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解密康福国际教育之一:从康福走进康奈尔大学

主持人:腾讯网的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总校长,凯博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刘煜炎博士,刘博士你好。

刘煜炎:主持人好,网友们好,大家好。

主持人:在这里我们也请到两位康福国际教育的毕业生和一位学生家长。给大家做一个介绍吧。

迟淳天:大家好,我叫迟淳天,我是康福2018届的毕业生。

史钧源:大家好我叫史钧源,是康福2017届的毕业生,现就读于康奈尔大学文理学院。

冯立梅:大家好,我是2017届康福毕业生史钧源的妈妈。

主持人:刘校长,其实前段时间我知道咱们微信群被一个题为《京城高中升本谁最强》的文章疯狂的转发转载,这个文章主要统计了北京国际学校申请美国方向大学的情况,康福被誉为最亮眼的黑马,您怎么看这件事。

刘煜炎:我们康福国际教育其实做了很久,从2002年成立国际教育留学咨询服务之后,就在2008年实现办学,一直以来学生毕业生走的很好,因为我是学者办学,一个方面原因是比较低调,过去有很多成绩没有在大家广为宣传,所以媒体群不太知道我们,不太了解。第二个是我们办学过程当中,我对学生的成绩比较重视,尤其对美国学生比较重视,一直都录取比较好。所以他们说是一匹黑马,评价是既客观也不客观,其实一直比较好。从2008年开始办学,2009年有毕业生,考英国方面考上帝国理工的就有五六个孩子,像唐诗语这样的;也有考上美国的斯坦福大学的孩子,康奈尔大学的孩子,莱斯大学的孩子,当时还是不错的。所以一直都比较好。但是因为我们录取英国的学校一直都是剑桥、牛津和帝国理工等比较高(水平的学校),就认为我们在英国发展比较好,忘记我们在美国方面录得也不错的状态,所以就忽略了,大家一直都知道我是剑桥大学的博士,所以就注重我在英国方面的优势,忘记我们在美国方面也有优势,其实我送到美国的学生比英国学校多一倍还要多。

主持人:那在这里我其实想问一下两位同学,我们迟淳天和史钧源,分别是今年,史钧源是去年获得了康奈尔大学录取资格,你们还知不知道在康福,你们有一些师哥师姐考上了一些名校?

史钧源:像在我们康奈尔大学就有陈沙白学姐,还有一个石瑞甫学长,他们是在那边读研究生,其他像我一些同学和我的学长,美国方面的录取有像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还有莱斯大学,艾默里大学,等等一些很多都有。

主持人:其实可以说申请到美国名校的学生特别多。

刘煜炎:对。像麻省、斯坦福、哥伦比亚和芝加哥都有我们学生在读书,美国方面要说的话,还有三个学校没有学生去过,就是哈佛、耶鲁和普林斯顿,其他都有人去过了。

主持人:再回到我们一开始节目中提到的《京城高中升本谁最强》文章里提到,说康福2017年申请到美国前50大学的比例高达到59.2%,在中国的985、211高校也是多达150多所的情况,其实我知道一所省重点高中考到985、211的比例也特别难达到像康福这么高,而且有这么高比例的毕业生都考到了美国前50强的大学,您觉得当初原因里有没有一点(是因为)您在开学之前就是选拔了一些学苗呢?

刘煜炎:我们大概比较不占优势的地方是我们办学历史不长,校舍条件比较一般,加上不是一个公办学校的国际部,所以我们选拔优秀学苗的可能性比较小,都是在市场上找到想出国的孩子。想把孩子培养到世界名校的家长,我们帮他实现愿望,加上我们过去早些时候办的是国际高中,没有办初中,所以我们初中学苗推到高中比较少。只是到2009年开始办了初中,像史钧源是我们初中毕业生上来的,所以你看我们从初中培养学苗,我们自己培养学苗,不像一些公办学校是从别的学校选拔学苗,比如小升初,幼升小是从幼儿园拔一批,小升初再拔一批苗,自己小学的学生赶出去一大半,一小半留在这里上学,初中毕业再赶出去一大半,留一小半去上学,就把别人学校的学苗拿过来,然后加以培养。对于我来讲,我是跟他们相反,我是希望他们一跟我上学就是跟我一直上到底,因为我相信我培养的学生,他持续的竞争优势不断提升,最后就变优秀了,所以我希望他们不是走掉,是要一直跟我念到底,找定目标,找定方向,找定路径,找定我们学校就跟我们一直念到底,跟我念出一个结果来。所以今年三个最好的录取都是我们初中毕业生,结果现在我们小学毕业上来成绩更好,不是其他学校上来的更好,我女儿也在我自己的小学上学,所以我对小学学校整个课程体系打造也是非常强势的,非常自信去打造的结果,不想让其他教育结果把我自己家孩子耽误了。所以不是靠选拔学苗,就是靠在教育过程当中的核心优势,核心竞争力来持久打造学生。

主持人:不靠选拔,靠培养。

刘煜炎:中间的优秀插班生我非常欢迎。

主持人:这里我想问两位同学,你们当初是什么时候基于什么样的原因,最后选择到康福来读书的呢?

