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学霸网络授课 一小时收入一万八

[摘要]突然被舆论关注后,33岁的王羽选择了“消失”,并未正面出现在媒体面前。数日前,这个从济南走出的小伙子,因一小时高达18842元的在线授课收入,被称为“网红”。

济南学霸网络授课 一小时收入一万八

突然被舆论关注后,33岁的王羽选择了“消失”,并未正面出现在媒体面前。数日前,这个从济南走出的小伙子,因一小时高达18842元的在线授课收入,被称为“网红”。一起被关注的,还有正在兴盛的在线教育方式。4月2日,王羽所供职的在线教育平台推出中高考(精品课)特训营,价值99元的辅导课开售十秒就有超500人抢购,四小时内已售出一万席。4月5日凌晨,王羽感慨自己等了很多年属于知识分子的时代,现在好像看到了一点晨光。

从“学霸”到名师

时间回到十五年前,还在济南读中学、对物理尤为偏好的高中生王羽参加了2001年全国高中物理竞赛,并获得了山东省赛区二等奖。

“学霸”气息在随后的高考中亦有所展现:满分300分的高考理科综合试卷,他取得290分的高分。大学、考研(课程),一切都毫无意外的进行。

2006年,在首都师范大学读研期间,23岁的王羽第一次登上讲台,成为北京最年轻的高考教师。在他的博客中,他这样回忆当时的境况,“第一次上课不觉得紧张,反觉得兴奋,因为终于有人可以坐在台下听我讲话了,那期课我一直滔滔不绝,扯东扯西的讲方法,讲题目,讲经验,讲感想。现在想来,当时真是青涩,但是却是我最难忘的一节课。”

机缘也罢,天赋也好,王羽自此登上讲台,开始授课生涯。

爱上讲课的王羽从此开始在多家培训机构授课,传授他的学习心得以及总结的各种技巧,“当时我豪言壮语,北京地铁的每一站都有我的学生。”

他曾回忆,疯狂授课的那段时间里,自己每天都在上课,虽然累的要死,但只要一没课上心里就发慌。每天的赶课成了家常便饭,常常吃不上饭,于是进教室前的可乐和汉堡是要几口就咽下去的,经常在课堂上胀得打嗝。王羽回忆说,一年时间自己上了2500左右小时的高考物理课。白天上课,晚上备课,一遍遍打磨题型的分类,总结做题的口诀,以至于课都可以倒背如流了。到2009年时,王羽开始有了自己的粉丝。那时,26岁的他开始感慨,年纪大了,不再青春。

一次跟司机侃大山的经历,让王羽觉悟到自己像极了教育培训中的出租车司机。“活一天,一天活,我想着什么时候才能有积累,可以‘基业长青’。我决定离开,自己办学校。”

2012年济南一处没暖气的地下室内,王羽开始了创业。但他最初只招到了三个学生。“那三个学生寒假听我的课的时候是带着被子来的,听课时就把被子裹在身上。其中两个考上了山大,一个考上了同济。”忆起往事,王羽坦言有点失落,“对于一个曾经带百人班的名师来说,三个人的班……天啊!!!”

在济南办教育培训第二年暑假,王羽即招到了200多人,他把做题的“大招”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学生觉得管用,能提分,于是一直跟着王羽学到了高考前一天。

一夜爆红后的教学方式之争

靠着高质量授课积攒的口碑,王羽慢慢“红”了。

自2014年开始,王羽开始应各大机构的邀约,在全国各地巡讲高考,并且给老师做培训。王羽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教师团队,一起编书,一起教研,并先后出版了多本教材。

但让王羽变得更加出名的却是互联网。本报记者检索发现,在多家知名视频网站上,都有王羽授课的视频。他自己也回忆,打去年开始,签约了在线网校,开始录课在线授课。

去年11月,王羽还在感慨出名之风像龙卷风一般,从娱乐圈刮到教育圈,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感慨出名真好,于是老师成了聚光灯下的焦点,老师也成了案板上待宰的羔羊。“羔羊就羔羊吧,总好过饿死。”

