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任友群总结报告:“互联网+教育”在市县中的探索

2017年12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腾讯公司、上饶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教育部、江西省人民政府为指导单位的第二届“互联网+教育”峰会,在江西省上饶市万达嘉华酒店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余位专家、学者、政府及企业代表参加此次省盛会,与会嘉宾思维碰撞、深度交流共同推动“互联网+教育”迈向深度整合、智慧创新的新阶段。

以下内容为上饶市常委、副市长任友群带来的总结报告“互联网+教育”在市县的探索——上饶模式。

任友群:已经到会议要结束的时候,大家一整天都非常累,特别是中午也没给大家午休的时间,明天上午大家还将分成三支队伍分赴三个点参观一下。这个会议筹备已久,但在这个时间开我觉得有着特别的意义,大家知道这段时间正好是我们国家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阶段,十九大召开,明年年初还要开两会,。我是去年3月到上饶来挂职的,两年所剩的时间也不多了,马上又要过春节,感谢很多的朋友、很多的专家来捧场。会议期间的互动非常好,最后我来做一点小结。

中国很多的地市和县,都和上饶有点相似。上饶是相对欠发达的,缺钱,人口基数又比较大,传统的教育还算是不错,但是新时代到来了,互联网时代到来了,对上饶教育的冲击却还是有限的。我到上饶没过多久就发现这个问题,这个地方的教育应该怎么做?怎么推进?有些事情跟信息技术没有关系,但是也是非常重要。我到了上饶以后大概做了这么几件事情:

第一,请了12个县的所有的主官,要么县委书记、要么县长带着教育考察团到长三角去学习考察,如果是县委书记和县长带队我就一起去,应该来说目前全部做到,有几个县是县委书记、县长多次去。虽然北京、上海、深圳大家可能都去过,但是到那儿去看过中学、小学、幼儿园吗?可能没有。县委书记、县长都是聪明人,一看就明白,很多县委书记、县长看了后当晚回到宾馆里,或当天回到上饶自己县就连夜召开会议,讨论看了以后怎么办,大家都是看得懂差距的。我有一个相对比较“危言耸听”的直觉(希望我是错的),我一直觉得改革开放40年了,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教育的差距是在拉大,可能有些人不太愿意接受这个观点。别的省我不太敢说,但我在上饶工作了已经快两年了,拿上饶作为例子的话,我相信我是有一定的话语权的。

大家想想改革开放前,那时候全国各地的经济都比较差劲,都没有钱,所以那个时候的差距还真没这么大,现在区位优势、政策优势和自己主观努力的程度、勤奋的程度造成了区域之间的差异是在加大。我们上饶又是一个原来自以为离发达地区是比较远的地方。我们现在进入高铁时代,到上海、长沙两个半小时,到合肥两个小时,到杭州、福州一个半小时,到南昌一个小时,两个半小时可以跑遍六省市的几乎所有大城市。我们要去找另外一个符合这个条件的地级市,可能也不会太多。所以它带来的信息流、人流、资金流已经跟原来是完全不能比了,但是本地的干部群众,特别是教育界的干部群众是不是意识到了先进地区、发达地区离你越来越近,正在不断地逼近你,你如果不努力的话,就可能会被甩在更加后面。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解放思想,带着他们去看。我们去长三角去了十几批、二十批,每次都至少有十几个同志,加起来有几百号人。

第二是和信息技术有关的了。就这么一个现状,你来挂职两年,分管教育,你的专长又是教育信息化。刚才很多同志都说我是专家,但来了上饶就不是做个书生式的专家这么简单了,刚来的几个月睡不着觉,这是一个很挑战的事情。我也做了一些调研,做了一些研究,我以后可以写回忆录详细说说腾讯为什么会跟我们合作。总的来说,我们这里是欠发达地区,不是发达地区,没有雄厚的财力、时间去买教训、交学费,我玩不起。刚才腾讯的几位老总的PPT中也有说到。我们发达地区一所牛一点的高中的信息化的总投入可能都够我一个县的投入,差距真的是越来越大,更不说我一个地级市。现在已经有160万的老师、学生和家长在上饶的腾讯智慧校园系统内,官方数字,上饶的学生是140多万,如果包括学前教育,这个数字可能还要大。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等待观望。于是,我就考虑一定要用发达地区已经比较成熟且适合我这个欠发达地区的经验,我也没有财力、人力去做前所未有的探索,我把发达地区的经验因地制宜地嫁接到我这个地方。