迟淳天:我是初中,小学毕业就来了康福,当时是我妈妈认为我性格比较不太适合国内的听课做题的方法,所以打算让我出国,正好看刘博这边的课程体系办的非常好,就送过来了。

主持人:那史钧源呢?

史钧源:我也是小学毕业的时候,从初一开始就在康福就读,然后当时初中的时候,是上了两年,跳了一年级。

主持人:当时你们俩中考成绩怎么样?其实我很好奇。

史钧源:我的话,因为我是上了两年初中,然后中考成绩其实不是特别理想,我那年是509分。

主持人:迟淳天呢?

迟淳天:我是体育特别差,我体育拿了及格分,是519。

主持人:519和500出头。今天我们钧源的妈妈也在现场,您能不能跟我们腾讯网网友简单分享一下,您当初让孩子就读康福的原因是什么,在过程中有没有一些疑惑或者纠结的地方?

冯立梅:各位好,其实作为家长,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望子成龙,我也是看到了我们周围的一些家长,在培养自己的孩子过程中很纠结,所以很痛苦,我们又劳民伤财,自己的孩子很累,可能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孩子送到了大学,这是他们终生的愿望。

我自己就想把我的孩子培养成能够有高远志向的、有博大胸怀的、有人格魅力的、自立自强的,所以就希望他身心健康,将来能够立足社会,为社会有所贡献,能够成为他人生更好的追求。刘博士从我见到他时,我就对他的教育理念和共同的教育梦想特别的认同,他想办一所世界瞩目的,中西合璧的,有良知有德性的学校,所以他是追求一种卓越的教育来完成他的教育梦想。所以我觉得是基于共同的理念,所以我把孩子愿意交给他,愿意在这个学校上学。

在一路走来的过程,我就见证了康福的成长和刘博士带领他团队的付出,所以也看到了我们孩子在学校里自立自强自主学习,整个方法的科学性,所以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一直是一种信任理解和支持,所以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和可怀疑的,我觉得信任的力量是非常之大。谢谢。

刘煜炎:的确也是像冯老师说的,她就是从选我们这个学校的时候,是因为她对传统的知识性的考点型的死记硬背教育的讨厌,我记得他当时给了我一个专家对中国教育危机的调查报告,痛斥一些死记硬背教育的弊端,所以希望找一个教育突破口,我当时以为她是希望我去发声,对教育进行评论,进行研究,呼吁推动社会改革,当然我也是有这种愿望,我还是比较低调,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告诉家长,我在办学校,你说的那些教育追求我都在追求,我准备实现它。她就一下把孩子送到我这上学,所以从此以后她再没有怀疑过,一直比较坚定,509分要考到康奈尔也是挺难的,所以在每一步当中家校配合很重要,如果没有这种配合,我相信539、559也考不到世界名校去,所以说一个家长对学校的信任,选择学校选对了,就是一种信任一种支持,一种相互的共同着力某一个方向,结果会更好,她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她一直相信我说的是对的,一直按照我们说的培养,我也在这方面干了很多年,也有经验,所以在打造史钧源的时候我给了很多建议,史钧源包括他妈妈也都比较毫无条件的接受了。所以培养起来比较顺,可以说初中读两年,高中再读四年,把这个时间挪到高中来,因为中考成绩稍微低点,我们就多花点时间在高中里面,史钧源同学和他妈妈都接受了,所以在高中读了四年,这样一下打造到了康奈尔。

主持人:最后从我们史钧源的成绩也能看出来,也是我们康福,包括钧源妈妈共同努力的成果。最后史钧源考上了康奈尔,我想问一下钧源妈妈,您觉得跟您一开始的期望相比怎么样呢?

