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互联网时代 精英商学院的MBA毕业生怎样做?

传统上,一所精英商学院的MBA文凭是迈向企业董事会或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高薪职位的通行证。但如今这一切都在改变。

过去10年,金融机构的声誉下降,千禧一代的抱负也在改变,这意味着许多MBA校友现在会避开这样的职位。投行业一度是精英院校MBA最向往的职业,而现在总体数据反映出的趋势是,投行业吸引力下降,科技业和自主创业的吸引力上升。然而,有些事情并不像表面上那样一清二楚。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院长杰弗里?加勒特(Geoffrey Garrett)表示,传统金融业职位或许事实上吸引力降低了,但另类投资业正在蓬勃发展,这些职位对成功的创业型企业至关重要。

“人们往往认为金融和创业处于就业选择范围的两端,”加勒特说,“其实并非如此。”在沃顿商学院,就谁将成为更受欢迎的就业目的地,旧金山湾(San Francisco Bay)地区正在和纽约展开竞争。

此外,创业不仅仅是创办一家公司,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University of Chicago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副院长斯泰茜?科尔(Stacey Kole)说。“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成为那种拥有绝妙想法的人,”她说,“学员们毕业后走出校园去收购一家企业——我认为我们正处于这个新阶段的开端。”

但随着就业市场分裂、高额奖金的银行业文化失去吸引力,商学院在课程费用以及全日制MBA能否满足当今商学院毕业生需求方面正面临着实实在在的问题。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Columbia Business School)院长格伦?哈伯德(Glenn Hubbard)指出,许多二三流商学院的课程收费可以和那些最顶级的商学院相比,这在他看来是站不住脚的。“我不认为这些学校适合开办两年制MBA,”他说。

即便是顶尖商学院,他也认为两年制MBA的学费对大多数申请者而言太高了,学员毕业时通常会背上10万美元甚至更高的债务。“攻读两年制MBA课程的机会成本在接下来10年将变得极高。”他预言,“除非我们提供服务,否则我们无法期望以我们一直以来的速度提高价格。”

随着不多的数所精英商学院和剩下的商学院拉开距离,有关精英商学院该如何将自己与别的商学院区分开来,乃至有多少商学院属于顶尖商学院,各方看法鲜有一致。布斯商学院的科尔教授认为,精英商学院有20所乃至更多。其他人的看法则没那么乐观。

今年首次在英国《金融时报》全球MBA排行榜中荣获榜首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院长伊利安?米霍夫(Ilian Mihov)认为精英商学院有9所——7所美国的商学院加上伦敦商学院( London Business School)和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在英国《金融时报》全球MBA排行榜中,这几所商学院自2000年以来在“校友推荐度”这项指标上的评分一直处于最前列。

“这(指校友推荐度)是非常有分量的东西,”米霍夫教授说,“这些(商学院)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这些院校成功地突出了自己的独特性。”

“从某个时候起,现在排名高就成了以后排名高的理由,”他补充道,“最优秀的学员都希望去排名高的学校就读。”

尽管精英商学院同那些比较平庸的商学院拉开了距离,这些顶尖学校依然得证明自己的课程物有所值,也依然得努力降低成本。每所院校都有自己的议程,都试图凸显自己的独特性。

对米霍夫教授而言,这意味着通过欧洲工商管理学院的多个校区提供一种真正的全球化体验——每年的750名MBA课程学员至少会在两个校区学习,他表示。“内容是一样的,但环境截然不同。”

对哈伯德教授而言,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追求的目标是让不同学科的教授进行整体教学和团队教学。“问题在于,我们一直是一点一点地进行(MBA)教学,而不是整体教学。这和课程设置有点关系,但更多与我们的教学方式有关。”他说,“只有大规模进行这种教学的才是真正成功的院校。”

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的一期MBA课程仅有90名学员,该校将重点放在更个性化的课程体验上,和该校的高管客户合作,进行有针对性的就业安排,该校MBA项目主任拉尔夫?博舍克(Ralf Boscheck)表示。“每一所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都可能依靠规模效应击败我们。我们需要在就业安排方面避免落入千篇一律的批量化陷阱。”

在巴黎高等商学院(HEC Paris)主管MBA项目的副院长贝尔纳?加雷(Bernard Garrette)看来,重点在于专业化,正在推动改变的是雇主。最近该校和招聘单位合作,对课程设置进行了修改,这个过程让学校受益良多。“我们发现有些教授认为必不可少的课程其实并非必须开设。”

“招聘单位希望学员有自己的亮点。懂一般的管理是不够的,”加雷教授说。他们想要的是拥有“T形竞争力”,也就是对特定领域非常精通的人才。

为了减少学员的成本,所有顶尖商学院都在努力打造巨大的奖学金池。每一所商学院都在向哈佛(Harvard)和斯坦福(Stanford)看齐,那里有50%的学生能够获得助学金。麻省理工学院(MIT)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院长戴维?施米特莱因(David Schmittlein)一直在扩充奖学金池,以与那些比较顶级的商学院竞争,防止斯隆管理学院的潜在学员转投这些院校。“如果你没拿出真正有竞争力的奖学金,你就是没搞清楚自己在跟什么样的对手竞争,”他说。

但就如他所指出的,在顶尖商学院,建立仅一项可持续的奖学金就需要50万美元捐款。

更大的问题是全日制MBA本身能否持续。科尔教授对此抱乐观的看法。“或许有一天不会再有人想读全日制MBA,但就目前而言,(对顶尖商学院全日制MBA的)需求还十分强劲。”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贾奇商学院(Judge Business School)院长克里斯托夫?洛赫(Christoph Loch)则不那么有信心。“MBA是一个成熟的市场……MBA行业已经过度扩张。”他相信这最终会导致一些院校被淘汰出去。但他又说:“那不意味着MBA将会消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dycai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下面哪项不属于国学?
课程提供:同桌10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