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南开商学院院长张玉利:使命驱动的商学院发展战略

腾讯教育讯 12月11日,2016年第四届腾讯网商学院发展论坛在北京成功召开。本届活动以“变革与重塑,开启商科教育的智变时代”为主题,通过与会嘉宾的精彩分享,传承商科教育的使命,全力搭建交流合作的大平台,致力于凝聚国内外商学院的优秀力量。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张玉利出席论坛并发表了主旨演讲。张玉利表示,教育不仅要立德树人,更应该是立德育人。因此商科教育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南开商学院院长张玉利:使命驱动的商学院发展战略

南开大学商学院院长张玉利发表主题演讲

以下为现场实录: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今天下午的主题是讨论商科教育,教育特别难懂,即使难懂也得琢磨,否则院长就成为单纯的行政人员了。因为承担课题研究,同时也是因为思考工作中的一些问题,我最近读了一本书——美国教育家杜威先生写的《我们如何思维》,我觉得很好,建议大家可以看一下。

进入主题之前,先跟大家分享一个故事。两年前在美国圣路易斯,访问学校后,孙黎老师带着我转了一圈,在一个教堂附近,看到一个醒目的路牌,上面写着“the old Mission”,我问孙黎:使命怎么有老使命?他告诉我英文当中Mission是传教的意思,这里早前是美国的传教发源地。我们开展认证工作,强调使命和愿景,如果用传教的激情和毅力去推动,学院都会往前走一步,这比评估要有更大的作用。

我们热衷于争论,甚至是一些没有意义的争论。以前争论“海龟”与“土鳖”谁重要?是该突出国际化还是本土化?现在热衷于争论该重视教研还是重视教学?实证研究是否有用?我觉得这些根本不需要争论。一位老师不做任何研究可以讲好课,一定很“神奇”,可以拿着别人的PPT讲课,也是很“神奇”,我做不到,我的PPT都是自己做的。不需要讨论的问题,今天为什么要讨论,而且争的面红耳赤,很奇怪。

我觉得我们应该关注更基本也更实质的问题。下面几个问题,不光我们碰到,大家都会碰到,这些问题很可怕。法制国家建设路还很长,学校里“维权意识”却很浓烈,学生已经成人了,有点什么事情家长就来学校,家长来干什么呢?我和家长说:“你来我们是一种处理,你不来就是另外一种处理,我们怎么服众呢?同学被我们录取,是家长的孩子,也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一视同仁。”家长这样做,影响正常的教学工作,不正常。

我们原来讨论“高分低能”问题,这个问题还没有解决,现在分数反而越来越值钱了,拿国家奖学金看分数,研究生保送看分数,有的城市落户也要看分数,出国还是要看分数,考试成绩在如此值钱的情况下,学生为什么不去作弊呢?我们招的学生也不是傻子。光说培养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有学生的问题,难道都是学生的责任吗?

我们现在强调教育,但教育缺“育”,教育当中有多少“育”呢?我母亲是一个文盲,她一个字不识,但是她对我行使了教育的职责。教育要有爱心,“教”和“育”是两回事。

这些问题都实际面临了。商学院是和市场结合高度紧密的学院,我们面临的矛盾和冲突,有的学院不会那么多。我们把这些问题抛出来,希望大家一起努力解决。

再回来说教育。说到南开的商科教育,不能忘了老校长张伯苓先生和校父严范孙先生,我后来看南开校史,才感觉到,张伯苓先生为什么在1919年创校初期提出“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这样一个理念,他说:“中国的根本问题不在于贫富不均,而在无富可分。若只言均富,而不先谋致富,实则无异均贫。因此,国家要昌盛就要先谋致富;欲谋致富,不能不发达商业。”看了这一段话感觉到商科教育要有很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关于育人,严范孙先生专门写了容止格言“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头容正,肩容平,胸容宽,背容直。气象:勿傲,勿暴,勿怠。颜色:宜和,宜静,宜庄。”大家感觉周总理是不是有这样的行为特征,包括温总理也是,温总理是南开中学毕业。如果吧张伯苓和严范孙的话结合起来,再感受商科教育,很有意义。我进一步查了一下,1919年南开有商科教育,设立商业系。1929年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下了一纸文件要求系转成学院,南开也就有了商学院,看了那个时期的教学计划很有趣,当时学院也是大类招生,一年级并不分专业,都是一些必修课,其中要求必须要在物理、化学和生物的三个学科当中选一门课,1929年的课程体系,这个课程体系今天还在用。

再来看看陈炳富先生。1980年南开恢复管理学科教育,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那个时候计算机还在编程序做表格,还是3.5寸硬盘,计算能力非常慢,但那个时候陈先生就明确提出来“四结合”:中外结合、古今结合、理论与实践结合、不同学科结合;“三不断”:学英语(精品课)不断、学数学不断、学计算机不断。这样的教育理念现在仍然不落伍。老先生已经过世四年,一辈子不用计算机,他不会,但生前始终在看计算机世界杂志。