冯立梅:其实我对于他考上什么样的学,是没有过多的期待,当然了,我们大学的品质是非常重要的,他能在这个环境当中对他的人生的历练,因为我们在康福已经在中学阶段的时候,从学业,从思想,从内心都打好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所以从小包括刘博我们也注重,主要是内心的强大和充实,而不是说在分数和学业上的只是这样一个知识的积累。所以觉得他最终还要从他自己的内心,不管在哪个学校里面,他能够把他以往的执着追求,再加上他的历练,我相信他在那个学校都可以将康福的精神,康奈尔的精神,伟大学校非常好的育人品质他去传承,而且把他们自己内心深处,意识到自我的缺失,把中国文化更加好的积淀,因为生命的价值就在于怎么去回馈社会,和自我完善,和更好的提升。生命的意义在于去激发自己内心不断成长,奉献社会,创新精神。谢谢。

主持人:其实钧源妈妈说的特别好,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很多。在这里我其实有一个很好奇的问题想问两位学生,你们当时申请美国大学的时候,用的是什么样的成绩?

迟淳天:标化考试方面,托福我是114,考的ACT是33。

刘煜炎:她没有考SAT,ACT也是美国体制,美国的录取是多元的,别的标准也可以。

迟淳天:AP我是八九个五(分),两个四(分)。

主持人:其实成绩也是非常优秀的,史钧源呢?

史钧源:我也跟学妹基本一样,我也是AP,有十一门五分,托福是110分,SAT1500分。

主持人:其实可以看出来迟淳天和史钧源非常优秀,除了标化的成绩外,你们身上有哪些特质是康奈尔大学特别看重的,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迟淳天:我觉得一个是我活动专业性方面比较强,还有一个就是我文书表达是我课余的兴趣爱好比较广泛,尝试过很多东西,他可能比较喜欢多元化一点。

主持人:其实你平常尝试的这些,除了你成绩之外有没有其他领域介绍一下,你的兴趣爱好之类的。

迟淳天:就是潜水、马术什么的,就是玩的比较多。

主持人:其实挺酷的。

刘煜炎:我们学校学生都有一个重要特点,他们不是在学校里面一天到晚学到黑,做作业做到凌晨一两点,周末的时候就各种补课,学校上学一般就是四天半,在周一到周五,周一早上到周五下午两点多钟放学了,周五下午到周日晚上再回校,周日下午七点钟再返校上课,在玩中学、在学中玩,刚才跟剑桥的学生聊的一样,要自己能够学生自主把握自己的兴趣,不能把在学校知识学习当成是一个根本目标,应该把人格的成长,个人核心竞争优势的提升,核心素养的培养,价值观的建构作为一个重要目标,要建构这些东西的话,当然不能靠说教,一定靠体验,就是去做各种各样的活动,学习各种各样不同专业,最后找到自己的兴趣爱好。

主持人:其实刘校刚刚也提到了,说有非常多的课余的时间,那钧源平常在课余时间会做什么事情呢?

史钧源: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学生会方面的事务有一些涉猎,包括自己有几个社团一直在做,高一的时候还在学校里面做过电视节目,高四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毕业视频也是我牵头在做。假期的话就会在外面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包括美国去过几次,利用寒假的时候做义工。另一方面我自己一直对生物特别有兴趣,在清华大学医学院实验室里面有做自己的研究,跟着人家博士生。

主持人:其实很厉害,您觉得刚刚两位学生提到的这些特质,在名校的选择上真的那么重要吗?

刘煜炎:申请美国的大学去读书,跟在中国申请大学是完全不一样,中国申请大学可能是你的标准考试,高考的成绩非常重要,高考可能差0.1分就要管一堆人,但是在西方国家讲,他们不认为差十分二十分有多大作用,他们是一个波段式录取,就是在某一个段之上就都行,划的底线比较宽泛,底线一到,往上去就看你的素养够不够,素养够了就要,比如说他可以录一个刚过底线,但是素养更好的孩子。他也可以拒掉一个达到了这个标准,或者素养不好的孩子,至于说死读书的孩子在申请英国、美国学校当中不占优势。

主持人:也就是说其实这些素养和特质非常重要。

刘煜炎: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录取方式,估计我们也搞不过人大附中,也做不到,客观来讲他们的学生还是蛮会读书的,他们学生绝大多数把时间花在读书上去,正因为美国英国录取方式不一样,所以给了我们让孩子们多元呈现,把自己的内在品质表现出来的一种方式,申请学校的时候就是彰显这种特质。国外的招生官、大学教授、系主任、校长到看到这种特质,就可以优先录取我们的学生。

主持人:其实刚刚刘校长也提到了,我觉得这也是您的一个培养的理念,除了您这样的想法之外,您觉得在一开始其实可能我们学生一开始的中考成绩并不是很理想的情况下,您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您是怎么培养他们最后达到一个成绩上的制高点,进入世界名校的呢?

