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法国总统候选人号称“严控移民”:早已有所行动

据报道,法国总统大选多位候选人提出“收紧”家庭团聚居留审批。然而对普通人,尤其是外国籍居民来说,相关程序已经足够繁琐漫长,苛刻程度远超法律规定。也有人发现,每届总统卸任的“数据调整”到政策,会给外国人签证审批带来压力。

Malek现在租住的小公寓是专门为妻子选的。房子位于巴黎北郊圣丹尼地区Drancy市一栋居民楼的第三层,安静,敞开式厨房,还有个小客厅。他觉得老婆Rabha一定会喜欢。Rabha现在身在阿尔及利亚城市Tizi Ouzou,等待着法国签证处的绿灯。

法国“家庭”性质居留卡,左右派当政都一样

他们的申请材料如今在Bobigny省警察局,夹在一千多份申请家庭团聚的文件中间。申请已经递上去17个月了,Malek还在等待。没有法国方面的批准,Rabha就无法与丈夫在法国团聚。

法国极右派“国民阵线”党魁勒庞在总统竞选纲领里承诺,一旦当选将“终结”家庭团聚;右派共和党候选人菲永和自称中间派的马克龙均称将“收紧”这类签证。对此,Malek只能叹气,他多么盼望能跟妻子一起在法国生活。

根据Ifop调研所2016年4月数据,59%的法国人赞成终结“家庭团聚”这一法国从1976年开始实施的居留形式。受调查者中,亲极右派“国民阵线”者最决绝;亲左派社会党者态度稍缓和,但其中也有36%的人赞成取消“家庭团聚”。

在2015年,11514人通过“家庭团聚”的方式来到法国。记者Maryline Baumard发现,在这件事上,左派和右派当政效果是一样的--来法人数、要求条件都差不多。“没有固定工作、住房窄小或结构不好,比如申请人没有足够数量的卧室都会被拒绝”,Lise Faron反映道,她是帮助外国人的人道主义协会Cimade工作人员。协会发现,尽管法律规定处理“家庭团聚”申请的时限应当是6个月,但申请人平均要等待1年半到2年。

过程冗长,配偶怀疑

Malek自然也不例外。“2015年11月9日我向法国移民局OFII递交了申请。2016年3月16日,移民局的工作人员来我家里探察,确定我的住房面积达到了他们规定的22平米以上。我的申请材料在7月26日转到省府,那以后就没有消息了……”

Malek的职业是工程师,在阿尔及利亚拿到文凭后,他2012年到法国梅斯又读了一年硕士。“我留在法国是为了争取更好的职业前景。当时我也可以选择去加拿大或者美国,我有家人在那里。但我更喜欢法国……”,Malek现在是个小老板,“经过市场调研,我发现了大巴黎交通需要的一种产品,于是创立了这个公司,雇佣了八个人。另外,我也在准备创立一个光纤安装公司,现在进展不错。”

Malek具备申请家庭团聚要求的所有“法定”条件:他从2012年起就在法国生活了,法定门槛是24个月(阿尔及利亚人18个月);他的房子居住面积有26平方米;他的收入远远超出1200欧元的最低要求。然而,他的申请至今没有结果,Malek的妻子甚至怀疑他的诚意,就像其他等待家庭团聚的异地夫妻一样。

“普遍化”问题

有许多家庭因为签证过程冗长、夫妻长期分居而破裂。阿尔及利亚女子Lahna Khouane在脸书上开设名为“悄悄止步的‘家庭团聚’”主页,她希望可以引起政府对此现象的关注,尤其是移民众多的圣丹尼地区政府,然而成效有限。

记者联系到地方政府,他们回应说:“2017年2月1日,移民局机构改组,所有‘家庭团聚’的申请材料都要经过新的三人小组重新审核。”涉及材料中递交日期最早的在2015年6月,无论如何,形势不容乐观。

“这是个普遍的问题,我们主页订户有1500个,遍布全法国”,Khouane说,“家庭团聚作为被法国法律、欧洲人权公约、欧盟基本法、以及儿童权利国际公约认可的权利,其冗长而繁复的执行现实确实是个问题。”

政府“数据调整”招数?

Claire是喀麦隆人,持法国十年居留,有助理护士长期工作合同。她在2014年11月28日递交了申请,今年1月底才刚刚把两个女儿接来。Claire的姐姐去世后,女儿们独自在喀麦隆生活了两年。

Hanane希望不要等待这么长时间。她嫁给了一个法国人,现在生活在马赛,希望把跟前夫生的6岁女儿接过来。“申请交上去有一年了,移民局已经让我补充了三次材料,现在还没到省府(家庭团聚居留最终由各省政府发放)。”这位年轻的妈妈很担心。

奥朗德五年任期即将结束,很多申请者怀疑现在的情况是不是像2012年萨科齐即将卸任时一样:采用数据调整的招数,对家庭团聚申请审批紧急“刹车”,以便亮出“严谨”的政绩总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ineyliu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红豆”的英文是?
课程提供:FUN
关闭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