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真流量还是真答疑,阿凡题只取一瓢饮

在线教育的波涛,在K-12的水面上掀涌最高。将各类创业公司往“诊、教、测、练、答”五个教学步骤上对应,会发现各个环节新创竞品迭出,有的公司横切一刀,四处卡位,如猿题库;有的则纵向深入利基市场,如阿凡题在答环节“取一瓢饮”。

“弱水三千取一瓢饮”。阿凡题的创始人兼CEO陈李江简简单单道出阿凡题的战略:“我们只想认认真真做好一件事——给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这样才能黏住他们,流量自然不是问题。”

2014年,你会看到聚焦K-12(from kindergarten to 12, 指从幼儿园到12年级之间的教育)的各类在线教育公司纷纷上线,并纷纷拿到热钱,做起答疑的生意或事业。

目前不同渠道发布的K-12人口数据,依我个人有限的检索能力,发现各家不同,但大抵在2个亿,其中的初高中生有7200万人(教育部官方数据)。IT桔子发布的《2014年度中国互联网创业投资盘点报告》中提供的数据还显示,在教育行业的各大领域中,K-12教育是创投最为集中的板块(22%),要高于职业教育(15%)、语言学习(14%)等领域。

比如目前拿到D轮融资6000万美元的猿题库,在介入到题库类产品线之前,最早做的是公务员(课程)答题,与K-12相比,公务员仅有800多万人,市场需求也并非高频强刚需,要突破实非易事。而一两个亿的学生人口每天都要被留作业,每天在找寻答案,这样的市场前景当然可期。2013年9月猿题库转向K-12,并将先期产品交付给重新启用的“粉笔”品牌。产品一上线,便吸引了大量的学生。因此,这也可以作为2014年K-12题库类公司上线爆棚的援例之一。

话题至此,跑马到猿题库公司,略为着墨一下该公司的发展小史。猿题库前身是粉笔网。粉笔网2012年8上线,定位在线教育社区;生长出猿题库,2013年2月上线,定位公务员在线考试题库;2013年11月粉笔网倒下,猿题库继续向前走;2014年8月粉笔重启,接猿题库的公务员底盘,猿题库净身成为K-12教育平台。猿题库十分纠结的发展过程,反映了创业公司探索方向实属不易,也映射出K-12市场的包容力。

答题与答疑:一字之差有玄机

纵观在线教育的利基市场,因循“诊、教、测、练、答”五个教学步骤,各自有所归依,而这五大步骤中,教、练、答是各家创投公司争锋的三大节骨眼。但很显然,答环节是兵家谋兵布阵的重地。百度作业帮、学霸君、阿凡题、学习宝等2014年上线产品,都从“答”上切入。原因很简单,它一旦满足学生获取答案的诉求,就变成了最快速的流量入口,因此一年之间,这些创投公司每家都号称有千万级的用户。

上述五家公司,有的讲求广度,有的追求深度。搁在一起检视一番,不难发现,追求广度的远远多于追求深度的,这既有规模经济或范围经理的考量,也是在各细分市场中叩问机会的战略选择。前述答环节上的几大玩家,唯阿凡题一家目前为止仍在答疑上深耕。其他各家,如猿题库在教练答环节都有对应产品;学霸君以搜题起家,但正在往手机练题上切割蛋糕;百度作业帮通过与北教传媒合作,上线视频课程,切入教的环节;学习宝也以视频卡位教环节。

从广域布局,或往深度锤炼,每家公司的战略不同,决定了打法不一样。坦率地说,所有的事业都是生意,但事业之所以有别于生意,这里面其实是看各家公司在利基市场的深度战略,以及未来实现营收的发力点,具体到答疑这一垂直细分市场里,是做真流量还是做真答疑。

答题还是答疑,一字之差,也有玄机。我们不妨举以下四款竞品为例,看看它们的官网产品广宣语:

小猿搜题:随手一拍,秒出答案。

百度作业帮:拍照搜题——作业一拍,秒出答案。

学霸君:拍照答题——拍难题,2秒回复解析答案,从此拥有免费私人家教

阿凡题:在线答疑,就找阿凡题。

学习宝:——一拍就知道。

玄机在哪里?在搜索答案与答疑解惑之间。2014年关于在线教育答疑APP,来自教育界最大的一个质疑就是:拍照搜题,你是在做帮凶教学生抄作业吗? 这是一顶很有道德压力的帽子,各家公司自然要矢口否认。不过,答题与答疑之间,大家都在做真引流,但谁家更有可能是真答疑。有一个指标来帮助甄别判断。

所谓指标,实指答疑中的人工加入。从技术壁垒而言,在线教育领域,创业者大多技术出身或曾在技术公司久居要职,只要得到投资商的青睐,暂时不缺钱的话,那么所谓的技术壁垒,都是一时片刻的领先,只是看谁把用户体验做到了极致。上不上人工,上什么样的人工,这是玄机所在。上述四家,小猿搜题和学霸君用纯机器提供答案,未介入人工;百度作业帮14年9月上线,沿用百度知道十年来已经走得非常成熟的UGC模式,“有很多热心的学霸和老师,和同学们讨论难题。”(见“百度作业帮引爆K12痛点需求?”一文)。阿凡题于14年7月推出答疑APP产品,采用机器加人工答疑。

为什么要引入人工

我就此问题,专门请教阿凡题的创始人兼CEO陈李江,既然机器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要引入人工?机器加人工的模式,阿凡题的做法有何值得关注之处?