刘煜炎:像史钧源是两年读初中,就达到509分,像这个分数来看如果用三年,还把周末各种辅导班加上搞到550分也许你很优秀,其实也不是很优秀。如果509分用两年达到其实也很优秀,刚才我想一个孩子的优不优秀应该在学习力,而不是在分数。我认为我们孩子学习力很强,虽然分数不够高,但是都有个性、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负,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折腾的决心,这是他们的优点,这个优点正好被外国大学看重,所以我们就占了优势。如果只凭分数的话,我们的学生可能被重点中学的孩子毙掉了,因为重点中学的孩子基本上一下课,从学校里一放学就到了课外辅导班学习了。跟他做什么活动都没时间,(怕)耽误学习,我碰到过一些从重点中学转来的孩子,他们家长态度就是你让他做这种活动不耽误学习吗,让他做一个什么社团又耽误学习了,其他都是耽误学习,只有学习是最重要的,其实只要学生做的事情是正当的,都是在学习,学习是一个多元的过程,是一个全系的过程,不是某一个单一的,尤其在年轻的时候。如果年纪大了只能干一件事情,年纪轻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尝试一下。

主持人:刚刚刘校也说了史钧源只用了两年读初中,我想问一下史钧源现在已经在康奈尔读书了,那你觉得刚刚刘校在谈话中提到的自己的一些教学上的措施方式方法,在你读书进入到大学之后有没有帮助,有哪些体现?

史钧源:我觉得非常有帮助,就因为在康福这些年的时间,我们原来刘校长有很多措施,包括像小组制学习,自主学习,其实通过这些年锻炼了我自学能力,这一点在大学显得格外重要,通过我这一段时间的体验来讲,我在学习上没有那么累,跟我其他同学相比,我可能花的时间更少一些,我自己感觉也是会更轻松一些,起到了一个事半功倍的效果。

主持人:明白,其实刘博对我们学生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在这里我其实挺想问刘校长的,因为我们之前开始提到了《京城高中升本最强》也是在家长论坛里广为流传和转发。我也看到在一些家长论坛里,大家都在讨论学校第一届毕业生的成绩怎么样,有些人觉得第一届毕业生成绩不太理想,有些人觉得其实因为毕竟是第一届,期望不要太高。那您觉得这种说法您是怎么看的呢?

刘煜炎: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比较复杂的一个问题,第一届的毕业生考不好的确是一个很难做的好。第一届学生如果看你怎么培养,如果第一届假如是高一,给你三年世界培养到高中毕业上世界名牌大学,的确有难度,很难说这个学生能够考上世界名牌大学就是你的教育结果。因为他前面15岁以下的15年教育,家庭里面基础教育,小学初中教育起了很大作用,如果说三年之后这个成绩高中一年读完到三年级成绩是你的,很难信服。我也会做第一届,但是我做第一届也考虑这个因素,我就是办了第一年高中,第二年就办初中了,想从初中打造优秀学员。我们今年最高分是从初中推过来的,我们初中开始上六年教育才得到这么高的结果,起点低并不怕。

