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科大管理学院院长余玉刚:“危”与“机”的双重挑战

腾讯教育讯 12月11日,2016年第四届腾讯网商学院发展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本届活动以“变革与重塑,开启商科教育的智变时代”为主题,通过与会嘉宾的精彩分享,传承商科教育的使命,全力搭建交流合作的大平台,致力于凝聚国内外商学院的优秀力量。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执行院长余玉刚出席论坛并发表了主旨演讲。余玉刚提出,在互联网+的大背景下,科技、人工智能等因素冲击着各行各业的发展,危机的出现也让管理教育的双刃剑属性愈加明显。

中科大管理学院院长余玉刚:“危”与“机”的双重挑战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执行院长余玉刚

以下为现场实录:

尊敬的各位同行,各位前辈,各位来宾,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有幸在这个地方,做第一个主旨演讲,谈谈我自己个人的一些体会。

我的报告主要分成三个部分,在过去若干年互联网+到来的时候,我们看到业界的这种创业和创新的疯狂,看到了政府战略布局的牵头桥,以及政府政策出台的时候出现迷茫,商学院在MBA教育、EMBA教育所出现传统知识明显滞后情况,所以为此我的报告从这个形势下,说一下自己的体会。

第一,商学院危机之“危”,这个大趋势下,我们的确有一点跟不上步伐感觉。

第二,“危”之难以胜任,很多体制内老师感觉到很多时候跑在企业后面,并不代表商学院不起作用,实际上还是起着根本性的作用,有危就有机,有大的危就有大的机遇。

第三,商学院危机之“机”,这是重点。

首先讲“危”,根据自己的切身例子看一下。现在商学院教育面临巨大的危机,商学院教育主体是企业、企业家、消费者,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面临着客户跟一些企业的关系,实际上在互联网+环境下,受到巨大的冲击,举一个例子,在一个传统的模式下,我们可以看到,信息流正常会从客户往分配商、厂家信息流传输过程,这是非常正常的企业信息流动转移过程。

互联网+环境下,通过物联网也好,通过互联网也好,我们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商家,已经可以把所有的中间商去除了,我们面临的企业关系已经在发生着变化。很多处于中间企业的厂商以前会产生物权或者信息收集的时候,都有一层一层的层级关系,现在通过互联网或者物联网可以直接知道消费者所发生的一切,包括惠普打印机上打了多少张纸,什么时候在工作,什么时候不在工作,都可以通过后台的大数据,可以直接收集。

包括现在的智能家居都在大幅度向这个分享发展,所以它的信息收集已经不依存于这样一个转换。物权转移,我们在网上买东西,不再产生东西卖给中间厂商,产生物权转移,再到手上。中间的企业做什么,比如物流或者其他的无形服务,服务本身产品化。对信息转移权力和很多无权转移权力,已经不在这个手上,对自己的企业也好,也有很多线上线下,因为现在的新模式下,也在进行全面整合。所以说都是出现了巨大的一个振荡。

这样一个振荡回归到我们商学院在上一门课的时候,把理论传输给学生,每一个知识都要回头考虑,现在是不是这回事,这个世界不是这回事了。这个地方举了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在过去几十年当中,最顶级文章十篇代表作之一“牛鞭效应”,讲的企业信息传输失真过程,企业进行一层一层信息传输,企业信息从左到右产生信息放大过程,但是现在的背景下,比如说广泛被认可里面是不是存在,商机已经可以看到,在我们边上,由于物联网技术的产生,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这个理论是什么?这个理论背后需要什么样管理学理论支撑,我们的教科书需要怎么样重写才能满足我们现在进入这些课堂的学生需求,让他面对未来商场不是现在的商业商场的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很多企业关系变化、商业模式变化、技术变化、内部管理变化、企业之间合作关系变化,这些都是教科书上讨论的,现在很难存在。

现在很典型的就是平台驱动,这样一个新的经济形态,所以很多企业做平台,就是平台化的企业,很多企业被平台化,拉到一个平台上,造成我们原来企业这些关系,有信息的传输,实际上现在很多信息的传输不存在,这个传输通过平台实现的,在马路边上打的,原来招手,供需立马面对面对接,产生交易。现在哪怕面对面都是在用一个滴滴软件,实现着我们的这样一个交易,我们几乎每天都在被平台化。