从去年6、7月我听说国家信息中心在上饶市试点腾讯智慧校园,我就很快跟进了;9月上饶县全面铺开,我就去打气推动,帮他们解决技术问题。从去年9月一直到学期末就把上饶县全部390多所学校全覆盖了,这是我们第一个全覆盖的县。按照当时试点的目的算达到了。去年底,我们开了上饶的全市的现场会,既然上饶县一个学期不到就有这么好的效果,我们就要全市推开。当然推进也有阻力的,阻力是来自于多数已经部署了信息化设备的学校,没有部署的一般是说我不懂我不会做,真正的阻力是来自于那些已经部署了系统的地方,我跟他说你能互联互通基本上不花钱吗?你下面还要维护,钱哪里来?刚才圆桌讨论环节上很多专家、一线工作者也谈到,几十万、几百万的项目跟小公司签约,签约忙了半天做了一件东西,推的时候磕磕碰碰,你如果想继续升级、继续维护可能很难;你又是欠发达地区,没有那么多钱,当时攒了很多钱投下去的事情几年以后放在那里。很多欠发达地区搞到半途就搞不下去,县委书记和县长就会说我不是给过你钱吗?你又要我重新投,我投得起吗?这些都是现状。我一直在想有没有可能为欠发达地区找到低成本、低门槛的东西,最好是你跟所有人一说要用这个东西,他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学不会。于是采用腾讯智慧校园就成为了一个自然而然的事情,也有少数人还跟我说他不用微信,我们也在继续做工作。

通过这样的过程,我们证明了这个平台是可以用的,但是问题是县和市的局长想不想用,如果局长不想,这个事情又很麻烦。你要把它变成局长想的问题,我就在讨论能不能创造一个县级教育局、市级教育局都能应用的东西,如果都能集成,把全县和市级的教育现状用三五张图能够看明白,这就是我今天上午展示那两张图的初衷。腾讯的同事非常厉害,几个月以后,这些事情陆陆续续变成现实,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从上午展示的两张蓝图来看,这是初步的,很多数据还是比较粗糙,但基本上大致涵盖了上饶基础教育,特别是小学、初中、高中三段的,几乎能代表上饶的数据,上饶是全中国地级市中第一个能做到的。

我个人当然很希望更多的市、县,特别是贫困地区能做。我有一个感觉,在今天,越是贫困的、越是原来没干过的,可能比干信息化早的更好干,这是我第二个想谈的,也就是“互联网+教育”在欠发达地区的一种探索。发达地区做类似探索当然也可以,只不过我是觉得更适合切入的是欠发达地区。我跟腾讯公司的领导说过,如果我们这样的系统能够把5、600个贫困县都能够部署下来,这对我国的教育是多大的贡献,而且几乎没怎么花钱,哪怕以后要收费,一个小学、初中、高中的收费也就是每年从几千到几万,一个学校你至少还有几百到几千个孩子,这个不算什么钱,还是可以接受的,这个就是我初步的考虑。

“互联网+教育”在欠发达地市的发展,它更需要顶层设计,如果没有顶层设计又会走很多弯路。既然组织上给我一个机会,作为地级市分管教育的管理者,我就按照这个套路来推。我确实很高兴,得到上饶教育界几乎所有同志的大力支持,他们也付出了很多。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我上个月在北京全球教育高峰论坛(GES)上发表的两张图的第一张,这是对市县的教育信息化解决方案(需求侧),你到底需要啥,上面就写着。

刚刚一位同志提出来的各种装备连不到一起,不同身份、一堆账号发给老师,老师都烦了,都糊涂了,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如果能够找到比较好的互联互通的平台,能够统一身份认证,大家在网上对接各种不同的功能,这是最好的。

什么平台是最好的?那个号称连接一切的公司的平台是比较好的,腾讯一直号称要连接一切。图里0层是什么?是国家和省级教育管理部门顶层设计的要求,国家学生、教师、学校三大数据库,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数字越小,表明越需要区域的整体部署,数字越大表明越可以个性化部署。到了越大的数字就是个性化的应用,找个小公司玩玩我觉得问题不大,能连上统一身份认证也行,连不上也问题不大。数字越小的,往往可以覆盖更大的数字。

这是1,这是腾讯推出的学校管理,包括智慧校园,大家可以看到在1这个层面,实际上下面可以连接出教研平台、也可以个性化平台,如果腾讯愿意干,下面所有的东西他都可以干。但是我知道腾讯还是一个非常执着于互联网的公司,他并不愿意深入到各行各业去,那些行业各行各业的具体事谁来干?应该由跟腾讯合作的企业来干。有很多企业来找我?我说你能跟腾讯智慧校园对接吗?如果能对接我们就商量,如果不能对接就不要谈。当然有些装备跟系统没关系,比如说教师用什么投影仪、电视机、白板,跟这个系统关系不是太大,硬件还是落地采购,这个我就不介入了,开发商别找我,跟我也没关系,1就是这样的事情,相当于腾讯智慧校园的基本模块,它就完成了1。

