老师,一位青年作家,一位外国留学生,让他们从他们的视角写一篇仿高考作文或“反”高考作文,并请一位高级语文教师进行点评,看看读者对这些作文的印象与语文老师有什么差别。

与你为邻

杨支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下岗”副教授,评论家)

这是今年广东的高考作文题。这个题目和高考联系在一起,脑子里立即浮现出当年大学宿舍里的种种情形。宿舍同窗虽然不是邻居,但可以说是邻床,应该不算跑题吧?

有报道说富士康某个自杀的员工居然与他同宿舍的人相互连姓名都不知道,这让我非常吃惊。我们上中小学的时候,父母都忙于生计和家务,从来不辅导我们读书,更不要说请家教、上辅导班了。孩子多,生计艰难,谁有那个闲工夫?谁有那份闲钱?但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和“远亲不如近邻”的训导,却早已在内心生根。先报到的同学很自然地就成了后报到同学的向导,根本无需老师开口,也无需向后报到的同学求助。大家都把从家里带来的土特产拿出来共享,问寒问暖自不待言。谁从哪儿来,谁哪门课考了多少分,谁家兄弟姐妹几人,很快都成了共识。

但是另一方面,来自五湖四海的8名同窗,存在显而易见的东西部差异、城乡差异、年龄差异、家庭环境差异、中学住家和住校的差异。这些差异不可避免地造成生活习惯上的冲突,协调这种冲突,成了第一学年大家都很头疼的问题。

我们很快一致通过了一部宿舍宪法。这部宪法把每一个人几点起床、几点就寝、如何分担打开水与扫地等公共劳动、如何处理臭袜子等都做了详细的规定。这部宪法还确立了一种叫“宿舍民主生活会”的制度:每到周六晚上九点钟宿舍全体成员都必须到宿舍开会,会上每一个人都必须发言,发言必须包含批评与自我批评两方面的内容,别人发言的时候任何人不得磕瓜子、说小话、看书、做作业。

为执行这部严苛的宿舍宪法产生了很多争吵,不到一年就产生了第三位宿舍长,但终于还是无法严格执行,大家越来越懈怠。第三位宿舍长当选以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提议废除宿舍宪法与宿舍大会。

不过争吵归争吵,但从来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也不记仇。宿舍宪法虽然废除了,但通过这个磨合过程大家仍形成不少共识:地还是轮流扫的,但是否扫干净了则没有人过问,除非遇到卫生大检查;开水名义上轮流打,但事实上是谁先吃完饭谁去打;吵架是允许的,但不许骂娘,否则“全民共讨之”(8名同窗有3名自幼丧母);相互之间不管有多少矛盾,只要有人病了,其他人都争着端茶倒水、寻医问药。

这样一个通过争吵、妥协形成规则、学会共处的过程,对于我们来说可能都是非常自然的。对我来说,这个过程无非是小时候我跟哥哥(比我大两岁)之间争吵、打架(会受父母干预)、妥协和共御“外侮”的升级版。

如今回首往事,早已无当初相互指责时的愤怒,连吵架都变成了甜美的回忆。如果有来生,我很乐意跟我的哥哥和大学同窗把当年的生活重过一遍。如果有可能,我希望退休之后能有更多的时间与兄长和昔日同窗为邻。事实上,每当生病,如果我妻子对我照顾不够周到,我就会说,“你还不如我一个宿舍的同学呢!”

评语:作为一篇回忆大学生活的文章,本文细节真实,感情真挚,语言质朴,平淡之中突显出难得的同窗情谊。但作为“与你为邻”的命题作文,本文在主题上不够鲜明、集中,而且第一、二段略显啰嗦,记叙的人称方面也不够恰当。

[责任编辑:dylanzh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