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全能教育 好的教育就是教学生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教育是全能教育 好的教育就是教学生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主持人:下面进入论坛环节。首先有请论坛环节主持人薛静女士。论坛嘉宾:王鹏校长、孔令涛校长、刚才介绍过两位了,不多介绍。今天论坛还有两位嘉宾,一位是刘晓霞,北京王府学校校长助理兼副教务长,哥伦比亚大学发展心理学硕士,曾担任哈佛教育学员“为理解的教学”教师培训课程的教练,目前也致力于藤校研究团队与王府课堂的嫁接刘晓霞老师。还有一位是李锰,北京世青国际学校校长助理,昆明世青国际学校理事。具有丰富的国际教育规划经验,多家媒体驻站教育专家,著有《国际学校那点事儿》,策划《别人的教育》。下面进入到主题论坛环节。

主持人:我们尽快在这个环节把我们想说的和大家可以交流的尽情的畅所欲言。刚才主持人已经介绍过各位嘉宾了,我再多介绍。跟大家交流一个话题,今天天气很不错,刚才我在路上,在教育展的时候大家有一个玩笑说,如果早知道教育展能带来阳光,那么教育展就应该早一天办。

刚才听了王鹏老师和孔先生非常好的演讲,我对你们很了解,在座很多朋友包括很多家长对你们的学校对你们的教育思想还没有更多了解。所以请每一位家长依次介绍一下自己的学校。

李锰:很高兴有机会跟各位交流。我工作的学校叫北京世青国际学校,跟刚才演讲的两位校长的学校比起来,我的学校规模比较小,我们现在在校生只有830多人。但是我们办学的历史还算相对长一些,我们的学校是2000年成立的,今年已经有16年办学的经历。从我一个比较小型的国际教育学校发展也可以看到中国的国际教育学校的变迁。因为我2001年的时候,我们学校教了第一届的学生,当时是有146个同学入学。比较有意思的是,我们当时只有一位同学持有中国护照,146个学生里有145个是外国孩子。2008年的时候我们学校有500多名学生,当时在校中国籍学生只有22个人,现在800多名学生,北京当地孩子已经占65%,外国的学生反而占到了35%。中国家庭十几年以前完全不太接受所谓国际化教育或者西方教育,但是经过了几年的发展,我们看到的越来越多的我们中国的家庭开始欢迎,开始喜欢这样的教育,他们愿意让自己的孩子进入到这样的一所国际学校来学习。

我们学校跟刚才两位校长学校开设的课程不太一样,我们是一家IB课程的学校,历史比较悠久,我们已经做了15年的IB项目。刚才孔校的演讲很受鼓舞,他说了中国人办的学校应该有我们自己的精神,不会输给西方人办的学校。包括我的学校,公立主义一点说只看IB大考成绩。IB每年5月份有一个全球大考。全球现在北半球差不多145个国家的孩子,5月份的时候同时参加这个考试,这个考试时间比较长,要考一个多星期,我们的学校连续很多年都是北京三甲学校。比如说去年全球IB考试通过率只有78%,我的学校是100%。我们将近60位毕业生,都拿到了IB国际文凭,我们平均分是35分,去年恩全球平均分是30分。跟我们同样达到北京三甲同类学校基本都是全外籍学校。

包括我们上个礼拜,在国际学校一个小圈子里面举行一个小学生女子足球比赛,我的小学生拿到第一名,我的学生战胜了英国国际学校,他们都是有一千七八百名的孩子的学校,我们的学校很少,女孩子不到一百个,我们的球队和中国孩子依旧可以战胜这些由老外办的只招外国人的所谓更高大上的国际学校。所以我们觉得我们中国的民办学校,我们是有前景的,我们不会输给西方人办的学校。谢谢。

