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腾讯网· 腾讯网首页
新闻视频图片评论
财经股票港股基金
娱乐明星电影音乐
体育NBA彩票中超
汽车房产家居家电
科技数码手机下载
女性结婚育儿
时尚购物旅游
读书原创教育出国
游戏动漫动画星座
博客微博论坛
世博公益儿童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教育频道 > 教育新闻 > 正文

河南农民沙振明与“教育乱收费”抗争八年
http://edu.QQ.com  2007年05月14日08:38   人民日报 记者:曲昌荣  评论0 

图为沙振明在展示《河南省中小学收费项目及标准公告》。曲昌荣 摄

编者的话: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先后采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齐抓共管,规范教育收费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但是,引发教育乱收费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未得到完全解决,巧立名目乱收费的现象,在一些地方、一些学校仍然存在。

河南农民沙振明的故事提醒我们,目前,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与中央的要求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期望还有不小的差距,要从根本上消除乱收费现象,仍需社会各界共同努力。

在河南省南召县,云阳镇小关村农民沙振明是个有争议的人物。42岁的他只上过两年学,却特别关注教育。几乎是文盲的他,走上了一条与教育乱收费叫板到底的道路。而这条路,他一走就是8年。

几天前,在沙振明的家中,记者与他有这样一段对话:

记者:你咋有这么大的劲头去和教育乱收费斗争?

沙振明:我吃够了没文化的苦,不想让孩子再受罪。南召县是个贫困县,前两年的乱收费让多少农村孩子上不起学啊!我要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记者:这么多年的调查,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沙振明:最难的是收集证据,多数家长都是敢怒不敢言,还有不少家长说我傻。但我觉得,背后有党和国家的政策支持,我不怕!

因为父亲爱“找茬”,两个女儿被“另眼相看”,先后退学

沙振明与教育乱收费的抗争始于1999年。那一年,他的大女儿上初一。开学没几天,女儿就愁眉苦脸地跑回家,“爸爸,学校要我们搞勤工俭学,每人要向学校交红薯干。”沙振明奇怪地问:“咱这里哪有什么红薯干?”“老师说了,交不够红薯干就给学校15元。”女儿说。

当时的沙振明家正在盖新房子,亲戚家的钱已经借了一遍。“孩子上学要紧!”沙振明鼓起勇气,红着脸又去借了。

一天,终于筹到15块钱,雨下得正紧,他撑着伞到学校给女儿送钱。大老远,沙振明就瞅见学校垃圾堆旁蹲着一个女孩,正提着一个塑料袋在垃圾堆里扒拉,身上已经湿透。走近一看,正是自己的女儿!

“闺女,你不上课你干啥?!”

“爸爸,我没及时交上钱,老师让我拣垃圾补回来!”女儿一见父亲来了,忍不住委屈地哭了。

老沙又是心痛又是气愤。性子耿直的他找到老师大吵了一顿:“谁让你们找孩子交红薯干?孩子们交的15块钱都到哪里去了?”他不依不饶,硬“逼”着学校把收的钱退还给了一部分学生。

一战成名,沙振明也由此成了学校老师头疼的家长,大女儿也被“另眼相看”。忍受不了老师和同学冷嘲热讽的她,初一还没上完,就再也不想上学了。

2002年,二女儿也要走进姐姐曾经读过的云阳镇中学。知道老沙厉害的学校,最初以“晚报到一天”为由拒绝其入学,然后又以“班级已经满员”来搪塞。“我们有入学通知书,还没报到,怎么就满了呢?!”执拗的老沙最终把二女儿送进了学校。

二女儿上中学后,老沙并不轻松:孩子隔三差五就跑回家要钱,不是电影费,就是电脑费,或者是资料费。河南实行“一费制”后的一学期,女儿已经交了155元。不久,学校又让初一学生交64元,初二学生交94元,初三学生交96元。曾经当过生产队长的老沙知道,凡是公家收费都要开票,但女儿交了64元后没有拿回来任何票。“你们收钱开票没?只要不开票,都是违法乱纪!”老沙又找到学校“理论”,到上级去告状,最终校长被撤职,女儿也因承受不了压力而退学。