出现了大量的跨界融合,包括百度、微信,包括很多GPS信息,都在把跨界的东西放在现在的交易上,到平台上产生很多新的模式。从而产生了很多平台化的企业管理和运营方式,这是原来的商科书里面很少碰及的知识,原来是颠覆,现在面临未知实践,原来教科书第一章翻到第二章,找不着,做商科教育感觉到难以胜任。

拉回来,回归到商学院教育,做研究院的大学,教育的本质围绕三个词:知识创新、知识传播、知识影响,大学里面永远在产生创新知识,把知识传输到全社会,并且推动着这个社会发展。我们做商学院教育的确有一点恐慌感觉。通过MBA教育,通过各种出版,把我们的知识传播到全社会,政府出决策,推动社会发展,教育培养很多MBA学生、EMBA学生、硕士、博士也好,把知识传输,变成他们的能力改造世界。现在到这个世界感觉被落伍了。

感觉到知识落后,落后于社会发展。如果在无视外界的情况下,还捧着自己以前的书,闭幕眼睛给学生上课,很多时候是误导性的传播。包括对社会的影响,即使是基于现在的新经济,谈很多想法和体会,因为我们没有深入进行研究,我们只能感觉到,现在很多做一些案例研究和商业模式的研究,还是相对肤浅的自己个人的想法,然后再去影响社会。这个跟我们预想当中,作为一个创新的源泉,作为一个深层次影响社会的一个源泉,应该说在这个结骨眼上,我们很多地方做的不合格,感觉到难以胜任。

商学院危机之“机”,有危必有机,只要社会对于我们的定论不变,该是我们应该还是我们的。只不过现在我们整个社会对于互联网+所带来的新经济革命的时候,我们都像瞎子摸象一样,很多人只看到我们侧面,摸着“鼻子”想象是一个香肠,摸到尾巴的地方,以为上了互联网就是死亡,现在大部分企业都是死掉了,都是从侧面谈自己对互联网+未来的定位和想象。

未知的世界需要企业家和政府实践,最终谁把里面深层次的规律摸索出来,然后再传输给社会,影响社会。这个使命还是来自于高校和科研院所。这一点不会发生变化,所以我们在这个时候感觉到危机的同时,我们应该感觉到百倍的这样一个庆幸,抓住这样一个机遇,做好教育、科研、商学院,今天的这个地方站在学院的立场上,我们要借这样一个危机之时,随便想了三点,结合学院做法,供大家参考。借政府、借企业、借国际的力量,提升整个商学院教育的水平,或者整合资源。

第一,借力政府做创新发展,我自己过去一年多就是一个践行者,某种意义上说自己的故事。面对互联网+这个过程当中,高校形成了全国大数据联盟,各个学校成立了大数据学院,政府纷纷开始进行投入。这个时候因为政府也知道代表着方向,羊是很肥的,很想知道总体的一个情况,所以还是愿意在这里面投入很大精力,因为这样投入代表国家战略,整合社会资源,发展商学院千载难逢的机会。

中科大商学院发展案例,从国家到地方都很重视,我们看到合肥市把全国18家金融机构的后台全部挪到合肥市的冰湖新区的地方,但是这是一个典型劳动密集型产业,数据中心没有做数据推进、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这些东西没有考虑到,考虑到当地领导的魄力,游说18家机构挪到合肥来,知道大数据是一个趋势,如果守着这个东西不去做升级,还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可能再过一些年,挪到更落后的一些省份去。

面对这样一个机会,我们当时一个体会,大数据会涉及到互联网金融,涉及到消费金融,大量的产品值得学者去研究,如果能够做到产业升级的话,18家金融后台可能真正地扎根在安徽。

整个合肥市需要高校参与,推动后台大数据金融,以及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不依存于地理位置存在,阿里不在北京也不在上海,在杭州照样可以做全国,游说合肥市政府在这方面做一个全面思考,加上国家整个形势都是在做创新创业。合肥市有幸被放在创新创业试验区里面。

经过双方的思考,最后他们是感觉到,科大是一块金牌,需要金融产业上成为中西部地区发声者,成为能够利用科大资源,我们五百多个校友,随便弄一点资源到合肥,或许可以在这里面发挥巨大作用。

结合互联网+,可以在这方面发挥作用。需要引进高层次的人才,兴业银行一个银行金融后台,准备招七千员工。这里面的人要经过MBA培训,巨大人才培养需求,建立公共平台,比如创业平台,思想碰撞交流平台,研究平台。最终去的地方是公共支撑,同时能够给地方提供决策方面的支持。所以我认为从去年8月份,我们花了很大的精力,怎么样把互联网+结合金融,整个班子一年多来,不停地被换过程当中,还是走到头,让政府坚信互联网+时代如果没有一个知识创新为引领的商学院在背后的话,很难走的远。

