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教育频道 > 重磅阅读 > 正文

 

卖身求学:法国四万大学生靠性交易赚学费
http://edu.QQ.com  2008年01月21日11:52   南方新闻网   评论0 
第 1 2

欧洲、日本等地都出现了女大学生“卖身求学”现象,有研究者认为,它折射出深层社会问题

越来越多的法国女大学生开始从事色情服务。她们从事的职业包括酒吧女招待、按摩女郎、伴游女郎、网上脱衣表演,甚至还有人做起“站街女郎”

埃娃・克鲁埃讲述了三种在阶梯教室中可能存在的妓女。第一类女孩来自笃信宗教的传统家庭,不太有钱,但也不算拮据。第二类女孩是“爱情失望者”。大部分“大学生妓女”属于第三类:贫困的灰姑娘。她们一般来自社会底层,父母无法提供强大的经济支持。她们需要自己挣钱交学费、房租,以及保证月底不挨饿。

原文标题:象牙塔里的茶花女(南方都市报·地球周刊)

《亲爱的学业》封面

1月17日,两本新书在法国面世。两位年轻的作者从不同的角度,探讨同一个禁忌话题———23岁的社会学女博士埃娃・克鲁埃经过详细调查,写出了《新通讯技术时代的大学生妓女》,而19岁的洛拉・D则在《亲爱的学业》中,叙述了自己如何从一个满怀憧憬的外语系新生变成“伴游女郎”的过程。

“我叫洛拉,今年19岁,是外语系的大学生。为了维持学业,我被迫变成了妓女。我不是唯一这样做的人,听说在法国像我这样的女大学生有四万。回首过去,我好像是被一只奇怪的魔手领到了现在这种境地,在我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就落入了这个陷阱。我不是含着银匙出生的孩子,从不知道舒适和奢华是什么滋味。但直到不久前,我从未觉得自己缺过什么。对学习的渴望和成功的信念一直让我相信,我的大学生活将是美丽无忧的。我从未想到,大学第一年将变成一场真正的噩梦。”

法国MaxMilo出版社1月17日出版的新书《亲爱的学业》这样开始讲述她的故事———洛拉・D,在法国南部一所大学学习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的二年级女生,为了支付学费、房租和填饱肚子变成“高级妓女”的过程。

《快报》、《观点》、《西部法国》、法国电视五台都对这本书进行了报道,它们还不约而同地提到另一名女大学生埃娃・克鲁埃,她为《亲爱的学业》写了后记。更重要的是,她的新书也在同一天、由同一家出版社出版,书名为《新通讯技术时代的大学生妓女》。

4万大学生进行性交易?

23岁的埃娃・克鲁埃是法国图卢兹大学的社会学博士,《新通讯技术时代的大学生妓女》是她的博士论文。她一直对两性的社会地位差异及其引致的种种男女关系问题深感兴趣,但她本来锁定的研究课题是移民妓女的生存现状,之所以将目光转向“大学生妓女”,源于前年法国南部大学生联合会公布的一个调查报告。

在2006年10月31日公布的这项调查中,该联合会表示,为了应付日益增长的高额消费,越来越多的法国女大学生开始从事色情服务。她们从事的职业包括酒吧女招待、按摩女郎、伴游女郎、网上脱衣表演,甚至还有人做起“站街女郎”,当街招揽顾客。一位名叫茱莉的女大学生站出来现身说法。这个学兽医学的女孩子说,她每年暑假都会去比利时“打工”,赚取学费,开始是做橱窗模特,但所得不多,后来她就“改行”做提供性服务的“伴游小姐”或“按摩技师”。她对自己的收入非常满意,“两个月挣的钱足够我一年的花销,如果是在麦当劳里打工,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她甚至说,很为自己不偷不抢就能挣到这么多钱而自豪。

调查人员承认,从事这些色情活动的人数很难确定,但他们在一些大学里发放了调查问卷,结果发现,仅在图卢兹一所有3万名学生的大学里,就有545人曾经从事过色情业。他们根据法国大学生生活观察委员会提供的数据估计,总计约有4万名大学生(包括男生和女生)靠性交易来赚取学费。因为法国总共有220万名大学生,这样一算,差不多每55人中就有一人涉嫌从事性交易。这一惊人的数据使法国警方备受压力,同时也引起很大争议。警方对这些女大学生的身份存疑,认为她们可能是被黑帮卖入法国、持学生签证的外国妓女(2004年法国警方曾破获一起跨国妇女卖淫案,一些摩洛哥妓女冒充大学生进入法国。“她们会到学校注册,持有学生身份”,警方发言人说,“但我想她们没有多少功夫看书上课”);而法国大学生生活观察委员会则站出来,郑重否认他们曾经提供相关数据。“我们从未就此进行过任何调查,因此也不会给出任何数字,”该组织在声明中说。但是,该委员会主席乌泽尔承认,大学生卖淫现象确实存在。“这些年来物价上涨,各项生活开支不断上升,而助学金和各种补贴却一直没有提高。很多大学生陷入入不敷出的困境,有些人可能会采取非常手段应付。”图卢兹当地一个旨在为妓女提供帮助、同时防止“良家女子”卖淫的组织透露,他们在调查中确实注意到有大学生从事色情活动,但其负责人罗斯娜・布尔隆强调,这些性交易以十分隐蔽的方式进行,而且频率不高,很难觉察,所谓“上街拉客”之说,更是无稽之谈。“说到底,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种现实,”她说:“却是一种非常极端和边缘化的社会现实。一些学生打工的地方是夜总会或者酒吧,有些工作可能会被误会为有出卖色相的嫌疑。”在图卢兹地方大学生健康服务中心工作的维耶拉博士说,过去五年来,她所了解到的从事性交易的大学生只有一例。