但是从商业角度看,我相信每一个商业势力大的人都会很重视第一年,比如说我是商业里面不够大的,我金钱也不够多,我刚开始办学资金很紧张,资源又不丰厚,当时在海淀区尚丽外国语学校里面做国际部,当时叫康福外国语学校,我的第一年也很难,我抓到了一些高考的落榜生,或者高二的学生,他们对中国的高考不理想,我让他们来这读书,读了一年之后就考上了像帝国理工,美国的斯坦福大学,像康奈尔大学,当年还没有像布朗这样的学校,我就拿了这几个高考落榜生,他们得到这样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打出品牌了,到第二年我又有这样的学生,有一个从高一读完之后,高二转学的学生,我用他们又做了一次品牌,第二年也很好。到第三年,我高中第一年学生就推上去,所以这个切换的比较顺利。所以到第二届毕业生我们就有考上剑桥的,第三年毕业时候又有考上剑桥的,第四年毕业生就考美国考了一堆,考到2012年我们考到美国常青藤就有几个,就切换完成了。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做,但你看我这么一个完全是科学家的人,我来做这个事情,我就知道在品牌的头几年是非常重要的,我要着力打造第一年,尤其我招生不招一百个两百个,我就招几十个人,我亲自带一个班,亲自打造,只有30来个孩子,几乎所有课是我上,我打造出这个结果来,所以第一届别人怎么做我不知道,第一届就是我的品牌定位,我就要这个标准,就是高端标准,我从这个标准开始往前走,如果开始起点这个标准低了,再想高的话就很难,因为市场对我认知就定格了,所以我会不惜重金,不惜一切余力,不惜一切资源进行品牌定位,所以如果说定位低了以后,以后想突破很困难。如果这个行业是我垄断的话,那我还可以继续往下推,因为是我垄断的,所以别人没有别的地方找到学校,所以好孩子还要跟我读,他想出国还是跟我读,所以我还有往上成长空间。如果不是垄断性的,是竞争极度强烈的,像现在这个社会,像现在这个国际教育这么竞争强烈,在北京有130多个国际班、国际学校,有机构也在做,这种情况下品牌定位不高的话,对于刚刚办国际班的学校来讲就会是一个很大的缺陷,所以我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我感觉相比较而言的话,第一年需要有很好的结果,如果没有最好不做,家长也需要谨慎,因为他的定位在这里,一摆出来以后就会像这样,因为我在广东那边也合作几个学校,他们第一届毕业生都非常好,好了之后大家排着队挤破门上学,不好大家就逃之夭夭,都跑了,所以我就很担心,如果我第一年做不好的话,我会出现什么结果。当时比别的学校来讲更糟糕的是,我们校舍很糟糕,是一个农场职工宿舍改造的,如果这些做不好的话,我可能从此没有做国际教育的机会了。如果国际教育大家都懂了,公办学校开这个班了,我当时开的时候公办学校没开这个班,相对我还比较垄断。第二年公办学校开了这个班了,2009年公办大幅度开国际班,就把我的路堵上了,所以我第一年如果没出品牌,我肯定早就尸骨腐烂了,所以我还是比较庆幸,我当时做到了第一年能够很好的成绩,才有了今天,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十年如一日,年年都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才这样做下来的。

所以我想如果听众或者同行他们要是听到我今天这个议论的,也会给他们一个警醒,第一年一定要做好,我们不是竞争,我的经验给他一个建议,就是着力把自己的第一年打造好,如果第一年没做好,第二年应该尽快改进,因为市场的心智定位是很重要的,家长一下把你定死了,你就是不优秀,你就是做不出来,这么少的学生你都做不好,将来几百个毕业生你怎么做。所以我大概就给这么一个建议。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也是得益于刘校长这样的理念和思想观念。其实康福第一届和第二届,包括之后其实都挺好。

刘煜炎:比较稳定,就有一点小波动,没有太大波动。

主持人:我对校长您刚刚提到的一个点很感兴趣,您说了您会亲自带学生上课,我想知道您的课堂和普通的老师的课堂有什么不同吗?

刘煜炎: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我可以说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我上课,我讲的时间很少,我基本上不讲。

主持人:基本不讲课,为什么?

刘煜炎:我觉得学生自己悟出来的最珍贵,自己悟出来的最久远,自己悟出来的最能建立学生的自信心,尤其学生把题做对了,一个难题做对了,他感觉非常兴奋,如果老师都做的比较慢,有时候还有错误,他做对了,这个老师水平比较高的话,他会觉得好开心,把刘博士打败了。所以我在刚开始教学的时候,我会提升他们的信心,我有意在黑板上写错一个题,我事先给他们一个标准说,你如果发现我一个错误我奖励一百块钱,有意给他们讲了三次,他们一下找到感觉,我赢过刘博士了,有三个同学赢了我三百块钱。第一届就是这么提上来的自信心,有意卖个错误,卖个破绽,当时就是一个积分题,有意做错了,他兴奋的不的了,真的找到一个错误了。你要是输的太快他就觉得你假的,找到那个错误了,他们几个非常兴奋就把这个钱藏起来,说回家给爸爸妈妈,我赢了刘博士,我挣了一百块钱,叫他妈妈说保存起来,这是我的一个证据。那个孩子曾经成绩比较差,后来这个孩子从此信心就强了,他跟妈妈说,你要给我找好老师,你要给我补习英语,他妈妈说校长不是说你自己补吗,他就找我们学校的老师帮他加了课补了英语。他托福考了99分,考进了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所以就成功了,他当时极没自信心。这些实际说明孩子们总觉得我上课不太好,这是第一个特征。