11月19日,我们的校长和合肥市书记走到了一起,最终把这个协议做了,并且进行整个开工仪式。这里面的领导变化,合肥市的两个人都变了,都不是原来的,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愿意做这样一个支持。最后他们给了60多亩地,这个的西南角全部是金融服务区、金融后台,东北角全是公园。60多亩地免费建6万平方的房子,3万平方的教育科研,3万平方的健身、食堂、酒店、会议,供金融研究院免费长期使用。在这个基础上,一线城市讲首先人是最重要的,房子盖起来,需要引进人,合肥市比较容易接受这样一个理念,最终愿意每年投一个五千万,最好的人才引进到这个平台上来。

一下子解决了商学院做SSB认证,说MBA教学跟中科大的品牌严重不匹配,教师原来是不合格的,通过这个项目一下子解决了教师的状况,师资遇到瓶颈和问题,合肥付出部分的薪水,这样结合互联网+,整合学院资源的一个很好的范例。

第二,借力企业做创新发展。在商务智能方面,这两年忙着把互联网+案例做出来,明年4月会有一个案例论坛,很多人参加。可能明年有几十个互联网+案例,可能已经在教育上开始用,怎么样让企业分享这样一个案例。现在很多互联网工具都帮助我们,进行产学合作的基础方式。

借力企业另外一种模式,企业现在前面讲互联网的时候,大家弄的很热闹,在过去两年,大家反复谈商业模式是什么,互联网创业前面做的是一些想法,做的一些概念,可以有资本,这样可以赚很多钱,但是这样一种模式,可以看到慢慢已经走到劲头,需要我们要去做这种深层次商务智能,有这个分析的话,实际上现在真正是深层次做的,在我们整个行业也好,在学界也好,是一个非常小的百分比在做。这样一个未知世界,企业很难做得动,需要真正有学术创新企业去做,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体会从研究的角度也会有,跟平台企业也好,做O2O的很多企业也好,做很多贡献的研究所,做博士后流动站。有企业之间捐款,几百万捐给老师,做方向研究,就给你资助,不求回报。现在这样一个资源很多,企业感兴趣,说了这样一个话题,大家愿意出钱。

借力企业过程当中,我认为从案例也好到商务智能也好,最后回归普适,最终写到教科书里,不是简单地写案例,案例只是解释一般性理论,案例归纳成一般性的理论,做成普适理论,要有一定统计规律,还有一些这种差异性,因为时间问题,我就不展开说了。还有借助于国际,原来商学院发展过程当中,跟大家比的是什么?很多时候比的是顶级论文发表,我们商学院跟美国商学院很难形成互补力量,没有互补的话,很多时候合作达不到他的平台,不愿意跟你进行合作。但是互联网+会改革这种合作局面。

第三,借力国际创新发展。中国互联网+模式下,可以看到,中国很多同样企业,比如说滴滴,在两个国家会产生很多差异性的模式,我们自己有很多原创性模式,包括海尔、双十一、双十二,还有特色模式,比如茶叶中国有特色的产品。国外做全球化理论研究的时候,需要这样一个资源。

这些东西可以引据成为我们的优势。学院做这一块的时候,互补性的优势借助互联网+做实,体现在我们搜集了很多现在企业的数据,学院投入上千万建立大数据平台,包括存储、运算平台,各种各样的平台,很多美国一流的商学院,很想拿到我们的数据,很想在我们的平台上进行各种数据处理和数据运算,一下子形成了互补环境,拿我们的优势跟你交换,所以去年一年采访了二三十案例,成立很多所。

互联网+时代之总体战略是我的体会,大数据发展过程当中,作为一个延展,国内班子思考视野有局限性,要有一个顾问团队,背后有智囊,美国院长帮我一起出主意,我们这么操作的,做的也还是挺成功的。做的过程当中,考虑到自己的特色,强化自己商学院的特色,学院特色是什么,往哪个方向走,有战略性的思考,怎么把拼图做成蓝图,不迷失方向,我们做出来的东西,要普适价值观可比的,整个过程体系当中,哪些国际公约体系、哪些国内体系,这些指标全部处理好,整个绩效和学院发展过程当中,考虑到这些指标,进行利益分配和各种指标的分配,推动商学院的发展。

谢谢各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dyca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干眼症是哪个组织异常造成的?
课程提供:深读视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