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对话任友群:腾讯智慧校园促进创新型“家校共建”

2017年12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腾讯公司、上饶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17第二届“互联网+教育”峰会,在江西省上饶市万达嘉华酒店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余位专家、学者、政府及企业代表参加此次省盛会,嘉宾、学者共聚智慧、深度探讨,旨在推动“互联网+教育”迈向深度整合、智慧创新的新阶段。

以下内容是媒体记者对上饶市常委、副市长任友群的采访实录:

记者:任局长,我先问一下家校共建这块,就是上饶市可能还是欠发达地区,家校共建这块有什么具体的措施?

任友群:我们家校共建是做得挺好的,特别是方志敏的故乡弋阳县,前一阵子为了准备十九大,中央媒体组织到各地看教育,到我们上饶专门看了家校共建,传统的家校共建,我们这里有传统,做得还不错。但是我们考虑是在传统继续做下去的基础上,很多东西要变成信息化的东西,比如留守儿童,怎么家校共建,父母在外面打工,怎么共建法,所以我们希望留守儿童一方面把远在外面的父母纳入到关注的这个圈里,另外把年龄没那么大、稍微有点操作技能的爷爷奶奶也纳进来,因为他们都是爷爷奶奶在带,肯定文化程度不会很高。肯定是这样的情况。不是说我们家校共建做得不好,而是应该探索互联网情况下,怎么把传统的家校共建好的做法跟互联网的工具更好地结合起来就可以了。

记者:你是非常资深的大学教授,作为地方的官员这个角色,在这个过程中您有很多的想法理念能够真正落地,我想在决策的时候,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这是不是以后的高校包括专家学者到地方,自己的理念能够付诸实践,这样的转换要注意什么样的问题?

任友群:原来在学校里更多是一些概念性、理论性的思考,就是文章能自圆其说,发表了就完了。我到这儿首先考虑,第一件事要把文件里面的理念说出来,让我们基层的那些搞教育的、原来没搞过教育、忽然来做教育局长的那些同志得听得懂,实际上这里头就是一个过程。一种可能是我原来没想清楚,所以我说了半天人家也没听懂。一个是我倒是想清楚了,但是我不会说,人家听不懂。这两种情况都有。其实说的过程,有很多想法我自己又进行了修订,就是在互动中有了更接地气的想法,因为我说了,人家也会说没明白,你再给我解释,有时自己解释不下去了,就是自己没想明白。经过几反复,要让同志们觉得跟你做是对的。我觉得这点,江西的干部群众真的是非常可爱,他们对于我们这种看上去比较高大上的同志非常信任,觉得你就是发达地区来的或者上级派来的好同志,就是帮我们干事的,所以我们没有意见,我们就是跟着你做,没有问题。这时候我们压力更大,你要出招出坏了就麻烦死了。所以第一个要让他们听得懂和接受,这个接受不是我官职比你高,你能接受,而是道理这样讲下来是可以的,这样干可能会碰到哪些问题,碰到哪些困难,怎么克服。这些事情说完了,我才去推。大家表扬的话叫接地气。如果说基层干部同志没听懂,这个事情推下去肯定会有问题。第二就是在说服干部群众的同时,我自己的观点也好、理论也好也进行了一定的检验和修订,我的想法也更清晰,这个收获是很大的。如果这个卡迈过了,我觉得就比较好办了,那就可以一步步推进。

记者:我再请教一下,因为我看了您做了全市的实时的全景的地图,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地图,这两天我在北京参与做一个区域教育的地图,但我们更多的是学校的。我也可以理解您这个是一个教育地图,现在是一个最基础的数据的整理和呈现。接下来如果您觉得这个地图做得比较理想的状态的话,您对它的功能有什么样的规划,包括它以后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任友群:如果你们去上饶市教育局的平台,大概可以看到六页蓝屏,今天上午我展示了两页蓝屏。一开始都是腾讯的IT男、IT女们弄出来的东西,技术上都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非常愿意展示IT方面的特点,但是他们确实没有想到教育方面的需求,所以我是花了比较大的功夫跟他们谈我教育上要展示什么,今天讲的第一张图基本信息就是9月份第一次看的时候我提出来的,我说作为教育局长最关注这个事情,你说多少人点击,这个点击我不太在乎,我关心的是区域目前教育进展的情况,而且这是一个活的图。比如左下角大班额的问题,就是我们跟他们讨论的,腾讯的同志说这就是教育的问题,你叫我编程的去想不会想到这个问题。但是这个大班额在欠发达地区这几年就是绝对敏感的事情,现在这张图我基本表示满意,应该已经对付了。第二是就是实时展示的图,我觉得大致也可以,但是另外有四张图,我个人觉得还是太互联网公司的需求了,而不是教育类的需求。比如说我可能更考虑的是以后对于教育的精准扶贫方面想用一点功能,比如说辖区内是市还是校贫困生的精准信息,比如是不是发放了该放的东西,吃到了该吃的东西,这种东西我想跟踪。还有别的需求也希望能够去考虑,比如说学业的分析,可能就要更深度一些。我们发达地区很多学校靠自己的财力已经做到了学业分析、基于PAD的作业跟踪,但是越这样,欠发达地区越跟不上,必须让他们用上好东西,学生一样,老师一样,也不比别人笨多少,但是因为工具的落后最后导致教学的质量老是跟不上发达地区,某种程度上对整个中国社会整体进入现代化也是不利的。这些都是我考虑的。你这个问题很尖锐,开会前我还跟潘鸿雁和付金懋两位老总说,我说这个会忙完想后面的图怎么改。一些想法我应该提得出来,我觉得这个是对的,回头跟你商量商量。