接下来是2,乡镇和村里的教师出去受训的机会不太多的,教研和实训基本上要在日常工作的常态过程中得以完成。我们当然希望能让老师多出去,但如果天天拉出去实训教研,学校的活谁干呢?我们提出在中心学校部署云录播教室,所有的老师都能够在教室里得到录播的机会,这就是提升,这就是常态的教育可持续,你录下来以后你的同行会点评你,最后点评出来的数据会形成一个评价序列,谁是比较好的,谁是比较差的,以后对整个老师的升职也是一种依据,这就是比较常态的互动。

第3件事,我们有很多欠发达的教学点不太会取消掉。当然我是希望尽可能取消掉教学点的,但是现阶段我们很难一刀切,对于必须存在的教学点,它上面又一定开不出所有的课程,音体美能够开吗?开不出,我们就用同步课堂。现在很多县里在探索的“同步课堂+不定期走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学生听的音乐课是中心学校的音乐课老师上的,但过几周或个把月这个老师会来学校,也可以提供有限的面对面的沟通。

第4部分是教学平台。我们有一个国定贫困县的乡村中心学校(上饶县石人乡中心小学),通过信息化教育教学,新入职才两三年的老师就能够拿全县、全市教学比赛一等奖。第四块是为了帮助小朋友提高学业成绩,但要注意不要变成应试教育的帮凶,你只是在做应试教育的帮凶肯定不行,当然不帮也不行,不帮没有说话的份,你帮了起作用就可以说话了。

第5是特色部分,其中有个音乐教育信息化的产品,我现在正准备在上饶的华东师范大学弋阳实验学校进行对接,我从来没想到音乐教育信息有这个东西,我原来自己也没想到,还有其他诸如编程、乐高,这就是需求侧的分析。

最后说这个云是混合云,放在哪里我都无所谓。

第二张需求侧的图,我貌似往里放了各种各样的企业。我一个礼拜前还让学生查了所有的企业,目前所有图上有logo的企业还是活着的,可能半年以后再查就要不一样了。

我们对着前面的这张图看一下,你看0的时候是很基础的厂家,有最基础的东西,基本是国家去做的,没有什么好攀比。在1里面就有一些企业,腾讯里面有很多产品,也有很多企业做这样的平台,实际上有些平台在逐渐的往下延伸。如果说这个企业的产品它什么都能做的话,我就把它放在数字最低的点上,这就意味着它可以往数字高的辐射,有些企业可能今天也在现场。总体来说我们需要搞明白自己要什么,就是你要弄明白你的需求。对于我们的企业来说你是供给侧,你要搞清楚需求你才能供给。

最后这张图是前两天的一个截图,我看到这张图的时候很激动,不知道其他的同志是不是也一样激动,这是对于地级市教育的一图看懂。

上午我展示的是活的图,我感到非常激动,这意味着我们进入到实时管控的时代,只有信息时代能做到,别的时代是做不到的。我原来喜欢说弯道超车,我觉得要变一下,是变道超车,对于欠发达的教育教学水平比较低下的,原来投入也不足的县域也好,学校也好,更值得大家好好想明白这个问题,互联网给我们的机会是后发先至,十几年前以前谁会想到BAT?只要找对了方向,就算你原来比较欠发达、比较落后、比较差,以后你就一跃而起,因为你改变了竞争规划、游戏规则,不再进行线性的竞争,是换了维度的竞争。

另外,今天,我们已经进入了“新时代”,我们现在要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我们分两步走,我们通过两个15年的建设,在2050年要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且教育部提出要建成教育强国,要率先实现教育现代化,这都是非常有挑战的。今后2、30年,应该说能够覆盖我们在座的很多同志的大半个职业生涯,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应该说已经到了互联网、信息化去触发教育深层变革的时代,虽然我们一直都在说教育信息化会对教育产生革命性的影响,但到现在没有那么革命,这个革命的点已经临近,未来已经在我们眼前。这个判断我是希望想跟大家共勉的。

方志敏同志是我们上饶人,上饶的干部群众都记得他在就义前写下了《可爱的中国》,其中有一句话,“到那时,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我想说,这时就是那时,那时已经来了,那时已到!

谢谢大家!

主持人:非常感谢任市长给我们带来的总结报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parklv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日语中"你好"的发音是?
课程提供:乐活日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