“多事”的他不仅管自家的事,还爱路见不平管“闲事”

有了两个女儿的遭遇,老沙对教育乱收费更是嫉恶如仇。2003年的一天,开摩的送客人回程途中,沙振明发现3个学生在路上游荡,他好奇地停车询问,才知道他们是因为交不上学校要求的“勤工俭学费”被勒令回家拿钱。老沙一听就恼了,问清学校的名字,生意也顾不上做了,拉着仨学生就到了学校,“你们进去学习,如果学校再赶你们,就找我说!”然后他就来到镇教管站反映问题,直到叫来校长,对方答应退还不该收的“勤工俭学费”才罢休。

老沙“好斗”出了名。一次,他被通知参加家长会,到会的有80多位家长。末了,老师说:“家长们还有什么问题,可以说说。”家长们彼此看看,半晌无人应答。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沙振明站了起来:“大家都不说,我来说说,你们学校今天收这费,明天收那费,还说是家长自愿的,现在家长都在这儿,你问问看,有哪个家长是自愿的?”这一下可炸了锅,一直对乱收费敢怒不敢言的家长们纷纷起来质问学校,家长会开成了“声讨会”。事后,一位老师对沙振明说:“你给我们弄得可真没面子啊!”

这些年,为了收集学校乱收费的证据,沙振明借了台小型摄像机,开着摩的跑遍了周围几个乡镇的中小学校,暗访学生和家长,甚至扮作家长进入学校与老师“交流”,偷拍下乱收费的证据。

沙振明家的抽屉里放着他收集的一大摞材料,全都与教育收费有关。像《河南省中小学收费项目及标准公告》、《南阳市中小学收费监督卡》等材料,不识字的他却能准确地说出每一份材料的主要内容。沙振明说,这些材料都是他长期收集来的,有的是托熟人上网查到的,有的是从教育系统“内部”弄出来的。吃透了政策,沙振明与学校较起真来总是有板有眼,凡是学校要求收费时,老沙总要求老师、校长说明收的到底是什么费,有几次,他把老师和校长质问得哑口无言。

调查组刚走,乱收费就开始回潮

不过,让老沙沮丧的是,较真了这么多年,他手里只拿到了一张学校收费时开的数额为89元的白条。“没办法,他们就是不开票,连白条也不愿意给。这也恰恰反映了他们的心虚!”老沙认为,教育乱收费之所以难以根绝,是一些收费与学校、老师,甚至与教育主管部门的利益密切相关。“一个学校如果有1000名学生,每学期多向每个学生收100元,一个学校就是10万元。全县那么多学校,又该有多少?”

老沙的事经当地部分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重视。从4月12日起,南阳市纠风办和南召县纠风办组成了调查组,就沙振明反映的两个乱收费严重的学校进行调查,发现问题确实严重。4月19日,南召县教育局下发文件,给予云阳镇一初中校长和小店乡中学校长行政记过处分。

按说,沙振明应该满意了,但他仍说“决不罢休”。因为他发现,调查组刚走,乱收费就开始回潮,不仅退还学生的100元乱收费开始重新收回,一所学校竟然向学生收取了多达160元的各种费用。“他们能顶风作案,与教育管理部门的纵容有关!既然这样,我就与他们坚决斗争下去!”说这话时,沙振明很坚定。

[责任编辑:eada]

浏览更多精彩博客 返回腾讯教育频道
手机看新闻】【考试订阅】【校园订阅】【外语订阅】【教育论坛   】【发表评论(0)
分类信息
频道精彩内容推荐
企业服务
招商信息

腾讯首页 WWWQQCOM
暂无更新,休息一会儿

今日运势:

本日可多参与公众事务,将自己的意见与兴趣结合,提供同好们做参考,让欢乐的气氛添加一些趣味性...[详细]

热点信息

网友意见留言板