第二个特征我喜欢用难题教学生,简单题没什么意思,做十个八个也没什么劲,用一些难题收拾他们,让他们自己很纠结,但是我一般会在两节课当中一定让他们把这个难题做出来,做不出来他们就会丢失自信心,我一定引导他们做出来,直到做出来我才会放手。做不出来我不放手,不打击他们自信心,这个是心理学上的原理,叫习得效应。如果他们每次都做不出来,他们就认为自己很糟糕。如果每次他们都做得出来,他们就认为会很优秀,不管这个题是一小时做完,还两小时,还是两分钟,没有关系,只要做出来就行。而我告诉他这个题目是最难的,你们做出来太了不得了,这么难的题目,没有比这更难的题目了,这是得五分的题,不是得一分的题,你做得满分的题,现在能做出来得满分的题,以后就能得满分了,心智定位就高了。所以说一开始出手,跟刚才你说第一届是一样道理,第一次做题,做难题做会了,我还没教你就会做,这点对他们很重要。当然有时候孩子们也会产生一种负面的,觉得老师不怎么样,其实他不知道我是用心输给他们,用心让他们建立自信心,是用我自己的方法帮助他们建立自信心。最后我在教育当中不是着眼于知识点,更重要是着眼于他们思维方式的调理,让他们用科学的思维流程,科学的思维方法指导自己的思维过程,同时又是按照一种项目式的学习方式进行学习,这样能够培养他们今后面对问题的时候一种系统性解决问题的能力。

主持人:明白。

刘煜炎:就是着眼于长远,不是着眼于考试,不是着眼于知识,不是着眼于科学知识的学习,是着眼于他们能不能够把自然学习科学知识的方法迁移到其他的问题,这是他们自己不知道的,他听了我的课再去体会我一直都这样暗示他们,你可以用到别的地方去。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能从这三点听出来,刘校长在自己的授课上和普通老师有非常大的区别。其实我也了解到康福现在在国内外都有很多个校区,因为您现在也不能每次都跑到各个校区去,您怎么保证校区的办学,包括老师的授课都是以您的理念方式落地的呢?

刘煜炎:这个要看三个方法,第一是选择校长,在不同的学校你要选择一个认同我们这个理念的校长去执行,第二就是在选拔老师之后,我对这个老师出来的工作,我是比较上心培养的,我是他们的第一任训练师。另外就是我们考评系统,是我定义的,如果不照我这个方式做,他的晋升是慢的,奖金是少的,同时引领他们逼着他们往这个方向走。最后是一个课程系统,我们考试课程系统是我定义的,课程系统当中的教材和教育方法和卷子的出法不重视简单的数字演练,重视理论推导,大的演算,大的方法性模式性的演算,就是我说的叫科学建模,在各个校区都是按照这个来主导的,都有这个特征,所以还好,建了六个学校都是当地的第一名。

主持人:明白,也就是说您的教育思想和理念也是都落地的非常好。

刘煜炎:其他的几个学校虽然没有像考上剑桥的高度,但是考帝国理工也是常见的事。

主持人:成绩也非常优秀。

刘煜炎:考帝国理工是常态。

主持人:其实在采访您之前我们也做了一些小功课,看了您之前在各地做的讲座,包括交流活动中,我留意到您有一句话提的特别多,叫“为思维而教,为未来而育”,这句话您提到特别多,能不能跟我们解读一下。

刘煜炎:这句话可能孩子们有体会,什么叫为思维而教,为未来而育,家长可能也能体会到,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定义,我再跟他们做一些点评,为什么一定要为思维而教,为未来而育。

主持人:我也想听听同学们包括家长怎么想。

史钧源:因为刘博士以前一直跟我们讲,我们学习不是填鸭式的,单纯的知识积累,他注重培养我们思维模式的改变,这大概就是他说的为思维而教的意思,就是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训练我们的思维,其实让我们以后再遇到新的知识也好,人生的经验也好,来把他们化为己用的一种工具,这是我对“为思维而教”的理解,为未来(而育)这句话,因为刘博士他过去是在英国,在剑桥大学做研究,当时是有百年计划,是毅然回国,他当时是为了中国教育的未来,包括中国科研的未来,想为祖国的发展力一份自己的力,所以他平时在教导我们的时候,也是说希望我们培养我们成为一个在未来可以为祖国的发展添砖加瓦的人才,这是我对这两句话的理解。

主持人:我觉得史钧源说的特别好,迟淳天呢,有没有自己的想法?

迟淳天:我觉得学长说的很好,我觉得还是前半句话理解比较深刻,刘博士在课堂上确实教我们,不单单是做题的解法,而是这个题能够拓展出怎么样一个建模的形式,然后不单单能用在学习上面,还可以放在生活上面,拓展我们的思维方式。

主持人:是,我觉得两位学生说的都特别好,我这里想问一下刘博,您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手段,支撑您刚刚说的这样一种理念?