数月之后,毫无征兆,目光被聚焦到了他自己身上。

3月底,一张王羽的在线授课清单在网上曝光。这张清单显示,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王羽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时薪过万,秒杀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

在这张清单上,王羽开设的7节课,听课总人数达到9479人,课程总收入约8.4万元,如果按在线教育平台扣除20%分成计算,他7个小时的实际总收入超过了6.7万元,几乎是一个普通学校教师一年的收入。

争议也伴随着羡慕随之而来。对于这种线上教育方式,有教育部门表态称,“线上辅导”应该属于“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一类,所以是被禁止的。

3月31日,教育部相关负责人对人民网表示,中小学在职教师不应因为参与有偿在线教育而影响教学,但会不会实行“一刀切”的禁令,目前尚在进一步研究中。

王羽供职的在线教育平台也对此作出了回应,发表在其官方微博中的长文中表示,在该平台上很多老师月收入超过5万,“认可并支持老师们通过互联网获得他应有的尊重和市场价值。在公众关注在线教师高收入的时候,建议大家应该更多关注学生因此带来的收益。”

对于教育部门“应禁止老师进行在线辅导”的说法,该平台回应中表示“非常遗憾”,“从追求公平教育的角度,我们仍然建议更多的老师能参与在线教学,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市场化机构的老师。我们非常理解技术进步带来的变化与原有管理体系的冲突,但正是互联网打破了时空的限制,让优秀的教师和教学资源的能量被无限放大。”

该平台还表示,如果把其看成是一所中学,“它将无疑是中国最大并在持续变大的一所学校,利用互联网技术,让优质教育资源更合理的分配。”

“我还是一个教师”

由教师天价收入引起的争议还在继续发酵。除王羽本人外,一起被关注的,还有正在兴盛的在线教育方式。4月2日,王羽所供职的在线教育平台推出中高考特训营,价值99元的辅导课开售十秒就有超500人抢购,四小时内已售出一万席。

不仅如此,该在线教育平台还表示,将在4月15日推出原价9元、现价1元的王羽课程,限额一万名。“网红老王教你如何爱上物理,一节课让你干货满满,领略热点名师王羽的风采。”

4月8日,王羽供职的在线教育平台品牌公关总监黄敏慧告诉本报记者,在她看来,这件事最大的价值在于让更多人去了解已经在兴起的在线教育模式。

记者注意到,处于舆论中心的王羽选择了“消失”,尽量减少在媒体上露面的机会。

但在社交网络中,王羽却公开表达了自己对在线教育的态度。3月30日深夜,王羽在网络中感慨,自己线下教了10年书了,累归累,但都是在体力方面,脑力上还过得去。

他话锋一转,“到了线上,突然要面对全国各地的学生,你会突然发现,在短短一个小时的课程中,怎样满足几千不同地区的考生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这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内容,也是我不停备课的原因。学生不是傻瓜,尤其评价和选择权全部交到用户手中时,他们的选择是公正的评价。大家看到现在收9块一节,报名2000多人的课,总收入很高,但是在这之前,我开了74节一块的课,每天晚上11点上课,通常1点才能回答完所有学生的问题,才能下课,持续三个月,为此还生了一场病。”

在王羽看来,在线教育解决了教育的不公平,一个合格的教师,应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如果你是一个教师,面对6000多完全未知的学生,你是什么感受?”王羽随后自问自答道,“我的感受是,兴奋。我终于有机会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我终于有机会看看自己能不能不靠关系,不靠陪领导喝酒,不靠宣传彩页和百度竞价招到学生。其实我在线下培训并没有取得理想中的胜利,所以,这次线上,我想证明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是这块料。”

“终归说到底,我还是一个教师,独立教研,坚守人格,真正提供些价值才是正道。不求扬名天下盆满钵满,惟愿将好课授于有缘人。三尺讲桌,一班学子,足矣!”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责任编辑:adope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