三类“阶梯教室妓女”

众说纷纭,真相到底如何?一直关注此事的埃娃・克鲁埃决定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这一课题上来。对这个陌生领域的探究给她带来不少惊奇,“最让我意外的是,我碰到的不少‘伴游女郎’看上去非常正常、普通,在生活方式、学习态度方面都与我非常相似。她们并非外人想像中穿着鱼网丝袜、黑色长靴和皮短裙的淫荡女子,她们大部分人都很规矩。”

那么,她们的人数到底有多少?是南方大学生联合会所说的4万,还是警方所估计的15000到20000人呢?“4万这个数字肯定是有些夸张,”埃娃・克鲁埃说:“我不能给出一个精确的数字。但是我发现南方大学生联合会声称4万这一数据来自法国大学生生活观察委员会,是因为该委员会曾经表示,法国有45000名大学生生活在贫困之中。但显然有经济困难并不意味着他们都会去卖淫。我也来自社会下层,我的父母拿的都是最低工资,每个月只给我100到150欧元的零花钱,我也需要出去打零工维持生活,但我不会因此去做性交易。去年我在南特大学的医学系和心理学系做了一个调查,在138名学生中,只有4人表示认识从事色情活动的大学生。”

但是,埃娃・克鲁埃同时也承认,这种现象“越来越不边缘化”。“我走访了很多网站和论坛,发现需求十分巨大。出于种种原因,提供服务的人数也在稳定增长。可以说现在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峰。”

在书中,埃娃・克鲁埃讲述了三种在阶梯教室中可能存在的妓女。第一类女孩来自笃信宗教的传统家庭,不太有钱,但也不算拮据。她们自幼在性方面受到严格管教,被教育说不能轻浮,不要调情,要对伴侣忠诚。她们出去性交易往往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体会一种突破禁忌的乐趣,追求自由,和家庭作对。这是一种冲破束缚的极端方式。第二类女孩是“爱情失望者”。她们曾经对爱情抱有天真幻想,但经历过没有结果的爱情或不平衡的两性关系后感到失望,便转而投向没有感情的性。因为不想被看成“免费妓女”,她们就干脆收费。“她们用这种方式对可爱的王子进行报复,”埃娃・克鲁埃解释说。

但是,这两类女孩在“大学生妓女”中只占极少数,大部分属于第三类:贫困的灰姑娘。她们一般来自社会底层,父母无法提供强大的经济支持。她们需要自己挣钱交学费、房租,以及保证月底不挨饿。她们可以去打零工,但那种收入有时很少,做妓女则报酬很高(约200欧元一小时),她们一个月只需做两三次“生意”,就可以轻松维持学业,并赚得一点零钱。桑德琳就是其中之一,她在巴黎一所著名大学读建筑学,功课非常繁重。她曾经去打工,替别人照顾小孩,但一个月只能赚到300欧元,而且因此落下功课,导致考试不及格,这对雄心勃勃的她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后来她发现,做妓女一小时可以赚200欧元,而且一点都不影响学习,现在她每个月花几个小时“伴游”即可赚得900欧元,她对此十分满意。另外一名昵称为“萨莎之爱”的女大学生在蒙彼利埃大学读法律系,梦想成为一名律师。她说,如果不是靠提供“特别服务”赚钱,她根本无力完成学业。

利用网络技术

进行性交易的女大学生喜欢自称为“伴游女郎”,她们通常独来独往,不像传统的妓女那样三五成群;而且,她们的确是“课余兼职”,通常一周才安排一次约会,每两个月才做一次“生意”。埃娃・克鲁埃尤其强调,她们绝对不站在街边招揽生意,那样做的人往往是警方所说的“假大学生”。UTM大学社会学系教师、《交换星球》一书的作者丹妮埃尔・威尔泽-朗也证实,女大学生在街边卖笑是一种“城市传说”。“在图卢兹那些酒吧中,那些临街卖笑的女郎中,不太可能见到大学生。性商业早就开始采取别的形式,比如说,电话交易的数量正在上升。我知道图卢兹有些声讯公司雇请200多名员工,男女大学生都有。在一些同性恋或提供色情服务的桑拿浴室里,也会发现一些大学生。”

更多女大学生利用网络招揽顾客。她们或者是在交友网上发布公告,或者在论坛上发帖子,或是干脆建立个人博客或网站。“萨莎之爱”的网站上这样写着:“商务晚宴、酒店聚会、文化活动、浪漫相约。无论如何,我都将是你的理想伴侣。”网络的优势是可以匿名,降低碰到熟人的风险,方便自我保护,同时也有利于谈判各种条件,比如讨价还价,等等。真正的大学生身价不低,一般可以达到一小时200欧元,有些甚至一小时能挣到300多欧元,等于在某些地方打零工一个月的收入。这是因为她们的客人都十分有钱而且挑剔,“一般是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他们喜欢青春女孩,可以跟他们谈得上话,但周末又不会打电话来打扰他们的家庭生活。”丹妮埃尔说:“有人说他们怀有洛丽塔情结,这真令人悲哀。在蒙彼利埃,一名女大学生在网上出售自己的小内裤,很多人趋之若鹜。因此,对于男人的反常行为,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呢?”

手机看新闻】【考试订阅】【校园订阅】【外语订阅】【教育论坛   】【发表评论(0)
分类信息
频道精彩内容推荐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青春·校园
最浪漫的泰国水灯节
美女老外1913蒙古之旅
惹人怜爱的温婉女生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腾讯首页 WWWQQCOM
暂无更新,休息一会儿
热点信息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