王鹏:我在新东方,很多很多年了,新东方大家都比较熟是新东方有比较强大的培训,很多这一代家长自己当年都是新东方的学生,我们做学历教育,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2003年在扬州开了一所学校,2010您在北京开了现在的外国语学校,我们学校在扬州情况历史比较久了,现在加上幼儿园已经是一贯制了。北京历史短一点只有6年多的时间,到现在只有从7年级到12年级,几乎都是去美国的学生。所以现在开的课程也是之前以美国AP课程为主。说这个大家比较熟悉,其实上面还有美国的第四难度的URP课程。但是今年开始我们也有英国的IGESE课程。说这个大家不用去花太多的工夫研究,刚才跟大家举过德威的例子,这是一所IB学校,但是高中前两年也是开IG课程的。这个课程体系跟我们的理念是有一些关系的,中国现在办国际教育课程体系,我个人觉得一点不重要,课程体系本身并不重要。开哪个课程体系你把它做到极致都是一样的。就像前天跟李校长还在讲,大家比较熟悉的,比如说我们高考(精品课),中国在高考的这个体系中,大概就是人教版、苏教版、鲁教版这几个用的人比较多。实际上比如说把人教版比喻成新六艺,把苏教版比喻成六艺,这个体系本身它有很本质的区别吗?肯定有区别,但是一定不是决定性的区别。IB又办的特别好,孔校长新六艺做的非常棒,这也跟师资跟学校投入、外部资源有巨大的关系。所以课程体系不是最重要的。

我还是觉得两个东西很关键,一个是说谁来完成这个课程体系,这个环境、这个老师,这个当然很重要。还有一个就是在课程体系之外,在考试成绩之外,学生他最后能不能成长?能不能从性格、品格到待人接物他的整个抗压能力,他的社交能力,这些东西能不能有一个很好的成长,能不能有一个比较温暖的底色,这很重要。有些家长我们之前交流过,怎么实现?我个人这些年的体会,可能对于我们这样的一个独生子女比较主流的时代而言,我的理解就是最有用的,最能大面积的提成学校的底色的是体育。这也是在很多国际交流中慢慢的理解,包括常青藤,很多人把常青藤说的很习惯了,记录了八所学校包括在哪些城市,但是常青藤从来不是一个学术联盟,常青藤是一个每式足球联盟,到今天为止也是。它是后来演化出了它的学术体系。所以所有的这些背后我就问一个问题,大家想在这样的一个中国以独生子女为主,大家现在经济条件都不太差,中国家长疯狂把资源砸到教育上的时代,可以想想一个孩子有多少机会面对挫折?有多少机会跟别的同龄人一起面对挫折,并且比较阳光的方式是从中学习而不仅仅是从中受挫折。大家想想除了体育没有别的适合,因为体育以冠军作为赢的标准的话所有比赛就是以输为标准,所有比赛都有游戏规则,你再牛得服从裁判,你输了以后得学会不是去反省检讨,而是下次更好就好了,每个人都有天生的水平,像中国足球一样只要努力就好了,你可以和一帮人面对问题,而不是你自己独自吞咽这个失败的苦果。

所以如果现在一个家长问你们学校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就是我们有大量的体育运动各种各样的体育运动,而且很多都是竞赛型的。就跟大家交流到这儿。

孔令涛:刚才我已经介绍的很详细了,我可以把时间换作两个问题,大家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提出的。

问:尊敬的各位嘉宾好!今天我也是远道而来听你们这个讲座,有一个问题是想听听你们的建议。我们每个校长讲自己的各种体系或者将来孩子从这个学校出去之后去了哪个更高级别的学校就读。我思考一个事,学习是人一辈子很短的一个必经的过程,一个人成就与否或者将来某一天发展到什么程度,不仅仅靠学习。这个观点大家赞不赞同?比如学校里学习很好,我们很优秀,去了哈佛、牛津,因为我自己本身旁边行多同学上高中以后他就上清华、北大了,后来也有去牛津、哈佛的,但是接下来后半生并不见得如原来的期望值。王校长说的很赞同,不管什么课程,像武侠小说里面讲的华山派、峨嵋派,仅仅是一个分支。我的问题是,孔校长想知道孔裔中学,不谈现在上学的,有没有已经培养出来的在社会上担当一定社会责任或者有一定社会威望的,当然除了您之外?

孔令涛:我希望我在学校里是最差的。我们现在有六届毕业生几乎都在世界名校,我说8000个退回来的学生没有我们的,25%难以升级的也没有我们的。我们有在帝国理工的孩子被被世界名机构盯上毕业就要他工作的。

你讲的很好,学习是一辈子的一部分,当我们离开学校的时候,尤其是我们过去接受的那种教育,我们是把知识、方法和能力这个概念没搞清楚,问学生、问家长说到学校来干什么?学生回答说学知识的,今天教你的知识走出校门的时候可能像586一样变成了垃圾。有思想的老师说我们是教给孩子方法的,您现在教孩子的方法毕业的时候也是旧方法了。学校究竟讲孩子干嘛的?就是孔子讲的举一反三,教还是创新力,这个学校不是教你孩子创新力和创造力,就是教孩子毕业既失业的能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责任编辑:laineyli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