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教育 教育 > 新闻站 > 新闻大滚动 > 正文

高中生和院士一起搞科研 算否教育资源高消费

2012年03月14日08:07新华网
字号:T|T

  高中生和院士一起泡实验室搞科研

  杨浦区遴选优秀学生推出“院士班”,首届26名学子结业

  在上海的高中生中,杨浦区一批学生可谓享受到了特殊 “待遇”进入院士团队,跟随教授、博士、硕士一起泡实验室搞科研。日前,该区首届高中生“院士班”在上海院士风采馆举行结业典礼,26名学生获颁 “结业证书”。

  “知识杨浦”拥有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等众多高校,以及复旦附中、控江中学等优质高中。一批优秀高中生学有余力,具有浓厚的拓展兴趣,而高校则拥有院士教授、高端实验室等科普资源。两者一拍即合,去年上海院士风采馆与上海市青少年科学研究院沪东分院共同推出了这届高中生“院士班”。首届“院士班”选定陶瑞宝院士团队、庄松林院士团队以及同济大学青少年物理实践工作站等10个基地,不少基地的科研专家、实验设备和科研项目,均代表着当前国内甚至国际的前沿水平。“院士班”面向全区遴选有科研兴趣的优秀高中生,由专家团队现场面试,28名最终入围的学生按兴趣与基地的科研方向进行“匹配”,分10组参加探究学习。

  算不算教育资源“高消费”?

  院士带教高中生,算不算教育资源的“高消费”?

  杨浦高中的单经波同学说:“高中学习按部就班,大学学习全凭自主。很多同学认为考上大学就算解放了,成绩由此一落千丈。这次实地体验大学生活,我觉得自己的奋斗目标明确多了。”

  他说,从小学到高中,学习都是课堂式、习题式的,这是与大学学习生活的根本区别。在同济大学青少年物理实验站,他做一个物理与计算机交叉的实验。“老师会点拨你,但不会替你做。自己必须上图书馆、上网查资料、设计实验方案、买实验器材……”在这个过程中,小单一边遇到问题、一边自学新知识,明显感觉高中物理知识不够用了,这反而激起了他对更高层次的自主探究学习的渴望。

  “现在很多高中生书本知识学了不少,但缺乏对自身未来的发展规划。”庄松林院士团队带教教师、上理工光电学院副教授朱亦鸣认为,提前让有兴趣的学生进入高校一流实验室进行现场体验,可以帮助学生找到专业方向,为今后的职业生涯提前“奠基”。

  高中生跟院士能学到什么?

  与此同时,也有人质疑:高中生知识水平毕竟有限,跟院士能学什么?院士、博士出面带教,会不会“大材小用”?

  复旦附中的李宗伟、顾超逸、郭嘉玮对此体会最深。他们在贺林院士团队基地上海交大Bio-X研究院学习,明白了什么叫做严谨的科学精神。“DNA提取量很小,一些药品有剧毒,因此提取时必须小心翼翼”,李文锦博士讲的一个故事让他们印象深刻,“一位科学家误将两种溶液混合,这个小小的失误,导致3年的实验成果化为乌有”。

  “院士团队的科研精神和方法,包括对于失败的宽容和体验,都是课本上学不到的。”很多“院士班”的学生都有这样那样的失败体验:线圈没整理好,导致无法发电;化学药品搭配错误,一周心血白费……但是带教的专家和博士们并没有求全责备,而是鼓励有加,让孩子们深受触动。

  “‘孵化’人是‘院士班’的最大目的,也是有别于很多科技创新活动的最大特点。”上海市青少年科学研究院沪东分院负责人胡建民认为,很多科技创新着眼于让孩子早出成果、多出成果,但“院士班”坚决做到不以结果论“英雄”。比如,有些孩子的课题只做了一半,有些孩子提出的课题更适合博士研究,但这些也足够了。“亲密接触大师的体验就是一笔无形的财富,这样的科研启蒙会让人受益终身。”

  打通高校高中经验或可借鉴

  事实上,首届“院士班”一共有28名学生,一名中途出国留学 (微博) ,另一名由于父母担心影响学业而退出。高中“院士班”,由此也引发人们对于人才培养的更多思考。当前,高考(微博)仍是绝大多数高中生难以回避的“关口”,如何处理好繁重的学业负担与科技创新兴趣之间的矛盾?“院士班”学生的经历收获,如何纳入大学自主招生的参考或评价体系?这种科普启蒙模式能否为更多学生共享?有专家表示,美国高校与高中对接完好,不少高校开设出很多课程供学有余力的高中生选修,选修合格者的成绩纳入高校升学考评。这种方式,或可借鉴。

  半年多的“摸打滚爬”,26名学生相继完成了各自的探究项目,顺利结业。据悉,第二批高中生“院士班”遴选工作即将开始。(记者 李爱铭)

  (解放日报 李爱铭)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如果你对教育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教育品牌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