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郭绍清互联网+教育关键词演讲:共享智力资源

郭绍清互联网+教育关键词演讲:共享智力资源

2017年12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腾讯公司、上饶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教育部、江西省人民政府为指导单位的第二届“互联网+教育”峰会,在江西省上饶市万达嘉华酒店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余位专家、学者、政府及企业代表参加此次省盛会,与会嘉宾思维碰撞、深度交流共同推动“互联网+教育”迈向深度整合、智慧创新的新阶段。

以下内容为互联网教育数据学习分析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主任、甘肃省数字化教育工程实验室主任郭绍清教授 为我们带来“互联网+教育”关键词——共享智力资源的解读。:

郭绍清: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有这个机会交流这样一个想法,实际上当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在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热词,一个是关键词。第二个实际上在围绕互联网教育我也思考了很多,前期在很多的项目中考虑问题,如果我们从宏观发展的角度,互联网教育可以说走入四个阶段,第一个如何互联网+第一代,我们主要是优化课堂教学;第二代随着移动互联的发展,可能改变学深学习的方式;在当前我们正在走向另外一个方向,就是怎么把群体个性化教育生态的打造,最终走向智能个性化教育的纬度。在考虑这么多因素的时候,我想跟大家交流的一个关键词就叫《共享智力资源。围绕这个关键词,我接着它后面加了另外一个词就是教育联合发展。经过这三个方面跟大家共享。

第一个共享智力资源。在我国教育发展非常地不均衡,我们存在很多的像海岛、边远、农村地区,有课程开不好、课程开不齐等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互联网发挥了什么作用。实际上现在国家很多的县市区在做这样的事情,通过同步课堂、专递课堂、协同教研来解决供给问题,是把现成的发达地区的这些优质的教师资源共享到这些薄弱的学校去进行共享。第二个在发达地区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比如说北京市进行大的教育改革的问题,同样涉及到当我们要给学生开辟个性化的选修课的时候,新的问题出来了,一个学校很难去支撑起这样的教育改革,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给学生以个性化的学习服务,实际上他们采取的一些做法是什么?在线辅导,通过优质教育的配合通过互联网提供智力的个性化的服务,使学生有了选择权,学生有了选择教师的选择,选择我获得教育服务的权力,这种在线服务仍然是优质的教师智力资源的共享。这种事情已经发生在很多地方了,不仅北京,包括在浙江,包括在江苏很多地方在做着同类的事情。

同样,我们也可以看到,如何解决区域教育的优质均衡发展的问题?比如说在陕西、武汉、广州等很多地方,都有着同样的应用的倾向,就是利用网络来解决区域教育的差距问题。怎么办?大家想了很多的办法,建立教育云,通过云的方式聚合区域内的教师资源,来形成这样那样的工作法,来共享不同学校智慧的成果,最终实现智力共享,而这种共享对于提升区域的整体发展水平,促进教育均衡的走向发挥了作用。

同样可以看到在这些地方,大家由于智力的共享带动了智力产生成果的共享。前面我们谈到的,可能这些众多的共享在哪里发生了?在教育体制内部,随着教育体制内部共享,这些苗头的不断发展,我们也可以看出,社会化的治理服务也开始出现了。在河南,县市区的总体发展水平并不高,有个像CCtalk的平台,在北京有很多的家长告诉我,这个平台来构建优质智力的指导。在这个上面最重要的是什么?它汇聚了3万多名网师,这些网师已经是社会化的,而这些网师在跟学校的教师共同为学校的学生提供着教育的服务,这就存在一个跨界。

郭绍清互联网+教育关键词演讲:共享智力资源

这种事情不断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优质治理的服务已经超过了学校教育的边界,开始需要社会化的服务,北京故宫国务院的研究员能不能给高校的学生上课,敦煌研究院的研究员能不能成为敦煌学网上的叠加呢,如果认为这些研究员是更加高效和更好的师资,能不能提供服务呢,在时间和空间的问题被打破,剩下的就是机制问题。

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我来谈到今天的关键词,一个是智力资源,它是指从事智能活动个体或群体与智力活动的成果。第二个互联网+智力资源,应该是当前改变学生学习方式,来指向群体个性化教育这个过渡阶段应该全力推进的工作。虽然我们现在95%的学校仍然停留在利用技术优化课堂教学,但是我们走向改变学生学习方式,这是“互联网+教育”必须要走的路径,这恰恰智力资源的共享成为中间的抓手。所以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如何聚合学校、科研院所、个体与群体等来提供教育化、网络化的服务,来共享智力资源。

动向推进智力资源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要回答三个问题:第一个如何实现共享智力资源常态化?政府要求容易,但是要常态化就有机制的问题;第二个如何建立共享智力资源服务体系?第三个如何认证学生在网络上完成学习。当我的学生在网上已经完成了一定的知识学习,或者得到一定的能力发展之后,他能不能在我们的教育体系的内容得到认可呢?如果要认可,势必对整个教育的方方面面提出相应的改变,这三方面并不是好回答的。

至少我试着回答一下这三个问题,我们至少应该要有这样的一些做法在里面,在教育系统内部如何去打破教育隶属于固定单位的束缚,一小的老师不能为农村提供服务,一中的老师能不能二中、三中提供服务呢?如果能服务,那就牵扯到劳务报酬、评价问题等,信息化走向深度一定触发的是体制机制问题。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课堂好不好,这仍然是小层面问题,你要解决深化应用,一定会触发到体制机制。第二个如何制定网络教师管理办法,教师的服务准入问题,共享中间相应的运行规范,这些都需要建立起来,也不是谁想服务就能服务。另外,指挥棒,如果我们不重建学生学习的评价机制,形成学生学历发展水平认证体系;建立学生知识、能力、技能评测指标体系,如果我们认为学生的批判思维、合作能力、语言表达都是学习指标,可能更多的问题更好解决好。在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在我们教育体制内部,我们能不能推动学生的评价制度的改革,“互联网+教育”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它永远都在层面上。

在这里我今天解读的关键词是“共享智力资源”,我们如何推动它共享,能够解决智力的服务,给学生以真正利用技术获得服务的环境,应该是当前“互联网+教育”需要触碰的一个重要方向。

谢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emberlv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日语中"你好"的发音是?
课程提供:乐活日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