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国华:认为给钱改名次是无知

蒋国华:认为给钱改名次是无知

2015年2月3日,由腾讯教育和最好大学网联合主办的首届"中国大学排名"论坛暨"中国最好大学"排名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在"排名面临的挑战与机遇"为主题的论坛上,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蒋国华教授针对媒体报道排名机构收钱改名次这一现象十分肯定的称:"认为学校给了钱,就能改大学排名的观念,是对科学无知造成的,也是对我们国家的科研人员和进行科研公司的道德水平没有认识。"

社会需要成大学排行最重要的机遇

中国大学排行发展到现在已经进入一种相对的稳定阶段。蒋国华教授认为"选美疲劳"与"众口难调"目前是大学排名所迎接两个最大的挑战,"跟选美比赛似的,有选美疲劳,但大学不可能一年一个样,另外,互联网时代信息普及了。大学普及,信息也要普及"蒋国华教授认为,教育是谁都可以发表意见的行业,不仅是搞教育理论专家的,从大学排名的基因来说它所遇到最重要的机遇是社会需要。

随着后大众化时代的高等教育到来,我们要准备迎接挑战,大学排名一定要根据大学的实际情况进行分类排名。蒋国华教授指出:"大学排名未来一定要分成两大类,就是做出很大贡献的研究型大学排名,排名主要指标就是科学计量学,"只有朝着这样的方向去发展,才会有希望。

蒋教授同时提到在全世界20000多所大学中,研究型大学所占比例不足百分之一,大学要排名首先要对大学进行分类,否则一点意义也没有。"你们在大学都是讲有关科学的知识,跟科学没有关系。"针对一些非研究型大学,蒋教授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对于学校给钱更改排名的舆论,蒋教授表示:"这都是对科学无知造成的,也是对我们国家的科研人员和进行科研公司的道德水平没有认识。"

以下是现场实录:

我认为刚才几位专家包括咱们朋友讲的很全,我作为一个过来人简单说几句。国际第一个排名就是美国U.S. News的Robert Morse,第二个排名是英国的泰晤士报,第三个排名就是我们做的。我们不知道外国做,如果知道的话,我比U.S. News还可以早两个月。当时根本没有消息,我们1987年做的,当时教育部把我们训了一顿,谁让你们做的。

到目前为止,大学排名走了邓小平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官方的,也不是计划的,到现在为止应该说也是一种相对的稳定阶段。刘教授国内还有几个排名在你们网站都有,已经是相对的稳定阶段。到目前为止来说,如果说它的基因来说,最重要的机遇是社会需要。由于大学普及,所以造成了这个,还有是经费等几个因素。不仅仅是大学的问题,社会还要关注,这是一个最重要的机遇。

关于挑战,我认为最大的挑战就是两个。一个是跟选美比赛似的,选美疲劳。大学不可能一年一个样,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第二,互联网时代信息普及了。大学普及,信息也普及,中国的一句老话众口难调。教育是谁都可以发表意见的行业,不仅是搞教育理论专家的。

如果说机遇的话,目前来说为了迎接这个挑战。最重要的是要我们面对后大众化时代的高等教育,我问过西班牙的搞网络计量学大学排名的,我说大学都有网站,全世界的大学能不能进去到个位数,我们讨论了半天,他说就2万所大学。实际上全世界的大学可能有22000所。他说作为学术,20000所就可以了。20000所大学中间,60所大学成为研究所大学,1%都到不了,99%的大学都是另一排。刘教授评了半天,后面的大学一点意义都没有的。我在教育部开的全国三四百个大学校长讲上讲,你们在大学都是讲有关科学的知识,跟科学没有关系。

大学排名未来一定要分成两大类,一类就是刘教授为代表的他们做出很大贡献的就是研究型大学排名,这个大学排名主要指标就是科学计量学。只有朝着这样的方向去发展,才有希望,否则还在黄土高原上前进,满眼的沙尘。

近十多年包括媒体和专家,还有过去大报的评论员质疑我们说的好听一点叫质疑,实际情况意义不是太大的。一个正面的就是刚才王博士讲的,确实还是对大学有帮助。第二个问题实际情况,像刚才刘教授讲的,因为大学排名这个指标,不管是哪一家多数基本上都是公开的指标,不是它自己编的。所以人民日报的文章指责有的人给他改指标,那是瞎扯,这是对科学不了解。为什么请排名的专家去,包括程博士都要讲。佛罗里达大学的校长,他每年寄给我排名,我家里有十几本,我请他的部下来过,他老给我寄。他那个前言里面写的非常清楚,他说我为什么支持我们佛罗里达大学排名中心,主要作为大学校长很想了解我的左邻右舍过去一年大家干的怎么样。大学里面校长请刘教授做报告主要是了解他们的短板在哪里就是一种管理的补充,这是正面的。

质疑肯定有的,但是我认为在这么多的大学校长和大学改革面前,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我补充一下,我参与咱们国家第一个搞大学排名的,跟后来搞大学排名的也都认识。这个问题提出来,这是对科学的,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差距。中国文化喜欢什么,从钱的角度思考问题。我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发给你,有一个大官说到,关于大学排名讲的最透彻的文章。据我所知,包括武书连,他是我们管理科学院的,凡是他受到攻击的时候,都是让我去平息的。人民日报批他,就是说成都理工大学给了他钱,理工大学给他钱是真的,但是人大是要买他的数据,知道自己大学的短板在哪里。后来批了他之后,理工大说不存在这个问题,如果他讲课的时候,电脑里面的数据多的不得了,你们的杂志上怎么样怎么样,学校花了几万块钱根本弄不出来。

对,他跟好多大学都认识,比如说有一次我让他到武汉开会,他说武汉大学校长给他住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他自己出钱。为什么好多校长愿意去,主要是他计算机打开了跟他要数据,适当的谈一谈看法,其实他对教育的看法没太多。他看了腾讯以后比较不高兴,这是事实。因为他不是搞教育的理论家,这是实事求是的。

这个问题我希望我也今天愿意借助这个网站,咱们新媒体说一说,这个东西不能排除到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一次行动都没有,本人不做这样的保证,我认为也可能是存在的。但是总的来说不可能存在这样有一定样本的案例。学校给了钱,就改大学排名,这都是对科学无知造成的,也是对我们国家的科研人员和进行科研公司的道德水平没有认识,看低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腾讯教育官方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添加qq_edu
总有一种力量推动教育前行
校园好时光
扫描左侧二维码添加“小园同学”
交朋友长知识收礼物
[责任编辑:jeceak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