刘煜炎:这两句话是各有所指,为思维而教,是因为我在30年前,我做科研的时候,我就把我实验室用计算机控制了,换句话说,我不去进实验室,我那个实验室仪器照转,照出成果,我只需要对实验结果进行高端分析出研究报告,出论文就行了。至于基础数据收集,都是由机器完成的,我当时有一个恐惧,有一个担心,我觉得我们的教育,包括我儿子的学习,如果他们着眼于知识,着眼于考点考分,着眼于文凭,那我这个孩子将来就没有未来。因为未来我这个实验室都能干到,我又不是一个大的科学家,我就是刚刚毕业的一个大学本科生,我去读硕士能做这件事情,但是我没学过计算机专业,我就不是计算机专业的人,我完全是物理专业的人。所以我从物理专业跳到做计算机的接口,做计算机的程序,做AD、DA转换,做高压低压的控制,做传感器检测,我都完成了。完全属于没学过的东西、新东西都做成了。像一个同学说的,她到实验室完成一个任务,他是学了就用到,我是当时根本没有学到,我是自己调研,把它用出来,所以我觉得其实一个学习能力和实践能力,一种创新能力很重要。至于我过去没有学过的知识,没什么重要的,半年就搞熟悉了,我要真砸进这个专业里去,我在半年之内肯定把它搞懂了。所以我根本不需要提前很多年去学这么多的东西,应该更多去训练思维,如果不训练思维,学生在未来面对机器跟我们抢工作的时候,他根本无法赢的。所以我知道这个恐惧之后,知道未来发展之后,我在办学的时候一定要提前就位,早早让他们具有一种超越机器,超越他人的一种创新能力,批判能力,这是我说的思维,思维具有创新性,具有批判性,为思维具有较好的科学思维模式而教,不为知识点考点而教。

第二句话为未来而育,我们社会发展趋势很明确,尽管行业的预测是很难准确的,但是发展趋势明确,趋势这么明确我们核心素养打造就很清楚,简单讲一句,我们未来社会是一种智能经济社会,智能服务社会,换句话说,我们人类劳动都会从过去的四肢的劳动逐渐转变到用大脑劳动,最终转变到心智劳动。最开始我们用手劳动,我们用脚劳动,我们肩挑背扛的劳动,这是一个体力劳动,所以我们只要转到用简单的计算,简单的记忆,用知识型劳动,最后我们转到用建设劳动,用我们知识劳动,用我们创造性能力,大脑高度发展的创造性劳动,这是我们未来社会的一个本质特征。将来一百年就是这样子,或者将来20年、50年这样子。但是再往长远看,我们一定是脑袋和心共同劳动,这才能斗过机器,因为机器没有心,机器肯定有大脑,因为电脑,电脑就是大脑的一种延伸,所以我从这个角度看,我们未来一定要感觉到电脑的人工智能发展,会在各个方面都侵蚀我们的劳动范围,夺走我们的工作。这不是一个悲哀的事情,是把我们人类逼向一个更高级劳动,向精神劳动,向智慧劳动转移的最佳时机,所以人类将走向一个体力劳动更轻松、逐渐没有了,脑力劳动更简单,最后是心智劳动跟挑战这样一种社会。跟人打交道的服务,更复杂更多元更量子,更不确定。但是更美好了,不确定更有兴奋点,更美好的社会,所以我说为未来而育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让孩子们现在建立的核心素养,能够支撑他未来在社会上的生存、立足、发展、幸福。

主持人:明白,其实刘博刚刚也对自己的教学理念做了一个解读,我也想知道其实今天请到了两位同学,包括家长,你们作为刘博理念的受益者,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刘校长说。

迟淳天:还是感谢刘校长,是他办的学校,给了我提供了这个机会,能够学习他的思维方式,能够根据他的理念学习,从结果来看,他做的也很成功。

主持人:好,史钧源呢。

史钧源:其实今天还是更多想借这个机会感谢刘博士,因为有他的教育理念,还有这么多年对我的培养,使我现在十分受益,并且我也相信在未来我也会继续为在康福受到的教育继续受益着。

主持人:很好,史钧源妈妈有什么对刘校长说的吗?

冯立梅:其实能够跟刘博上学,我觉得是很大的一个缘分,也是我们的福分,刘博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有教育家情怀,思想家的睿智,还是有科学家的思维。所以我觉得孩子们能够跟他上学,有这样一个人生导师,真的是非常幸运,我也希望未来家长们能够给孩子一种最大的尊重,给孩子当朋友,知道孩子所需,能够去把孩子真正的潜力发挥出来,给他选择一个很好的平台。我也希望未来的家长和同学能更好理解,和把刘博深邃的东西理解、消化,为刘博的教育事业,大家共同的去推动。

主持人:好的谢谢史钧源妈妈。其实刘校长刚刚听到学生,包括学生家长对您有这么高的评价,您其实心里也是非常自豪也非常欣慰的对不对?