今年暑假到腾冲和顺小镇住了几日,那里所有的公共项目,都会有民间捐款,没有哪个项目纯政府投资,很特殊。中国远征军在那里。文昌宫这幅对联“高必自卑合德智体而并育,小能见大通天地人者为儒”,特别好。这些都是教育。

今年讨论“双一流”,涉及到资源分配、配置。双一流建设的任务是从“大”变“强”,最终还是要落脚到人才培养上,这是一个根本。

回来说使命驱动的发展战略。我们在认证的时候,就学院的使命和愿景,讨论很长时间。哈佛商学院的使命是“我们要培养领导者,他们改变世界”。这是一个很好、很响亮的口号。我们还是围绕科学研究、服务社会、人才培养几大基本功能,将使命定位于“引领创新、服务社会、培养允公允能的管理精英”。“允公允能”是我们的校训。关于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我们请校友也参与讨论,收集关键词后根据票多少来选。团队和创新是我们长期坚持坚持的。我加了一个词“关爱”,我觉得关爱很重要,非常重要,体现“育”的功能。

在人的方面不光要立德树人,更应该是立德育人。为什么商学院更强调“德”?管理强调目标导向,目标导向意识极其强烈,为了实现目标可能会不择手段,需要强调社会责任、企业伦理。现在招聘老师,我都会问“你喜欢学生吗?”应聘者都会说喜欢,我就说请举一个例子听听。套用《天下无贼》电影中葛优的一句话“心中有兄弟才能当老大”,心中有学生才会当老师,没有母爱的学校不是母校,是原产地学校。南开商学院一楼原来摆放了一些柜子,展示成果,现在开放出来给同学,楼里面WiFi全免费,想方设法为同学提供交流场所和公共开放空间。我们在育人方面不断努力。我鼓励老师们在教学中改革创新,但反对没有教育理念的教学改革创新,对学生教学培养不能做实验。

我们是研究型大学,研究要专要深,一位老师在南开讲两三门课就非常多了,把一门课讲好就有饭吃了,讲十门课是开玩笑。学术研究要做研究,丰富并贡献知识再传播,创新,传播,再扩大影响。现在暴露的问题是学术研究不做研究,存在把逻辑颠倒。不能为了发表论文而发表论文,应该是发现问题—挖掘科学问题—研究—新的发现—表现为论文、著作、报告等等—实践指导与应用,这应该是我们的根本道理。

汪院长是自然基金委的老领导,自然科学基金对中国管理学科建设做出巨大的贡献,越来越多老师都有自然基金课题,现在老教授没时间,所以让年轻人干,年轻人也没时间,让学生干。这就是问题!我呼吁大家做研究,什么叫做研究?我们承担上个重点课题的时候,当时99万的经费,我们拿出了60万对新生创业者进行跟踪调查,接触两万多家庭,找到601个样本,跟了三年。现在做第二个重点课题,整个暑假,研究团队针对创业板上市公司,抽取一千多家企业,依据公开资料编码,仅资料打印费花了两万多元,这是在做研究,深入企业调研,认真收集分析数据,开展试验,这都是做研究。扎实开展工作,即使没有论文,也是成果;不扎实地开展研究,即使有论文,也称不上研究。

贡献社会。我们应该在贡献经济发展的基础上享受经济发展的红利,不能借着经济发展的大势提升排名。之前讨论MBA排名评估,大家都在质疑,MBA不是全国招生,尽管全日制学生面向全国甚至全球招生,但各校全日制学生的比例才多少?不到10%。非全日制学生来源具有很强的地域特征。要搞MBA排名评估,比的是地区还是学校?如果放开了,大家就比、就拼,有什么可怕的事情!今年参加南开MBA考前面试的考生中有数百人是北京的考生,我们也积极地来北京招生,京津冀一体化,这是中央的政策。

我国地区差异多大,上海现在可能比纽约还好,边远的地方可能和非洲相近,不区分开地区的排名,是不科学的事情。

几年前访问加拿大拉瓦尔大学,他们大学最好的专业是水泥,因为这个地方天气寒冷,楼与楼之间有地下通道相连。冬天雪大,需要洒盐,对路面破坏极其严重,这所学校针对当地的需要研究水泥,形成了特色高水平专业。因为我们的贡献让经济发展,我们再受益,不能单纯跟着经济发展的“快车”,这是在偷懒。

抛出一些问题、思考和努力,抛砖引玉,跟大家做这么一个分享。

谢谢大家对南开大学商学院的支持和帮助,也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dyca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有问有答
下列哪个案件,当事人必须出庭?
课程提供:法律课堂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