“如果我能提供一个高质量的答疑服务,代替传统家教,就会给用户带来真正的价值。我们认为这个价值不在于给答案,而在于解决真正的疑惑。机器能做到迅速给出解析,并实现日处理上百万的问题。但无法针对每一个个体进行个性化的解答。因此在拍照搜题的基础上引入真人答疑,结合各自的特点,给学生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他告诉我,“阿凡题目前有上万人的教师团队,为那些知其然更想知其所以然的学生提供解惑服务,对学生免费,对老师采取补贴。在和出版业的几家大教辅出版商谈合作时,全品的总裁肖忠远就抛出过一句话:阿凡题做答疑,专业!”

技术、内容、资金,是在线教育平台发力用户和数据的前锋,在线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拔节而起,有了平台,要上内容,目标用户明确的同步内容在题库时代仍然是珍稀资源。肖忠远老师对阿凡题翘出的大拇指加深了我对后者的关注。我的逻辑很简单,传统教材教辅出版商掌握着内容命脉,见过太多新创企业登门造访,也算得上阅人无数,再加上自己也在投入搭建平台,对各家在线教育公司的了解无疑是深入透彻的,远非我辈之雾里看花,水中赏月。我未及与肖忠远老师应证此话,故将听来的故事立此存据,以求将来应证。

此言背后的道理其实很朴素,上教师团队的人工,与机器答题的成本相比,意味着烧钱。如果做流量入口的定位,机器答题或免费人工帮助答题,已经足够。设身处地为学生计,踏破铁鞋无觅处, 搜题拍照,用技术的方式使之 “得来全不费功夫”,已如荒漠甘泉;而陈李江先生在答疑道路追求的第二重境界,他很通俗地点拨听众,“打破沙锅问到底,还问锅渣在哪里”,学生通过与老师在线交流,一问一答之间做到“尽知其所以然”。其第三重境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见微知著,是方法论上的探求,得“道”后的禅定。

技术高手之间如何过招

如果说传统出版业开发在线教育产品痛点是技术的话;技术起家的在线教育公司做产品,竞品之间要说技术壁垒,可能会显得很扯,因为某一种新技术出来,在竞品之间的应用很可能是前后脚的关系。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就像高手过招一样,一招领先,也可能会招招领先。目前几家在线教育平台的答疑产品都在围绕着图像识别、语音识别、人工智能这几大难题攻关。我们不妨一样样来看过。

首先说图像识别。事实上,图像识别搜索技术已经得到了不同程度的解决,比方说,学生碰到难题,拍张照片上传,快速跳出答案,无论是一秒钟,还是10秒钟,每家产品都差不多能实现印刷品的识别,差别在于三件事上,第一,能否识别方程式;第二,能否识别手写体;第三是文字的语义识别。第一件事上,几家竞品之间都有所突破,猿题库称对“数字的根号,化学方程式,现在已有解决方案”,但打开它的APP,它目前还不能支持手写体。相比之下,阿凡题已经可以通过扫描的方式来识别手写体的一元一次方程、一元二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等。

答疑要有问有答,没有问一切便无从谈起,因此识别是各答疑产品的底层技术,学生把问题写下来,拍成照片发送到平台获取答案。以百度图像识别技术智能解题为例,利用OCR识别技术,再加上其UGC产生的数据库来实现。OCR识别汉字已经非常成熟,汉王、方正很早就采用这一技术,但识别中文、英文、公式的混排尚有难度。阿凡题五月推出阿凡题-X时,实现混排是它的宣传亮点。

人工智能一直是在线教育平台的热门话题。要谈人工智能,切入点更在题库,而非识别。换句话说,拍照搜题,有题库才有题可搜。“阿凡题-X”内置全球首款手写公式识别计算器,陈李江对这款产品寄予厚望:“我们试图通过引入人工智能技术,使‘拍照搜题’产品摆脱同类产品传统上对题库的依赖。”

对此我略有不解,现在的趋势是:谈PC端就土了,谈移动端刚刚好,谈云端你“很可以”。库在云端,去题库化,与云端之恋难道不是背道而驰吗?

我再次请教陈李江先生。云端仍然在那里,但这个问题要用人工智能的思想去理解识别和解题之间的关系。他用大白话向我解释,一款产品,实现了两个领域的结合:一、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去识别。阿凡题现在所采用的深度学习技术,很类似于“看脸”的软件,让电脑模拟人眼的识别机制。每一个字符都有几千个训练集,合起来的汉字、英文、数字公式加起来是128万个训练集,让机器记忆,当它看到一个字符时,就从128万个字符中去找,找完之后匹配识别出来。二、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去解题。识别之后是后台程序的自动计算,相当于让机器像人脑一样工作,人怎么想,就让机器怎么去计算,计算出来直接反馈结果。因此这里面完全没有题库,它不再是拍照搜题,而完全变成了拍照解题。

这样突出的成绩目前主要停留在理科科目上。尽管阿凡题已经开始这方面的研究,会根据题意理解将解析一步一步呈现给学生,但就目前而言,中文的语义识别是各家在线教育公司都共同面对的攻尖战。想想中国人出题考老外的那些段子,各种隐喻暗喻的事情,便可得知。人工智能的路还有一阵,方才可以完全抓取人脑子里装的各种鬼机灵。至于实现速度,借用李彦宏富于煽情的话来说:“这种创新的速度在过去一年或者两年当中,我们看到是在加速的,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时代,这是一个魔幻的时代。”

在线教育的风云,我作为一位旁观者,所知所见实在有限。好在与陈李江先生的接触中,感触其对教育和教育出版的理解扎得很深,交谈中不无受益。我们也计划将以阿凡题作为案例,推出系列文章,解析在线教育出版的最新发展态势。此篇既是个人观感,也算做“在线教育出版观察——以阿凡题为例”系列文章的开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责任编辑:judyca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