刘煜炎:应该是非常欣慰,因为在教育路上,创新是永恒的事业,创新是永远的追求。所以我们这些成绩,其实也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压力,包括我本人来讲,我为什么一直在一线教育,原因就是因为我觉得我本人来讲,作为校长,作为学校的董事长,我还是需要对学生负责情况下,对自己负责,对自己做的教育事情负责,在一线长期探索下去,去真正找到一个非常简洁、正确,不光是我能做,而是全国校长们,全国老师们都能做的一个轻松的教育事业。让孩子们失去烦恼的、没有意义的作业,没有意义的知识点考点死记硬背,打开思路,畅想未来,展开翅膀,放飞自己的梦想,成就自己的未来幸福生活。

主持人:采访的最后也给广大的观众做一个参考,能不能给我们总结一下,什么样的学校才是好学校呢?

刘煜炎:好学校的标准其实很多,我觉得好学校一定是有这么几个特质,第一个特质一定会有很好的教育理念,这个教育理念应该着眼的是孩子的未来、社会的未来、民族的未来、民族的发展和复兴,是着眼于价值观的建构,不是知识体系的建构,价值观的建构超越知识体系的建构,应该是一个思维模式的训练,而不是一个知识点考点的建构,这样好的学校有一个好的教育理念。第二个,一个好学校,教育理念有了以后一定有一个好的校长,我当学校的董事长很多年了,我发现如果人不对,政治路径再正确也很麻烦,也走不到正确结果上去,所以对于家长来讲,他们选择学校不要看那么多细节,前面一个是理念对头,方向对头,第二是首席执行官对头,这个学校基本可选了,至于校舍条件好不好,这个不重要,我今天敢说这个话,一个原因是我们现在校舍也改进很好了,我们在昌平有一个非常美丽的校园,300多亩地,风景如画,校舍也好了,所以我才敢跟人家说,不一定要挑学校哪个条件,可能一间房两间房就够,是给我的后继者,想模仿我创业的人一个生路,不是给我,因为我已经把条件改善了我可以跟公办学校,或者民办学校的高大上的学校进行一个等同竞争,不像原来我只有一个职工宿舍式的校舍,比较糟糕的硬件条件,现在我可以完善那些条件,所以我敢说这个话,我不是在为自己说话,是在为在这个领域重新开始创业的那些人,告诉家长不要看那么多因素,看前面两条就够了。第三条就是一个学校,他的校长要有一个正确教育路径,这个正确教育路径就是刚才说的用什么课程系统,教师执行什么样的教学文化,什么样的课程标准,如果这个标准错了,我们也很难走到好的学校去,如果这些路径都是对的,那就很好。这些路径有哪些可以简单说一下,不是英语考试那么重要,也不是SAT考试那么重要。其实是在学生读书过程当中,他们学术素养很重要,学术素养不止是一个考试成绩,学术素养是指面对困难、面对问题、面对科学知识架构,怎么样建立一个必胜的信念和必胜的系统,这个叫学术能力和学术素养,如果有了这样的学术素养,你其实面对任何困难都有解决方案,都不需要发怵。所以如果说我们这个学校有较强的学术背景,学术素养,而不是简单弄一个雅思培训,托福培训,再弄一个假成绩单送到国外去读书,家长如果不被这样一种社会浊流的引导去做错误的教育,把孩子逼到东奔西跑上各种各样培训班,他们听了今天这个课程就会有很大的受益。我觉得不是因为我上了多少托福班才优秀的,我很少上托福班,我托福成绩是自己自学出来的,另外我的确是做了非常有挑战的学术研究,我才有今天这样的科学思维方式。所以希望孩子们今后要面对问题去提高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面对考卷提高自己能力,这是给家长的一些建议。

主持人:其实我相信刚刚刘校长说的,对我们镜头前广大的老师、家长、学生,包括是同行业的创业者一定都会有所收获,在这里也再次感谢刘校长来到我们的腾讯直播间,也谢谢两位同学,希望你们在康奈尔拥抱自己美好的人生和未来,也希望我们康福国际教育能够越办越好,谢谢。

刘煜炎:谢谢您的祝福,也谢谢网友的关心,也谢谢各位媒体对我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我是一个学者,资金基本上没有,就是工资攒了一点小钱办学校,如果没有大家一如既往对我的支持和看好,估计也走不到今天,所以谢谢各位,希望你们一直一如既往支持我们,我们也支持你们孩子的发展,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onlyqs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