记者:上海有这样的图吗?

任友群:没有,但这个就是跟腾讯这样最优秀的互联网对接,一下走到前头去了,你叫我找一个小公司不知道折腾到什么时候。这是很缘分的事。吴老师。

记者:今天看变化特别大,特别对于老师学生的变化,请问在这种欠发达地区,就像您说的我要变道超车,但实际情况怎么提升教师的信心和素养,因为特别是一些老教师。

任友群:这个问题确实很现实,情况是这样的,首先我们在欠发达、在农村、在乡镇的教学点,现在进来的青年教师也越来越多了,就像您今天上午去看了,那边看到的教龄才两三年,而且是江西师大毕业的,这不是我有意装出来,可能运气好正好有江西师大的,但是上饶师院的毕业生确实很多了,就是通过高等教育大力的发展、高等教育普及率的提升,虽然不一定是最顶级的好大学,但是二流三流左右的好大学毕业生也能进入这个层面,确实能做到。你看特岗计划的方案,大学生就业也是很尖锐的问题,教师工作推出的特岗计划,使他们愿意到落后的地方当老师。你愿意干老师就留下来,不愿意干就离开。这样就稳定了相当一批教师队伍,他们也是正儿八经毕业的,这批新鲜血液伴随了对信息技术的熟悉,所以很好地把这个项目做下去。另外老教师一分为二,确实有一批老教师很难跟上,但是我们上饶最老的老师中也有一批很勤奋很愿意用的。我推门进过很多的乡村教师学校,推门进去有些年龄明显超过50岁的老教师也在开着IPAD,还有发烧友级的,他就用得更好。所以这个也要一分为二,他肯用不肯用也得让他用。不能说他不肯用,就不让他用,所以只能通过发展解决问题。

记者:我想问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的教学工具有了,教学上也在应用,就是教学的工具化或者智能化能不能向最直接的教学转变,真的有助于我们因材施教的实现吗?

任友群:如果大数据结合的东西能用上,应该一定会的,但是这个问题超前了一点,你也去看了那个地方,你们都在第三辆车上,因为我陪着领导,所以没过来。其实石人乡就是很典型的,它是非常欠发达非常穷的地方,它都能做到这样,毕竟是一个试点,比如两个教室的PAD是配的,等于是企业就出了这个钱,因为毕竟是做试点,如果都是全面铺开,靠企业扛是不行的。还有北京、上海这些城市,经济发达,每个孩子都有PAD都可以,PAD通过程序的升级对作业系统进行更深度的分析,就可以帮助你少走弯路。比如把老师从改作业中解放出来,很多学生复习的针对性更强了。因为里面有错题文件夹,做错的题都在这里,对的题不用做了,但是这个还是一步步来。中国还是一个考试导向的教育体制,如果考试的评价方式不改变,我觉得应试教育的痕迹要在短期内完全消除很难,所以这个路很漫长,而且人工智能的时代早晚会到来,最后进入中小学以什么样的形态进行,我觉得现在完全断言为时尚早,这个问题问得稍微早一点,过几年问我,我可能可以说得更多一点。

记者:其实最简单的,比如孩子都有各个学科的教材,这些教材和信息手段的关系处理怎么做。

任友群:各个国家都在探索电子教材普及的问题,我们教育部也做了很多的探索,但是实际上这个问题……老朱,技术只是一方面的问题,现在技术上通过PAD的手段代替教材完全可以了,没什么问题了。还有一个就是产业的问题,你说新闻出版总局咋过,这是很现实的问题,那么多传统出版社怎么过,那边还没做好准备。我们真的探讨过这个问题,现在还有很多体制机制的问题。国家规定教材最后落在哪个出版社,这个出版社教材审核通过就可以了。目前国家的体制机制是这个教材就得印成书才是教材,没说发个笔记本就算教材了。笔记本还有一个问题,到底谁出钱,笔记本的成本还是比书要贵一点,技术层面现在电子教材没太大障碍了,主要是这个问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parklv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